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脂油料市场发展展望

中华油脂网2016-11-18 16:12:54

阅读(531)

  由大连商品交易所和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联合举办的“第十一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将于11月9日在广州举办。来自中国、马来西亚、美国等多个国家的嘉宾将齐聚一堂,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产...

  由大连商品交易所和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联合举办的“第十一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将于11月9日在广州举办。来自中国、马来西亚、美国等多个国家的嘉宾将齐聚一堂,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产业发展现状及农业企业风险管理等市场热点问题进行探讨。

  在9日下午进行了主题为“油脂油料市场发展展望”的专题讨论,主持人是陈涛,嘉宾有曹智、浦天乐、周密、李朝阳、孙大鑫、李敦煌。

  主持人:陈涛 路易达孚(中国)贸易公司董事长

  演讲嘉宾:

  曹智 国际粮油信息中心市场信息处处长

  浦天乐 美国大豆协会董事

  周密 嘉吉投资(中国)公司粮油部油脂油料交易总监

  李朝阳 中粮农业中国区谷物和油脂副总裁

  孙大鑫 中储粮油脂公司总经理助理

  李敦煌 格林食用油公司贸易营销总经理

  以下是论坛二文字实录:

  下一节我们交给陈涛先生主持激动人心的论坛。

  陈涛:大家下午好,时间的关系我们把进度安排的紧凑一点,因为我们今天的内容有点多,多在哪里呢?就是我们看到美国大选刚刚结束,今晚我们就会面临美国农业部的报告,这个对我们行业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可能我们关注的行业影响都是非常大的。我是陈涛,有幸第六次主持我们油脂大会最后的论坛,再次非常感谢大交所、大马交易所对我的欣赏。我们首先有请: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市场信息处处长曹智、美国大豆协会董事蒲天乐、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粮油部油脂油料交易总监周密、中粮农业中国区谷物和油籽副总裁李朝阳、中储粮油油脂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孙大鑫、格林食用油有限公司贸易营销总经理李敦煌。

  我们看到大选结束,很多人在关注大选的结果,我相信大多数人猜错了,因为国内的氛围大家多认为克林顿赢的几率大一点,但是最后关头还是出乎意料。在座的各位只有一位是美国公民,是代表美国大陆董事,同时自己也是农场主,他说他不是民主党也不是共和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非常想听他说下非常中性的、自己对于大选结果的体会,以及对我们行业会产生什么影响?

  蒲天乐:首先对邀请单位表现感谢,关于选举我认为市场的波动是难免的,但是波动多久也许是一个月、也许两个月,从长期的角度来看,他当选对于美国的农业并不会有长期的影响。我认为之所以有短期的波动影响,其实是因为政党的更替、政府领导班子的更替带来的,至于在农业方面长期来看我不认为有大的影响。所以觉得这个是短期的,很快就会回到正常的地方,毕竟他也不能决定大豆的走势。我是这么看的。

  陈涛:如果关注市场的话是这么走出来的,宣布之前有一些小恐慌,但是宣布有了定论以后市场回来了一大半,包括美元跌了两块多,现在只有五毛钱,大豆这些商品也趋于稳定,这是事先要做准备的。我们以后的生活面对的不是奥巴马,我们以后对于美国总统不能说是疯子,但是实际情况不确定因素很大,这就是事实。

  接下来我们还有一个报告,就是今晚一点美国农业部的报告要再次的跟我们见面。我们过去知道这个报告从来就不缺乏惊喜,所以不管是什么,这个报告出来之后都给我们大家造成很多措手不及,或者要做一些相应的准备。但是其中有一点,我们今天的是大豆的话,在这里想说美国大豆的单产,我们看到去年到今年都是在节节攀升,甚至某一定程度上创造有史以来大豆单产的记录。这里可能要归功于是不是种子的原因,近期还有说局部的单产可以达到60、80甚至最高是120蒲式耳,这个就太恐怖了。我们还是把这个话题交给你,他是农场主,那么是不是有无限想象的空间,这个单产未来是怎样的前景,只是短期的非常看好,还是未来有很大的空间,是一种革命性的,把我们大豆全球的总产量会产生很大的变革和提升?

