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中国盐改:改了啥?改革后食盐安全咋保障

人民日报2017-01-09 08:25:15

阅读(1466)

盐业,行业不大,影响不小,老百姓的餐桌每天都离不开食盐。今年1月1日起,《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正式实施。此次改革又将给消费者和企业带来什么影响?

盐业,行业不大,影响不小,老百姓的餐桌每天都离不开食盐。今年1月1日起,《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正式实施。盐改冲刺鸣响发令枪,延续了两千多年的食盐专营制度会有什么变化?此次改革又将给消费者和企业带来什么影响?

盐改改了啥?

放开价格,允许跨省销售;竞争力不强的盐企今后可能会被淘汰

中国的食盐专营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此次改革的重要内容是价格放开。方案明确,放开食盐出厂、批发和零售价格,食盐不再由政府定价,由企业根据生产经营成本、食盐品质、市场供求状况等因素自主决定。

对食盐生产企业和食盐批发企业来说,更关键的改革在于两条绳子的松绑——允许现有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进入流通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可开展跨区域经营。

改革之前,食盐生产企业生产的食盐只能卖给食盐批发企业。改革后,生产企业作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可以确立自己的品牌和价格,省级食盐批发企业可跨省经营,省级以下食盐批发企业可在本省范围内开展经营。

“食盐生产企业和批发企业可以同台竞技,今后消费者在超市里看到的就不仅仅是本地食盐品牌了,食盐品种和品牌会越来越丰富。”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巡视员王强说。

王强认为,此次改革打破了盐行业缺乏竞争的局面,尤其是对食盐批发企业冲击很大。从前竞争力不强的盐企可以依靠政府给的计划生存,今后可能会被市场淘汰。改革也将加速盐企的兼并重组,最近中国盐业总公司与天津市长芦盐业总公司、河北省盐业专营集团公司就共同组建了跨区域、产销合一的盐业企业。“改革的意义也在于此,适度放开竞争,激励盐企做优做强,为老百姓提供更高品质的食盐,更有利于我国食盐走出去。”王强说。

原国家经贸委运行局副局长、盐业管理办公室主任陈国卫则认为此次改革的重大突破是整个行业乃至全社会都达成了一个共识,“绝大多数行业都市场化了,盐业有什么理由不改革呢?”

食盐专营制度终结了吗?

专营制度尚未退出历史舞台,将在此基础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盐改有两年过渡期

如果此次方案出台标志着盐改枪响,那么,盐改的起跑准备已经持续了15年之久。

最早的盐改方案,由原国家经贸委盐业管理办公室于2001年提出,主张废除和修改过时的盐业管理条例和食盐专营办法,实行政企分开,剥离盐业公司的管理职能。最后因国家经贸委被撤销,盐改搁浅。此后盐改方案多次“上路”,但最终都未能“成行”。

陈国卫介绍,原有的食盐专营体制下,食盐生产企业必须由省盐务局分配生产计划,给多少计划,企业就生产多少。而省盐务局与盐业公司又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因此,盐业企业事实上既是盐业的管理者,也是经营者,掌管着生产企业的“饭碗”。“这种行业垄断下,食盐生产企业被排除在市场之外,同时,这种计划的权力也难逃腐败的侵蚀,成为改革的阻力。”

陈国卫认为,改革成效应该注意考量生产企业的获得感。目前一些生产企业反映,进入流通销售领域仍有困难,期待政企分开尽快落实。

价格放开、流通销售松绑,此次盐改是否意味着食盐专营制度退出了历史舞台?

“此次改革是在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王强表示,食盐生产和销售的准入门槛并没有放开。方案明确,不再核准新增食盐定点生产企业,确保企业数量只减不增。同时,以现有食盐定点生产企业和食盐批发企业为基数,不再核准新增食盐批发企业。

为何强调这两个“只减不增”?王强表示,主要考虑还是“稳定”。如果当下完全放开市场,大量企业涌入,监管还无法立马跟上。“食盐的民生敏感度高,先让食盐生产、批发企业内部来竞争,更有利于平稳过渡。”

王强认为,此次改革方案提出,要研究剥离食盐批发企业承担的行政管理职能,创造条件将食盐质量安全管理与监督职能移交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或市场监管部门负责。“目前地方食药机构很多都没有建立起来,现有的近两万名食盐执法人员如果划归食药监督部门,还面临着企业编转事业编的问题,要有一个过渡时间,先立后破。”王强认为,此外还要给盐业企业适应市场的时间。

陈国卫则认为,盐业体制改革虽然已经迈出实质性步伐,但应该继续推进,直至彻底放开食盐专营,允许其他企业进来。在他看来,食盐安全监管并不比其他食品安全问题更难,改革不能因噎废食。

“我们会同工信部和各省签订了三方责任书,为政企分开设置了一个期限——今年底前要全部分开,监管部门也都要建立好。”王强说。国家发改委与工信部近日批复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盐业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复函中指出在2017年12月31日前要实现职能分离。

“从2017年1月1日到2018年12月31日,盐改有两年过渡期,政策落实需要时间,但有明确的期限。”王强说。

改革后食盐价格、安全咋保障?

降价有不小空间;黑名单、追溯系统保障食盐安全

价格放开会不会导致食盐涨价?

王强认为,我国食盐资源十分丰富,海盐、井矿盐、湖盐资源都十分可观。其中探明的井矿盐储量有大约1.1万亿吨。我国食盐年产能有5000多万吨,消费量大约1000万吨,产能过剩明显。从食盐生产的成本和售价来看,降价也有不小空间。

“在供过于求和利润空间足够的情况下,价格放开后,盐业企业竞争又加大了,普通食盐价格应该能够保持平稳,国家也会采取多种措施切实维护食盐市场和食盐价格基本稳定。”王强表示,改革后食盐价格也将出现分化,包装精美、有其他功效的多品种盐价格会与普通食盐拉开距离。

王强介绍,食盐监管职能移交给了监管能力更强的食药监等专业监管部门。盐行业信用体系正在加快建设,一旦企业制假售假上了“黑名单”将会永久被排除在行业外。同时,全国统一的食盐追溯系统也即将上线。“争取今年6月份前建完,消费者扫码,企业、产地等信息一目了然。”王强说。

对于边远地区的食盐供应能否保障的问题,王强表示,随着物流的快速发展,食盐等商品到达乡镇并不是难事,价格也与城里差不多,食盐供应有保障。同时,此次改革建立了食盐储备机制,要求政府和企业分别储备不少于一个月的食盐消费量,以应对突发情况。边远地区食盐供应还可以通过投放储备、临时价格干预和政府补贴等方式保障。

标签 : 补贴 食品安全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