“双重”华西的“颠覆式改革”

三农致富经2017-03-25 06:22:39

阅读(1139)

华西集团去年营收267亿,钢铁板块占比过半,金融板块净利润6亿;华西中心村分红模式正在进行股份改革华西村前党委书记吴仁宝将华西村规划为“山南钱庄 山北粮仓 中间天堂”,华西幸福大桥...

华西集团去年营收267亿,钢铁板块占比过半,金融板块净利润6亿;华西中心村分红模式正在进行股份改革

华西村前党委书记吴仁宝将华西村规划为“山南钱庄 山北粮仓 中间天堂”,华西幸福大桥,将华西村的工业区(钱庄)与中心村住宅、商业区(天堂)分隔开来。新京报记者 李春平 摄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得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1 2 3 下一页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