  蒲天乐:我觉得从长期而言,美国会继续的增加产量,比如我自己的农场里面十年之前大概是40的产量就很不错,现在已经达到60多。而且我觉得这个趋势会继续下去。

  陈涛:和十年前比,从农业部的报告我们看到单产不断的改进,趋势是没有改变的,但是在这里提醒的是如果借助种子的改良和科技的改良以后,产量需求不是太大变化的前提下,全球如果单产大幅度的提升,而不是小幅度的。像我们当初上个月的报告的时候,可能50觉得很高,最后达到51多,那么今天单产从市场的预测还是一个方向,就是继续的扩大,最高的已经听到的52.8蒲式耳一英亩的单产,和我们上次的报告说只有51.5,我们知道一英亩提高一蒲式耳的话,就是八千多万蒲式耳的提高。去年一年很多人的预测,我现在想问在座的各位,我们大家给出今天晚间美国农业部可能出现的单产的大豆数据是多少?我们有一个板大家都写一下。我们知道现在看到美国的供应方面来说是非常大的,但是我们之所以看到这个行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需求也是非常好。但是这种情况下,如果产能还继续扩大的话,是不是导致美国的库存会增加,那就要看美国今天晚上的报告是怎样的。上次是51。这里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如果我们都是算在市场里面明白行情、明白,今天晚上的报告肯定是区域更大,那么到底我们的区间看是51.8-52.5,平均是52.12,这个产量可能现在是大家能够接受的,甚至一定程度上已经消化,并不是说今天晚上报告大就看多。我们请你们解释一下,比如你是51.8-52.2,为什么?

  周密:这个数坦白说现在用具体多大来说,我觉得更多是实测的数据,而且我们看到美国农业部最后的时间有细微的调整和修改,坦白说我们觉得这个数字至于是51.8还是52.2对行情的影响不大,因为本身这个事情没有办法做到极致精准和科学,所以就放了个区间,这是主要的原因。

  陈涛:刚才说了这个可能是在大家预测的范围之内,但是我们看到上个月的报告出来时候这样,产量越大需求也是在提高,那么接下来今天晚上如果产量都确定是大,需求是不是也在提高?这个对于平衡表、对于价格的走势是另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在座的哪一位说一下,需求今晚会怎样?

  周密:美国的需求主要两块,一个是大豆,大豆主要是出口,今年相比去年9月份的出口比较好,而且多了很多。但是面临的问题是因为今年中国的过年早,今年12月份的产量对眉豆的需求也比较大的幅度下降。我个人认为美国大豆的出口基本预测是可以完成的,我也不觉得这次报告对这次数字有很大的修改。今年最大的问题可能是美国压榨量,因为美国现在压榨量的需求预测是比较高的,但是到今天为止,11月、12月的豆粕出口,阿根廷豆粕比美国豆粕便宜,所以主要是看豆粕的出口。从历史的统计来看,他可以这个月改,也可以下个月改。从目前来说也许没有这个必要,但是南美没有物流问题的话,豆粕的出口很大可能是完不成的。

  陈涛:美国的豆子消费是两块,一个是供应出口,一个是压榨,我们都知道上个月给出的美国对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当时都觉得偏高,甚至很多人觉得不信,但是最起的强劲态势来看这个趋势不一定达不到,那么我问大家,我们怎么看今天晚间中国的进口数据是多少?在过去很多长时间,中国不管是美国农业部还是自己的估计经常是低估的,这次是8600,我们认为是多少?

  曹智:8500。

  蒲天乐:8500。

  周密:8600。

  李小悦:8500。

  李敦煌:8500-8600。

  陈涛:这个高度一致,高一百万吨跟低一百万吨都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影响,那么美国的压榨多少,就看豆粕的出口是否有那么好。美国一年下来我们看到气候、生产都是不错的,但是我们更关心的是南美的种植天气,到目前看我们都在说阿妮诺之后就是拉尼娜,就是南美还会有问题。刚才说现在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在座的怎么看或者分析南美、阿根廷、巴西这两个国家接下来豆子天气方面的观众解读?

