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科:公信力是乡村社会重建的基础

吾谷网2013-12-22 21:02:50

阅读(1700)

现在乡村社会重建最重要公信力的问题,所有公益事业本质上都是公信力事业,我们不能把自己变身中国公信力生产者提供者,很多社会工作意义就会失去一大半,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公信力是乡村社会...

吾谷网讯 随着全球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大力推进,生态环境、食品安全、现代城市病等困境日益突出,“三农”问题更在新世纪初成为全党和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党的十八大强调,要着力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回归乡土,发扬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建造宜居生态家园,成为社会广泛共识与新的时代任务。2013年12月20日,在全国农业展览馆举办的首届爱故乡研讨会中的"乡土行动"分论坛上,《中国财富》主编、益阳市安化县大福镇大福爱乡协进会创始人龙科就公信力是乡村社会重建的基础进行了发言,以下为发言内容:



《中国财富》主编、益阳市安化县大福镇大福爱乡协进会创始人 龙科

龙科:非常感谢各位提供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今年三四月份我有幸去莆田参加了一个乡建的故事,感觉听别人的故事,但是今天又有这个机缘讲我自己的故事。我今天介绍我参与发起在我家乡所成立一个大福爱乡协进会项目。这是一本台历,台历主题叫做不做故乡陌生人,这本台历是我们以一个镇为辖区为范围的爱乡协进会我们最新的成果,大家不要小看这本台历,从它拍摄、书法、设计到筹资,到围绕台历展开同乡之间的交流,全部在以镇为单位爱乡协进会志愿者的支持下完成的。我讲讲这件事情怎么开始发生的?我自己是媒体人,我在南方都市报工作,我之前我是南方都市报的评论员,我写社论时间超过五年,这个过程中间我个人对于公共生活的观察和思考,让我感到我们的很多公共问题其实不是来自于我们的理论认识上缺乏模型或者缺乏理论的指引,而是来自于我们这个时代当中我们太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特别特别缺乏一种公共的教育和公共的训练。这个过程当中我自己有一个很粗浅的认识,我就想到很多的公共问题如果我们自以为认识到问题再在的人都不去行动,没有认识它的人,他是不是更有理由不行动。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前奏,我今天上午听到梁漱溟老先生的孙子讲到那段话的时候我非常认同和感慨。如果我们不从自我出发开始选择一条路径进入公共生活的话,公共生活何以可能。这个角度说来讲我自己同时在南方都市报做公益周刊采编负责人,我认识到公益不是我们付出解决别人的问题,而是小我付出解决大我的问题,大我是不是只有高深大德才有,只要我们使用我们这个词大我就存在,我选择小我和大我融合道路就是我还是有勇气回到我家乡这样一个驿站,完成我对公共生活的思考。我从2012年3月份开始我思考回老家做一个关于公益组织的筹划,我在这样一个机缘之下鼓起勇气做这个事情。我做这个事情的我同学跟我说龙科你是不是发达了,我说我等不及发达了,这个事就从现在开始做,我从我朋友和最好伙伴开始跟他们商议我们怎么在家乡做公共参与的事情。我们同镇有两个在广东务工的同乡他们完全以志愿者的投入给我们大福镇自愿办了一个网站,这个网站充满了泥巴味,我看到这个的时候我看到这个社会行动者原来不一定是精英阶层,我自己不是怎么样的精英,我似乎染上了一些习性,我非常感动于他们的行动,我很快联系到他们了解他们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我们很快完成了一个很重要的合伙人,就是我们爱乡协进会有三个发起人。

在我们这样一个社会里面做一些公共事如果有三个人搭伴,这件事情成功几率上升到50%以上,这个机缘让我个人感到真的到了做这件事情的事情,作为70后80后这个时候介入乡建的发展。我们这个爱乡协进会的组织架构:一、以乡土认同为基础建立城乡互动的模式。乡村培育基本上都是外来人介入乡村外部的辅助,因为中国乡村社会自给自足自洽的体系对外部力量进入总是保持一种排斥感。这个时候如何去和它内生的力量形成一种嫁接,这时候如果从内部打开的话,应该是非常有希望的。所以我们这个组织最重要在同乡当中用乡土认同为基础形成城乡之间的互动。我们让已经进城的同乡参与乡村的同学生活融合和辅助当中。二、我们尊重目前中国人口流动的现实,人口的巨大流动带来的资源、精力以及各种方法技能一个配置的状况。这个情况下我们在全国各地有同乡的地方我们都像种子一样播散下去成立分队,我们爱乡会虽然是一个镇但是我们在北京、广州、东莞、长沙、益阳都有自己的小分队,我们组织最重要是不想重走过去同乡会的老路,变成关系场,我们唯一交流主题就是如何为家乡公共参与付出资源,我们提出出钱、出力、出席的功能。很多同乡见面讨论房子买几套,车子买多少万,职务升迁到哪一个位置,有了爱乡会大家讨论都是付出都是公益,这个公共氛围奇妙的转换了。一开始很多进入这个场里面同乡都会有意无意的需要去显示自己的存在感。我们说暴发户回家炫富,很多精英都会显示自己优越感,但是很多人进入在爱乡会一年以后都会非常谦恭,都讨论为家乡做一些什么。我们有关心老人的项目,送老人一张全家福,我们给全镇70岁老年拍全家福,我们给留守儿童组织小小夏令营。我们有一个增进同乡之间交流发现大福人的项目,我们把镇域范围之内有一定特长人发觉出来,请他回老家交流。我一个同学是户外旅行的作家,除了两本跟最爱的人去旅行这样的书,我请她回家给乡土的孩子讲旅行的见闻。包括我们最近刚刚做的迎接2014年这样一个台历的项目,这是我们镇上第一次有一本反映自己山水、人文、特色的一个公共文化产品。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每一点的进步都反映出我们这个时代人心公共教育相互的启发和进步。

另外一个我认为现在乡村社会重建最重要公信力的问题,所有公益事业本质上都是公信力事业,我们不能把自己变身中国公信力生产者提供者,很多社会工作意义就会失去一大半,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公信力是乡村社会重建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我们三个发起人非常强调公信力的树立,我们所有行为都是特别尊重我们当地我们父老乡亲,他们对于公信力和透明公开的需求。我们这个组织从来不在没有任何可论证项目的前提下收取任何费用,我们不直接接手费用,我们大家都讨论该做的时候,我们向同乡进行意向性的捐赠,所有捐赠完成我们在我们乡土网站进行全程的公开。在这样一系列的参与之下我个人也觉得找到了一种非常充实的一种自我的存在感。因为我觉得此前无论我做什么样的一种社会的参与我都觉得为小我而工作,当我回到家乡做这样事情我感觉到大我是存在的,因为你充满身心体验进入到超出你自身之外社区里面做工作的时候,那种收获是无可比拟的体会,我说到这里我期待大家的交流。(注: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农村4个领域迎来创业机遇,你准备好了吗?

任何的道路都会有人成功,虽然农村比城市没那么繁华,但只要你有...

周林升 815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853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