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一号文将聚焦“农业供给侧改革”

三农直通车2016-12-21 23:02:39

阅读(10572)

原题:农业供给侧改革划出三条路径 主线为生产绿色优质农产品 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体制机制改革方面,会议提出,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

原题:农业供给侧改革划出三条路径 主线为生产绿色优质农产品

2017年一号文将聚焦“农业供给侧改革”

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体制机制改革方面,会议提出,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改革财政支农投入使用机制,加快农村金融创新,健全农村创业创新机制。

专家指出:“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应该是明年供给侧改革的主要突破口或者工作抓手。这其中,投融资体制改革在农业供给侧改革中将处于非常重要位置。”

中央对“农业供给侧改革”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

“农业供给侧改革”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作为重点任务被提出,昨(20)日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更是对此进行全面部署。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农业供给侧改革”早在去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就已经提出,但今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将之作为工作重点来强调,是深入推进改革的一个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还讨论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讨论稿)》。按以往惯例,这一讨论稿经讨论修改后,将正式形成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从文件主题来看,一号文件也将聚焦“农业供给侧改革”。

从昨日会议释放的信号来看,明年农业供给侧改革将重点围绕三大路径展开。

路径一:生产绿色优质农产品

会议强调,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在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基础上,紧紧围绕市场需求变化,以增加农民收入、保障有效供给为主要目标,以提高农业供给质量为主攻方向,以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为根本途径,优化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劳动生产率,促进农业农村发展由过度依赖资源消耗、主要满足“量”的需求,向追求绿色生态可持续、更加注重满足“质”的需求转变。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昨日在解读会议内容时指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整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环,要求从生产端、供给侧发力,把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供给放在突出位置,优化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从整体上提高农业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

韩长赋提到明年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敲定五大任务,其中前两项都与提高农产品供给质量有关。

其一是,调整农业结构。明年将继续调减玉米,引导生猪养殖向玉米主产区、环境容量大的地区转移,建设优质奶源基地,逐步减少近海养殖,加快发展地方特色产业;其二是,推进绿色发展。深入实施化肥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全面推进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抓好农业资源环境突出问题治理,加快建立以绿色生态为导向的农业补贴机制。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分析说:“现在农业发展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结构性矛盾,比如优质的绿色农产品不能够满足需求,所以说中央明确提出要把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的供给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路径二:推进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改革

会议强调,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在完善体制、创新机制,加快深化农村改革,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全面激活市场、激活要素、激活主体。推进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改革。

韩俊上周末在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容时曾说,农业供给侧改革最大的一场硬仗就是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的改革。

韩俊指出,农业政策要逐步由过去价格支持和干预为主,转向以直接补贴的“绿箱政策”为主。要让农产品价格机制有效影响资源配置,把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逐步理顺,真正使得农产品形成有效供给,使得农产品的供给结构真正与需求结构能够匹配好。

最近几年,我国一直在改革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从2014年起取消糖料甘蔗临时收储政策,2015年起取消油菜籽临时收储政策,2016年起取消玉米临时收储政策。

韩俊透露:“接下来还要继续深化稻谷、小麦等主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的改革。”

李国祥认为,今年取消玉米临时收储政策是对农业政策的重大调整,从成效上来看,目前玉米种植面积大幅下调已经释放出一个积极信号,这对玉米去库存有积极影响。预计明年改革会继续加大力度,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解决收储中“进库容易出库难”的问题。

路径三: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

在体制机制改革方面,会议提出,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改革财政支农投入使用机制,加快农村金融创新,健全农村创业创新机制。

李国祥对上证报记者强调:“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应该是明年供给侧改革的主要突破口或者工作抓手。这其中,投融资体制改革在农业供给侧改革中将处于非常重要位置。”

他表示,农业投融资改革的核心有两点:一是在财政投入上,下一步应整合涉农投入。现在财政对“三农”投入总量大,但高度分散,项目建设与产业发展严重分离,在财政投入上应该进行整合;二是加快金融创新,吸引工商资本、社会资本或金融资本投资农业。

李国祥认为,下一步国家或通过财政注入资金成立担保公司,甚至设立单独的保险公司都有可能,在这方面目前地方已经在积极探索。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深化土地制度改革,特别通过“三权分置”、规模经营等把土地成本降下来,也将是农业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点。

韩长赋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阐述了明年农村改革重点:加快推进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扩大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加快培育新主体、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深化农垦体制机制改革。(梁敏)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