  李朝阳:这个问题我觉得现在谈可能稍微有点早,因为现在还没有进入到炒南美洲天气的时候,但是给大家一个大概的信息,基本来看今年到目前为止阿根廷因为洪涝灾害,种植的进度比往年慢了很多,截至到这周整体的种植只有5%,对应去年已经到10%,阿根廷无疑是落后的,但不是说后面就追不上去了。我们看巴西现在的状况还是不错的,整个种植应该完成了60%,比往年的平均值要高。现在我们评估,第一现在时间讲天气太早,第二把巴西和阿根廷放一起看的话,它的产量现在没有什么问题。

  陈涛:现在还是种植生产,在南美来说还是初期,但是市场上的担忧还是存在,而且我们都知道天气的出现往往是情绪化或者完全不能确定的东西,这样出现的时候对市场的冲击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的空间,特别是像阿根廷收获的最后时间,一场大雨减少了400万吨,这也是市场当初始料不及的。这个是我们生产方面的讨论,下面我们听到专家对我们明年或者之后棕榈油偏空的分析,李敦煌来自马来西亚,对棕榈油有很多研究和心得,我们听一下他对棕榈油的看法,因为棕榈油今年带动了很多行情,出现很多没有预料到的减产、大起大落的问题,所以我们听一下李总的观点。

  李敦煌:大家下午好!我来讲一下自己的观点,今年是不平常的一年,因为厄尔尼诺气侯的影响,我们经历了三年的干旱,比如说去年11月的存量在马来西亚达到了290万吨,棕榈油有非常大的存量,我们觉得明天就会拿到MOB的数量,我们觉得数量可能会达到1.7到1.75区间,大概是去年的一半。我们现在的存量比去年降低了很多,虽然价格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但是供需还是靠的很紧的,在马来西亚和印尼都是供需非常接近的情况,2016年的生产我们可能比去年减少200万吨的产量,在印尼我们还在等印尼的数据出来。我估计印尼也会减产3000万吨的量,这也导致我们供需靠的非常紧。我们觉得对市场来说,这当然是负面的因素,但是整体还是在复苏的,对于明天的MOB数据不会太悲观。

  陈涛:所以还是更加偏向于乐观,是吗?

  李敦煌:供需还是比较紧的,我们如果年均来看比较紧,所以我不会太悲观,我说对于产量和存量不会太悲观。

  陈涛:我们知道现在变成全球油脂最大的交易品种,它的市场占有量不断的扩大,而且未来的作用和位置也不断的提高,所以它的减产和增产对于我们整个油脂行业来说也是举足轻重的。这一块您有补充的吗?

  周密: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补充,我个人也同意油脂中长期是比较看好的,短期主要是因为国内的行情和情绪,因为宏观面的驱动导致行情走的有点快,提供了比较好的进口利润,所以中国现在在进口油脂的采购上,现在的进度非常快了。第二点因为刚发生了美国的总统大选,对油脂的前景有一点不确定,这个不确定是生物能源政策最主要的支持者是民主党,他之前在不同的场合反对过或者质疑过现行的能源补贴政策,而且现在共和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都是多数党,所以这个要看一下今晚美国市场的反应,这是目前美国出来的不确定因素,可能要看一下今晚美国的市场反应。虽然大家都比较看好油脂,现在基金在CPOT的持仓比较大,有差不多十三万手的持仓,这个对于总统当选有什么样的反应,我们今晚就可以看到。

  陈涛:周总提醒的这一点还是很有必要的,目前我们虽然有电子盘CBOT交易,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在睡觉的,我们的开盘是十点半,从他们开盘的角度来说是真正意义的开盘,到底他们怎么解读大选,现在可能欧洲人上班了,我们亚洲人一直看,但是美国人到办公室以后怎么解读也不确定,因为现在真不好说。中储粮油脂部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量也很大,在油脂压榨方面有什么补充?

  孙大鑫:我先按照我的逻辑来说,刚才油的问题我也有一点感受,刚才说到棕榈油的减产有特别大的行情,但是有一个特别好的结果是成功的为中国政府提供了降库存的空间,如果没有这样我们的菜油很难出的来,但是如果没有菜有出的来,整个油脂的价格不会是今天的定位。随着未来的演变,像菜油这种是否还会呈现第二轮抛储以来创新高的走势,我个人是存易的,当然这主要的驱动因素还看棕榈油,这是对油比较初步的看法。对于压榨来说,刚才几位也谈到了所谓美国的产量,包括美国的出口需求,这里面有几个个人想的比较多的地方,第一是初步感觉我们应该低估了中国的需求,因为在9月份之前我们觉得整个国内现货级差非常强,就是10月份一个时间段,到11月份以后,一个月是150块钱,但是到现在11月中旬我们仍然看到除了东北之外全国各地还是处于相当紧张的状态,你是没有货可提的。所以我现在比较倾向的认为可能11月份、12月份都到这么多,但是库存没有非常大的重建,就是存货不会那么宽松,所以我们真的是低估了中国的需求。尽管我们之前每一年都是低估中国的豆粕的需求的。

