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填补农村“最后一公里”的空白

央广网2017-01-11 11:02:04

阅读(985)

城市和农村都不能置身事外。当城市已经在享受共享经济带来的巨大便利时,“互联网+”快步融入乡村,为农业升级和农村繁荣插上了助力腾飞的翅膀

  原标题:农村也有网约车

  本报记者 杨久栋 何烨

  在山东省济宁市嘉祥县经营一家服装店的金老板如果有一车急货要运往附近乡镇的话,按照以前的做法,他会逐个给熟悉的货车司机打电话,可越是着急越不容易找到运货的人。要么有的司机已经出车了,要傍晚才能回来,要么有的嫌乡镇的路不好走,加钱也不乐意去。金老板着急却也无可奈何。而在不远的一个乡镇市集上,货车司机朱卫强正蹲在路边趴活,半天也没有生意。

  有没有办法让互相不认识的金老板和朱卫强“接上头”,就像城市里已经司空见惯的“滴滴打车”和“顺风车”那样,为供需双方架起一座讯息沟通的桥梁。随着“互联网+”创业风潮兴起,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把目光转向了农村这片广阔的土地。谁来填补“最后一公里”的空白?谁能抓住“互联网+‘三农’”的创业机遇?

  “互联网+”:解决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难题

  这些年来,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社会,都对改善农村交通条件和配套设施建设投入了大量资金。农村公路“村村通”,农产品绿色通道全国贯通,一些物流企业到县城安营扎寨,条件好一点儿的农户买上了家庭汽车。这些覆盖城乡的物流基础设施体系的基本建成,极大地缩小了城乡公共服务的差距。

  然而,基础条件的改善并不意味着农村物流问题已经解决,硬件再好仍然难掩“到县到镇不到村”的尴尬。而农村居民居住分散、货物价值相对较低、流通运距长成本高,这成为农村物流全线贯通的“最后一公里”难题。一些物流分支机构难以下沉到乡村,农业生产资料、农村生活用品调入难与农产品调出难的双向流通困境始终存在,在这“最后一公里”上出现了不少断头路、“疙瘩结”。

  也许是机缘巧合,远在北京的80后小伙儿蒲繁强发现了创业商机。他去农村跑了两周,发现农村物流服务发展较慢,而城乡之间的商贸流通却在大踏步向前走。正是这种供给与需求的不匹配,让蒲繁强看到了农村物流的发展前景。2015年4月他成立了“乡村货的”,作为一个基于资源共享的平台,“乡村货的”让货主和车主在网上接上了头。

  在“乡村货的”APP上,货主可以输入运送地点、货物数量,“乡间货的”会给出参考价格,并自动匹配适合的司机。短短几十秒钟,车主就可以找到司机了。如果还需要搬运或者线路发生变化,双方还可以自行协商、自主议价。

  货畅其流:焕发农村市场勃勃生机

  在北京打工的小张,一天前给远在内蒙古兴安盟突泉县老家的父母网上订了两袋小米,今天货就通过“乡间货的”送到了家。在这个村子里,像小张这样常年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小张的父亲说:“年轻娃娃们都进了城,以前多红火的村子一下子少了生气儿。自从来了‘乡间货的’,城里面的新鲜物件能送到家门口,农村又活泛了。”

  “乡村货的”带来的,不仅有城市里的商品,还给村民们带来了创业的好机会。村里小卖店主告诉记者:“‘乡间货的’每天都能送货物,进货真是方便,现在生意好做多了。”村里的特色产品通过“乡村货的”平台卖,不愁销路还能卖个好价钱。

  一位农村经纪人告诉记者:“原来唯一的营生就是在家里种地,农闲偶尔打打零工,今年足不出户做起了第二职业,当上了‘乡间货的’服务站的快递员,每月都能有1500元到2000元的收入。老百姓花个三五块钱就能把买的东西送到家,也能把自家的农产品挂在网上卖,通过‘乡间货的’一进一出,也有不少收入。”

  镇上的货车车主纷纷加盟“乡村货的”,他们利用平台实行分包经营,机会多又省事,赚得比过去还多。为了使服务更加规范化,“乡村货的”还为司机们组织了培训,从互联网的思维方式、企业文化到服务流程规范、服务礼仪、紧急情况处理,在配备了统一的工作服和车辆上的logo后,这些车主成了“乡村货的”的一线员工。

  现在,突泉乡村里的老百姓能够跟城里人一样,坐在家里就能享受到互联网购物的乐趣和快递上门的便利服务。一些外出务工的年轻人看到了家乡发展和变化,纷纷返乡创业,借助互联网在家门口捕捉新商机。

  填补空白:发掘农村创业广阔空间

  一边是城市激烈的物流竞争,一边是少人问津的农村市场。一些大的物流企业长期盘踞在大中城市,为这些城市带来迅捷和便利,而广大农村一直是物流服务供给不足的“空白地带”。现在农村投入一块钱,将比投在城市里带来更大的利润。

  2016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突破300亿件,继续稳居世界第一。我们不能忽视一个现象,那就是农村物流市场的快速成长。乡村物流每年带动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数千亿元,仅2016年前10个月,就支撑全国农产品网销额超过1000亿元。农村物流正在助力广大农民利用网络打开市场、拓宽收入渠道。

  链接乡村现有的资源,满足乡村的现实需求,“乡村货的”扎根乡村,名副其实。确实,“乡村货的”自己没有一辆货车,它却逐渐铺开一张巨大的乡村物流网,“乡村货的”没有太多的正式员工,但他们的服务人员却遍布在广大乡村的各个角落。到2016年底,“乡村货的”业务范围已经从起步时的一个省,逐渐拓展到山东、陕西、福建、河北、海南5个省,覆盖70多个县,孵化“合伙人”13家,每个合伙人日均承运货物已经超过了1000件。

  农村物流有旺盛的需求,农村物流也有明显的特色。“做过城市人的生意,再来到农村,会发现农村这种熟人社会,很多东西都没有标准,我们从用户习惯到与合伙人签约中感受很深。”信息化很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标准化,这也是互联网下乡遇到水土不服的重要原因。那么是制定标准让用户接受呢,还是改善服务理念去贴合用户习惯?“乡村货的”选择了后者。“从尊重乡村传统去寻找发展空间,把握需求顺势而为,而不是颠覆既有秩序。”蒲繁强说。道理很简单,做生意也要接地气,既然来到了农村,就别急着拿城市的标准来规定农村,看看农村真实需要,可能发展才对路。

  时至今日,互联网作为一支融合技术、模式和理念的新生力量,催生了共享经济的繁荣,城市和农村都不能置身事外。当城市已经在享受共享经济带来的巨大便利时,“互联网+”快步融入乡村,为农业升级和农村繁荣插上了助力腾飞的翅膀。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