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家恩:乡村建设工作贵在坚持

吾谷网2013-12-23 16:51:54

阅读(1962)

吾谷网讯 随着全球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大力推进,生态环境、食品安全、现代城市病等困境日益突出,“三农”问题更在新世纪初成为全党和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党的十八大强调,要着力推进绿色...

吾谷网讯 随着全球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大力推进,生态环境、食品安全、现代城市病等困境日益突出,“三农”问题更在新世纪初成为全党和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党的十八大强调,要着力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回归乡土,发扬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建造宜居生态家园,成为社会广泛共识与新的时代任务。2013年12月21日,在全国农业展览馆举办的首届爱故乡研讨会青年返乡路径中的生态家园探索分论坛上,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潘家恩进行了点评,以下为发言内容:

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 潘家恩

潘家恩:大家好!我想因为时间关系不多说了,我重点谈几个我的理解,同时也是希望我们通过这样一个理解去理解我们所面对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以及我们做这个事情的更为深层次更为广泛的意义和动力和困难。

我想说第一点通过各种不同活泼生动的案例我们看到广泛意义上新的可能。我们在座的郑冰大姐我们杨云标哥和永济都是15年的案例,我们用就事论事去看一个月两个月看小众看的话发现其实乡村建设是建招拆诏的过程,我们最先去了乡村又到了城市,再回来我们谈家园,我们原来下乡支农不是简单帮助他们,同时帮助他们过程当中我们也是帮助自己,于是有了大学生知识分子和农民结合起来互动的建设。我们发现不仅仅是建设别人,不仅仅是建设别处很多时候是建设我们自己,很多是自省,通过返乡是自省的形式。我们2003年村子里面我们谈更多是生计赚钱,我们从生计走到这几年我们一直干的事情就是生态。再往前今天我们谈了生活,我们既有“三农”其实我们也有“三生”这是一个整体,当三农问题严峻的时候我们更多考虑消极的应对我们怎么样让破坏乡村的力量不要来,我们今天发现与其是简单消极的应对,为什么我们不能更为积极的提出一些新的东西,提出一些可能不一样的东西。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涉及到我们点点滴滴五湖四海的朋友我们在彼此没有看见的过程当中我们都在不约而同,我们在殊途同归,因为我们有共同需求,这个需求包括温老师分析的客观上,我们今天进入了资本过剩,三要素往城里流,我需要用这种方式满足工业化,今天我们资本过剩,我们出现了困境,我们交通拥堵和雾霾越来越多的感受到这一点。除了客观上以外最主要让我们看到主观需求,我们作为人不是一般的动物,不是一般资本塑造的生物,我们做为人我们需要有微笑和尊严,从这个意义来讲我们这才是最大的动力,让我们看到其实我们现在做的点点滴滴工作其实是让我们活得更好,活得更有尊严,活得更像人。

这个过程当中我发现生态家园的点点滴滴与乡村建设的点点滴滴其实都是群体性的存在和多样化的生存。这个过程当中我印象昨天特别有意思有人说我是农村来的我是农二代我要做乡村建设。有人说我是城里人,我们对比梁漱溟先生,梁漱溟先生也不是农村人他三代是在城里而且是北京城为什么他要去做乡村建设?我们看到不管是农村人还是城市人都是中国人,中国人要想中国人问题要看到中国的国情和中国的现状,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还是社会人,我们小毛驴过程当中我们媒体朋友来我们采访,我们原来认为媒体是资本的产物,实际上我们媒体的朋友既是在职业上是媒体人,同时也是孩子的父母,也是一个社会人,所以我们很多媒体慢慢成为我们好朋友成为我们客户。当我们这样子看的话我们看到我们不止是中国人我们不止是社会人,我们还都是地球人,我们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们不是它的主人我们只能是它的管家我们怎么呵护我们的家园。我们倡导自给自足倡导社区意义上我们多样性的存在,不是自娱自乐,或者说不止产生自娱自乐的产物,“以初世之心,行如世之事”。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知道对我们很多人可能都有影响力的一本书,《小的是美好的》提倡是中间技术、实用技术,这么多年我们有人提出来我们不止要小我们还要Open,我们还要开放,什么是开放?我们发现我们主体要开放我们不止是农民,我们也应该让市民进来,我们不止说我们有一些人先知先觉了,不是我们这些人先知先觉而是我们有了这些机缘人我们提前看到了这些问题,体现发现了快乐,像永济的朋友一样,我们暂时没有加入进来的朋友他们做得更好,我们应该把这样子门槛降低,把这样子空间真正开放。

第二我想说在座有一半是农民朋友,我们今天说的这些对我们农民朋友有什么启示,首先启示就是让我们彼此看见,让我们看到所谓思考乡村建设,思考家园问题不是你们的事,原来跟大家背景不一样的人已经做了,我们原来彼此孤独,但是我们在这里要彼此看见。十年前我们做合作培训讲的合作合作,但是我们在这里看到合作起来到底干什么?合作起来为了什么?那么生态家园可能是我们一个目标。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从心的可能就是涉及到心的坐标,什么是新的坐标?其实就是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光荣什么是耻辱?我们觉得城市是好的,其实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把农村不好的突出了。重庆有一个官员说,原来重庆有一些地方是城市,有一些地方是农村,这些农村区县以GDP论英雄的时代所有是坐在后排的,有一天大家往后转我们就是第一名。如果我们坐标调整过来可能不一样,这里面郑冰大姐说一句话非常精彩的话,乡村可能离不开城市,但是城市离不开乡村。

第二点我们说价值,这里面谈到什么是好的坏的涉及到价值,价值有等级性,俺们刚吃上肉你们吃了素,俺们穿到牛仔裤,你们在牛仔裤剪洞。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什么叫做价值?价值的好坏让我们看到今天的普通真实的,重要的一些东西非常悲哀的变成最为便宜的,比如说水、空气、人情、朋友、微笑。但是这种便宜不是能按照一般意义理解,这种便宜其实是无价,这个带出来我们为什么要创意,为什么要通过创意创造?让我们在座各位想象力创造,在想象力当中重新创造坐标让我们有价值。我们这个过程当中遇到了矛盾,这个矛盾不是在座各位不够努力,我们团队不够给力,而是清醒的认识,我们四千年也是四十年,不可能小毛驴卖菜就可以解决北京的问题,生活还有水、空气等。

昨天我们楼上的一个组来自台湾《汉声》的一位嘉宾,她说了一句话:“欢喜做、甘愿受。”我们做这个事情不要感觉我有多少委屈和付出,如果你喜欢做的事情那我们就要甘愿受,因为它是一个选择,即使我们遇到了困难,那个也是我们收获了朋友收获快乐必不可少的付出。不要说我们事情能不能成功,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成功,成功是胜利者抒写的历史,我们不要问这个问题,而只是要问我们该不该做,该不该站在脚底下。(注: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当下农村这4个创业项目投资小,是赚钱的好模式

最近各个平台掀起了马云退休话题的热门,很多人这样评说,马云是...

周林升 272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615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