  第二美国今年的出口的放的非常高,一开始开局放的是非常高的2025的数字,今年比较明显的特点是美国货,特别是12月1日的货与3月份的巴西新货相比,原来是有比较大的差距,但是现在基本是平水的价格,有一点先美国争二月、三月的市场的感觉。如果南美天气真的像大家期待那样出现什么问题的话,我认为美国的出口在目前已经非常高的2025数字的基础上仍然有可能再高一点。所以对420还是400多,这个到底是大还是小不是特别大的问题,毕竟我们面临的是全球7700万吨的库存不是那么有压力。

  陈涛:谢谢!但是我们在台上几位发言者听的出来,我们看到美国的产量巨大,但是我们的需求从全球来说,中国需求的增加人均消费的增加,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在座的都清楚,就是我们其他油脂油料的补充,过去来说,比如菜籽等等豆油都在往下大幅度的下降,不管是产量还是面积,还有高粱也是受到一些影响,导致我们整个对豆粕的需求或者进口豆的需求不断的高看。我们看到美盘这段时间,尽管产量都那么乐观,但是价格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喋喋不休。刚才说到中储粮提到抛储的事情,我们在座有一件事还应该记忆犹新,就是我们国储大豆的抛储,我们知道之前国家有一段时间发了正式的文件,就是抛储大豆或者过去的库存,首先我们看到量不是特别大,这里肯定有价格的问题,是不是质量还有其他原因?我们请孙总跟我们解读,因为我们储备的豆子还是不少的,他出库的多与少对于我们进口直接起到冲击或者抵消的作用,那么下一步怎么卖,我想首先声明政府的政策怎么决定我们在座的没有人知道,但是只是做一个个人的看法听一下孙总的解读。

  孙大鑫:我唯一特别确切可以说的,就是大豆绝对不是陈化的,是很好的。关于大豆的抛储对市场会形成实质性影响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毕竟这部分大豆大部分还是在东北、关外,关内加上一部分进口的,大家知道关里面的数字是比较少的,概念里面是200万吨,对市场产生影响的是这部分大豆。但是目前我们现在是新一季的国产大豆已经开始收割了,按照原来整个国家去库存的政策,还是要等到明年春天的时候再讨论这个问题。我认为国家希望通过这个方式消除这些大豆,如果这个大量出来,还是对我们的进口有一些影响。但是我们也不是确切的知道到底采取一个怎样的方式,是一把卖断还是有别的想法,我们不能说一定怎样,只是按照政策设计的思路是一定会卖出来。

  陈涛:供给侧角度来说不是陈化,陈化的是质量就比较差了,当时油厂对豆子给予很大的希望,但是因为价格或者位置的原因没有那么顺畅的抛出来,那么请曹处补充一下。

  曹智:今天来说不管是从农场品还是其他的产品来说都是去库存的过程,包括我们玉米、大豆、菜籽油和水稻、小麦都是这样的,针对大豆的去库存过程来说,我们在今年的7月份到今年的9月份以及采取一定的措施,在国家粮油交易中心的网站上拍卖大豆,成交160万吨,这部分豆子9月份之前进入到市场上有80万吨,我们在2015、2016年评估表上大豆的增加量是80,剩下的80万吨,后期还有拍卖的进入市场,在明年4月份到5月份之后。按照拍卖的进度和市场来看,我们在2016、2017年来看,年度国产大豆的增量放的是250万,这可能是对我们食用和进口有一些影响。

  陈涛:这个100万吨计量的大豆储备,卖不卖对市场的作用或者冲击还是有一定的影响,我们现在市场从国家层次来说,关注玉米是非常高度的,但是接下来我们都听到了一个声音,就是说国家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希望看到有更多的大豆的生产在中国的土地上,有更多的产量。甚至从玉米转换成大豆,我们也看到政策,我们知道玉米的面积是大豆的多少倍,而且中国来说产量也是巨大的,如果从国家的角度来说,希望或者促进我们从玉米的面积转向大豆,这个对我们下一步的平衡表、供需关系、进口影响也是非常大的,但是影响多大我们可能很难进行量化,请在座的谈一下明年的政策力度,大豆的面积有很大的考虑吗,还是增加十万吨、二十万吨都无所谓?

