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脱贫村的村集体资产改革实践
——来自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北浴乡迎宾村的调查

中国农业信息网2017-01-11 21:04:16

阅读(316)

深冬的大别山脉,山路崎岖通山顶,峰回路转草木青。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北浴乡迎宾村就是一个位于此处的贫困村,全村辖21个村民小组772户2554人,2014年年底在册贫困户741人,...

  深冬的大别山脉,山路崎岖通山顶,峰回路转草木青。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北浴乡迎宾村就是一个位于此处的贫困村,全村辖21个村民小组772户2554人,2014年年底在册贫困户741人,贫困发生率28.9%。到2016年年底,随着贫困户陆续脱贫,全村仅有贫困户15户31人,贫困发生率降到1.2%,全年集体经济收入20.5万元,比上年增幅190%。

  从贫困村变成“出列”村,迎宾村给出的答案是:产业发展与集体经济增收。产业扶贫与集体经济如何同频共振?集体经营性资产改革,改什么?集体经济增收与分配两个“老大难”又是如何实现的?

  新一轮“集体化”奠定产业发展基础

  村集体经济发展,离不开一个地方的村情村貌。迎宾村全村耕地面积1007亩,山场9800亩,耕地和山场全部确权到户。迎宾村集体建设用地为零。2008年之前,村集体经营性资产有三个滑石粉厂,经营不善连年亏损,加上各级债务,当时全村欠债近200万元。

  “在安徽乃至全国,当时的迎宾村极为普通。”北浴乡党委书记、乡长李方中说。

  胡向明是迎宾村党支部书记,外出打工多年后于2008年回到村里,思路转变后的他盘算着,如何利用当地的资源,让村民脱贫致富。“怎么脱贫?我在广东、浙江打工的时候发现,只有把农民组织起来才能解决农民问题,才能解决农业问题和乡村发展问题。我们之所以落后,不是没有认识到组织农民的重要性,而在于没有找到组织农民的有效方法。”

  如何组织农民?靠山吃山,迎宾村也不例外。2010年,村委会牵头成立茶叶种植专业合作社,与普通合作社不同,迎宾村将外出打工村民抛荒留下的茶园以土地流转模式注入到合作社,加上50户自愿流转的农户山场,合作社1300亩茶叶基地将全村分散的山头连成片、串成线。合作社采取股份制,没有效益前,按流转面积付租金。有了收益后,扣除流转费后剩余的部分,采取贫困户占30%、合作社占70%的方案分配。

  “教农民怎么干不如让他们跟着干,合作社可以解决品牌问题、种植标准以及市场问题,不管村民是否加入到合作社,只要有了统一的品牌和种植标准,有了好的产品就不担心没有市场。”胡向明说,合作社注册了茶叶品牌,全村统一使用,合作社对没有加入的农户提供茶树苗和管理经验,主打高山有机茶,再加上品牌,迎宾村茶叶售价比周围其他村高出20%以上,且不愁销路。而对合作社来说,全村统一销售,解决了非标农产品规模小的难题。

  在看到实实在在的收益后,2016年,迎宾村投资50.6万元新建200亩油茶、白茶基地,同样采取股份合作制,村集体注入资金12.6万元作为村集体股份,国家扶贫资金38万元量化到全村2016年在册贫困户中,平均每人1279.5元。既让扶贫资金精准到户,又能让贫困户走集约发展道路。

  盘活集体经营性资产

  农村集体经济改革,无非是“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这样的“三变”在迎宾村同样不动声色地推进着。

  农村“三变”改革开始后,迎宾村对原来三个亏损的滑石粉厂进行了整合,关闭两个,余下一个对生产线提升改造,承包出去收取租金。2008年后,通过招商引资,该村引进福建、东北等地投资商投资大理石矿和滑石矿,发展滑石粉深加工,年创收500万元,上交利税100余万元,解决了村内100余人的就业问题。“原来这些资源没有唤醒,无序开采还遗留下了一堆后遗症。现在资源变资产,一边开采一边复垦,产业带动发展,发展保护环境。”胡向明说。

  李方中说,迎宾村在产业选择的过程中,有两个考虑:一是将资源优势与市场需求结合起来,一盘棋谋划;二是在政府介入的产业组织安排过程中,优先考虑老百姓的利益诉求。农村“三权分置”改革后,老百姓的股份严格按照林权证和土地确权后股份折算入股,以此应对产业扶贫中产权不清的难题,以此走出了一条“三变”促扶贫、扶贫助发展的脱贫攻坚新路子。

  而与“三变”同步进行的是村级财务管理改革。现在迎宾村全村推行“阳光村务工程”,村集体所有的资金、资产、资源状况,通过核实“三资”底数,明晰产权关系,建立登记台账,县设立村级会计代理中心,乡镇财政所增设村级会计代理服务中心,村里花的每一分钱,都有人管。

  “是不是集体,不在于有多少人在一起种地,而在于它是否实现了农民之间实质性的联合与合作。集体虚不虚,就看它能不能为集体成员赚到钱、花好钱。”胡向明说。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