  曹智:关于大豆和玉米的转换是市场上比较关注的问题,玉米转换成大豆和转换成其他作物体现出来,我们国家信息中心预计玉米的面积会减2790万亩,其中1000万亩是大豆,在单产比较稳定的情况下,今年大豆的产量放在1310万吨,比去年增长150万吨左右,这是今年的情况。2017、2018年度玉米和大豆面积的转换进继续进行。大豆和玉米的比价来看,还是减玉米增大豆和水稻等,按照初步预计,下一年年底还有150万吨到200万吨的国产大豆的增长。按照这个趋势演变下去的话,三到五年之内我们大豆的产量有可能会恢复到我们历史最高期,大概1800万吨左右。这样的话,对整个来说,中国压榨需求和进口量都有很大的影响。

  陈涛:我们对于中国未来大豆的需求总量要看更高一层,但是国产增加500万吨,多少也是缓冲了我们需求上的压力。接下来我想请李总,你们觉得下一步有一些什么样的改变,就是压榨继续扩大还是打住,对市场判断就目前为止,有没有什么跟大家提醒的?我们结构上有什么想法跟我们大家沟通一下?

  李朝阳:之前没有想到陈总突然问这么敏感的问题,我只能说谈一下我个人的观点,集团或者领导是不是有更高瞻远瞩的看法就不好评判。我觉得不仅仅是大豆压榨,应该所有行业都会出现从低级到高级,从小作坊到集团化的过程,我觉得这是历史的必然。我相信中粮集团现在走出这么大一步,从本身的实际来看进一步增强国际国内的话语权,我觉得进一步规范行业也是有非常好的正面积极作用。因为我们之前看到行业里面会发生一些相对区域性或者阶段性不太合时宜的竞争,但是随着大家的出现,会有示范效应出来,对市场有很好的指导作用。谢谢!

  陈涛:这个确实是突然袭击,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心里也想这个问题是不是会太敏感,因为中狼在农产品板块来说可以说是航空母舰,因为不仅仅是某一个团体,他们从上下游、养猪规模、未来的产品都是巨量,影响也是非常大的。说了很多具体的话题,我们台下有什么问题,因为我们论坛一直希望有互动,因为时间关系不能多,你们准备一两个问题可以提问。我们今晚的报告会出来,我们11月份结束了,今天两个问题,一个是你认为1月份结束之前可以达到什么价格,同时给出一个范围,就是从哪里到哪里的区间,尽量缩小。我想在座的有一些好奇,想知道我们在座的各位想法,估计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大家的看法比较一致。

  蒲天乐:9.15-10.05,

  周密:960-1030

  李敦煌:10.5-11。

  陈涛:短期看利空因素比较清楚,没有太多不确定,市场大的波动来年一定有说不清楚的情况,所以现在看来消费确实好、产量确实好,可是卖的人不能指望太高,因为这个东西太多,我们历年到这个会议的时候,这次看的最纠结的,而且是高度一致的时候。接下来我们提问一下。我知道费总一定有问题。

  费总:现在油脂油料的焦点在油脂上,油料的压力非常大,我看到上面的氛围是多头配置,大家对油脂,尤其棕榈油的产量非常关注,我想请问嘉宾,大家认为明年棕榈油的产量会达到什么样的状态,能不能像我们预测的那种可以500万吨、可以700万吨?

  陈涛:棕榈油吗?

  费总:所有油脂也可以,棕榈油比较关心。还有就是印尼的产量,因为马来西亚的产量定期都有数据公布,印尼的一直想黑箱,我们听到有370万不等的产量,我想请问马来的先生,分析一下产量的问题。

  陈涛:你要不没有问题,要不问题没有解,因为这个太难说了,印尼没有官方太有权威性的数据,这是所有参与者最头疼的事情。首先我们看马来西亚来的是专门搞棕油(6146, 30.00, 0.49%)的看他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李敦煌:在马来西亚我们因为厄尔尼诺现象这几年的天气都非常干旱,在今年我们会认为在2017年产量可能会因为厄尔尼诺现象消退而迎来更丰富和充沛的雨水,但是我们仍然认为我们会减产大概200万吨左右,可能在2017年彻底走出减产的低谷,但是我不确定是不是一定可以走出低谷,就目前来看除了天气以外的问题,还有劳动力的短缺、是否会新增种植面积等,这些因素是属于待定的,我同意刚才的说法,就是费总的问题确实没有既定的答案。比如像马来西亚劳工的问题,我们国家领土面积挺大,在地域之间可能有差别,就是说不同的地方的天气还不一样,其他的条件也不一样,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知道全国最终的棕榈油产量究竟能够达到多少。

  陈涛:费总,回答满意吗?

  费总:还可以。

  李朝阳: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我也很想知道,谈一下我个人的感觉,我觉得今年棕榈油,尤其是印尼交易的数据非常难,我们看到最近一店时间连续几个马来西亚官方的数据都偏差比较大,甚至有一些比较容易出现乌龙事件。我觉得如果说在基本面分析上看供应和需求。如果我们对基本的供应方面数据没有信心的话,可能就没有办法用这种普通的基本面看数据的方式进行交流,我们可能更多的是通过一些现货的表现来猜测这个市场可能是怎样的,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最近我们看到之前大家说在减产,包括马来或者印尼的产量都不高,但是我们一直看到一个现象,现在我们看的更多的马来数据,但是真正的马来的供应已经不是影响中国棕榈油的最主要因素,印尼的价格比马来那边要便宜也是正常的,而且我们看到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面,国内由于资金的运作,把所有商品轮动了,我们把棕榈油也带到很高的位置。同时我们看到棕榈油进口的利润从负的30、40不断在改善,前段时间一直徘徊,如果是实实在在的跟出口商谈的话,进口可以达到不亏钱。如果中间有一些操作的话,我觉得可以做到无风险的套利。而且这段时间可以看到国外的棕榈油报价不根据市场报,每天是根据大连的价格报,基本大连出涨跌他也出涨跌,如果突然有一天国内的价格一天之内狂跌一百块,他进口的价格也可以跌。这让我有一种感觉,就是现在的价格对于出口商来说都是非常好的,再跌几十美金他们都不考虑的话,这让我很难相信后面国外进口的棕榈油价格有进一步上涨的动力。这仅仅是我一方面个人交易的感觉,还有一点是过去的一个月中间,之前大家说棕榈油之所以成为这一波上涨的龙头,是因为增长的非常好,目前现货库存非常低,大概三四十万的库存,但是过去这段时间中国压榨利润出来以后,中国连续进口超过一百万吨,这个进口的节奏是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而且目前来看,如果按照我们历史的棕榈油需求来看,中国已经把到明年三月份之前的棕榈油进口量都买完了,后面中国不进一步购买的话,凭现在的量已经足够。从这两点来看,后面是不是棕榈油有进一步上涨还有很大动力的话,这个是值得商榷的,谢谢!

  周密:因为印尼的产量对所有业界的从业人员来说是比较大的问号,我也同意李总说的,就是市场上可以看到的指标推测产量,最近看到的是印尼比马来持续的便宜,这个说明产量的恢复比较好,至于恢复到什么程度不能确定。第二之前往中国的装运有一些慢,我们看到底是因为缺货还是因为物流的问题,现在看印度的进口和现货级差比较快,这说明产量不是太大的问题,更多的是生产商之间,特别是产品的物流,这一块可能有一些影响。从目前看的话,对于未来三个月印尼的产量我个人持比较乐观的态度,就是比较大的量。至于后面进入季节性的减产周期之后,会到什么程度我们会再分析,但是我倾向于同意短期内,上面的空间不会特别大。国内的问题,就是因为国内基金进来的太早,在中国的竞争对手进来买现货之前提供很不错的套保利润,这个导致中国市场库存的补充过快,反而会限制后期的涨幅,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动的快有时候对行情本身是有影响的。

  陈涛:我们过去在国内的市场对油脂油料关注豆粕或者蛋白方面要远远高于油脂,尤其这一年多时间以来,油脂的三个板块都成了明星品种,而且全球很少到过这么紧张的供应形势。但是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有行情、只要有缺口或者供大于求的情况出现,就是有行情。我们看到油脂还是比较活跃的,尤其是棕榈油,它的不确定因素更大,一个是它的份量比较大,一个是我们不像其他的那么清楚。最大的供应商是印尼,但是印尼不清楚的话,很多判断容易产生错误或者误判。还有一个问题,有没有问题好的?

  提问:我想请问大家对国内豆粕的价差看法?

  孙大鑫:通常情况下如果装运不出问题的话,豆粕15起来反映两个不同产地的品种差,之前这个价差在200多的时候做过卖150的动作,我觉得不应该显著高于5月的,特别是目前产品价格的结构下,巴西跟美国货几乎是平水,这个之前跌到140甚至70,总体倾向于反映国内现货紧张的事实,因为11月份紧张程度比之前我们预期来的更猛烈,这个导致1月比5月贵这么多的原因,具体贵多少,这个往上还是往下,我倾向于往下,但是是平水还是什么程度要看具体的情况。唯一可以说的是从成本端来说,是不支撑目前高这么多的。关于压榨利润,跟刚才几个相关的,目前随着整个行业的整合,特别是集中度的提高,我觉得主流的压榨商正常的经营方式下都有比较正常的行业压榨利润,我不觉得那么差。我们12月、1月还没有买满,特别是1月买了不早10%,如果不能实现我们买货的量,到12月以后现货也不会有多宽松,然后等春节回来之后看,春节回来之后有比较大的惊喜。作为油厂的压榨利润来说,目前有比较正常的情况。

  李朝阳:后面的压榨利润不会太差,我同意这个观点,2017年中间油脂的压榨利润都不会太差,这个一方面的原因是孙总提到的行业的整合和自律性的提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今天大家看油厂的采购节奏跟往年完全不一样。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个数据,到现在为止中国在今年一年的采购量完成了40%,五年的平均是53%-54%,所以中国的采购节奏放的非常慢,它的采购周期没有短很多。前几年出现的比较差,因为当时把这个采购周期比较长,每一个人都多买一点,等到发现都买多以后已经来不及,所以后面起码有两三个月大家要经历很痛苦的挤压压榨利润消除销售库存的过程。今年都是采取现买现用的情况,我们看到今年的采购量完成的百分比跟往年比降的比较多,但是同时我们看到远期的采购会降的更多,刚才说到1月份的时候,我们采购量只有百分之十几,我们还有40%没有完成,后面还有很大的空间,我们可以很灵活的进行调整。如果利润一旦有恶化的苗头,我们可以放缓采购。

  刚才大家提到近期后面对中国采购量会不会比较大的看法,这个是节奏的问题,我们看到10月份中国进口大豆的装船量130万吨,这个是把前端的量挤到后端,就是9月、10月的时候,我们初期装的快,但是把船期排的比较后。加上我们12月只买了60%,还有40%空间,前端这么大量的购买,我们可以后期放慢一点脚步,我觉得后面的到货量还是相对处于比较平衡的状态。

  周密:我觉得大的背景是全球大豆供应比较充裕,那么需要给到一定的利润才能吸引或者是触发物流的传导,所以大豆的利润不会很差的,短期15的价差和现货的级差会受到压制,我们看到两个月装1900万吨的量,这个量对中国市场在12月、1月、过年期间有一定的压力,但是因为压榨工厂对于后期的采购相对来说比较谨慎,所以即使眼前有压力,但是也可以存一部分豆、消化一部分的压力,所以对于眼前的利润、级差、15价差有一定的压力,但是这个压力不会像以前一样造成很大幅度的亏损,因为后期的大豆采购比较谨慎,有足够物流的腾挪余地舒缓这个压力。

  陈涛:我补充一点,我们可能还记忆犹新,在过去若干年中,我们整年豆油压榨利润非常低的情况,实际上回想起来应该感谢贸易公司,他们大量的才就非压榨的东西,然后用各种办法销售到市场,也没有很多的考虑到需求和节奏,这样导致很多企业大量进口,使我们市场有时候感觉无奈和无序。现在我们从过去的中远期采购变成近期两三个月的采购,我们压榨利润改变太多了。到此感谢我们台上的六位嘉宾今天非常精彩发言,也感谢各位嘉宾认真的做交流,希望我们今天的论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信息或者交流的机会。谢谢大家!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