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社会化是农业三产化的现代化

吾谷网2013-11-02 17:45:35

阅读(9802)

专题报道: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 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温铁军教授 吾谷网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

专题报道: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



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温铁军教授

吾谷网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小毛驴市民农园)承办的“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于2013年11月1日—3日在上海同济大学举行。在闭幕式上,来自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温铁军教授进行会议总结,以下是其精彩内容:

温铁军:咱们这个会议有点奇怪,哪里有做了闭幕词之后还做总结的。现在我们开会都是快餐会议,半天结束。发言人一般5分钟,然后讨论个10分钟,一个议题就结束了。哪有我们这样的,连讨论两三天,而且每天是早中晚的开,这本身就说明此会非彼会。此会且不说参与者众,各个方面的人多。而且,大家是兴趣盎然。开会如果说开两天,最后还可以剩这么多人的会也是很难得的,看来大家是认同这个说法的。

我想我接下来的说法,大家可能就得掂量掂量了。你们可能很少有人知道,特别是在座做企业的朋友们,你们想用一般做企业的思维来表示不同,但是你们谁知道我曾经是董事长?我曾经是国有企业的董事长,也曾经是私有股份公司的董事长。一直到我到学校当老师,才把企业的职务辞了。我现在退休了,但是还有一重身份,我是中国最大或者是世界最大的农业金融机构中国农业银行的独立董事,企业那套东西我做过,我现在也在做。特别是农业类企业和农业类投资。

刚刚我们讨论农业产业板块的时候,我们的发言者们,他们发言当中的内涵或多或少的含有一些表达。我想我听懂了。为什么呢?其实你们干的事我干过。跟在座各位的农民朋友们,大家也不要想这家伙是大资本家。我当过农民,当年也插过队,而且当过队长。我们是经历过一个特殊年代的人,所以很多事我们都干过。现在很多年轻人抱怨觉得自我表达不充分。我也有过那样的时候,我也年轻过,我也抱怨过,我们能理解各个方面不同表达,但是我已经到了耳顺之年,我62了,因为耳顺,所以我对各种各样的精神,我可以包容。所以今天剩下一点时间,会议的组织者明白,最后剩下多少时间温老师都可以给填满了。

一方面我想做会议总结,一方面我把想跟大家说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说的话说给大家。想想一个什么都干过的人,他的经验,当然还包括我大量国际调研的经验,对问题形成的判断,应该会不那么片面。我最后做的总结性的发言,未必是总结会议,但是对参加会议的各个方面,应该会有一点参考价值。所以,且听我下面的发言。当然在下面发言之前我要特别表示一下我的谢意,特别是谢谁呢?谢我们这些在会议当中前前后后操劳的会务的青年人。不是他们没有毛病,有一些毛病我也看在眼里,但是我没有说,为什么我不说呢?因为我已经宣布退休了,你们会议怎么安排的,过程如何我不看,我只是你们让我干吗我干吗,改变身份了,因为我退了。因此我要有一个参会者的身份,而不是会议主办方的身份。我作为会议参与者,我要表达一下对年轻的会务工作者由衷的感谢。会议主办方、协办方的感谢再一开始就表达过感谢了。所以我就不再重复了。

当我们都在说农业的时候,我们要知道,中国农业走过的一段非常曲折的道路,你们可能很少做历史原因,我要提醒大家,农业现代化的提法是1956年由中央政府提出的,远远早于其他的三个现代化,今天是四个现代化,四个现代化是1963年提出的。而1956年提出农业现代化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我们引进了苏联的机械,生产出了大量的农业机械。中国在1945年形成国家政权之后,不能永远靠小米加步枪,没有现代战争装备很难真正的维护国家主权独立。所以我们生产出了50马力的柴油机,这可以用于坦克,也可以用于拖拉机。你不能不要,但是如果说要的话,全部的成本只能由农民承担。农民怎么承担呢?分散的个体农民可以接受50马力的拖拉机吗?没有办法。所以工业部门纷纷提高农业现代化程度,变成以乡为单位来建设,我的拖拉机才可以被接受,否则的话,生产出来就没有用。所以你们知道农业现代化的第一次提出是工业各部门要求拖拉机下乡。所以要以乡为单位来集中土地,才可以对应使用拖拉机。所以不要说中国没有搞过土地规模经营,搞过。拖拉机下到乡的一级,当然存在很多的问题,比如说不承认农民的土地财产权利,搞了5年。因为1960年出现了严重的三年自然灾害了。因为你这样干,你把机械下去了,成本很高,但是人没有减少,你不是西方,西方可以把当地的土著基本上消灭,剩下的放到保留地里,你就可以大规模的集中土地了,而你这里还是那么多人,人在这里,成本还在这里。结果当时增加了一块成本,导致了农业集体化运转不下去了。1960年大调整,调整到队为基础,允许农民搞小开荒,石边地,把土地10%-15%退还给了农民。双重经营是1961年的事。这个调整,在你们今天看到的教科书里面,不一定有。当时其实只是这个国家药工业化没有办法,这是第一次的农业现代化,失败了吗?在农业上并不成功,但是他有利于国家工业化的原始积累。这个道理大家听懂了吗?这是第一次农业现代化。

第二次呢?经过漫长的过程之后,中国的工业化形成了规模,到了1998年出现了问题。因为97年东亚金融风暴导致了中国城市产业资本出现了生产过剩。我昨天晚上跟你们讲到了过剩的问题,我今天再重申一下,中国发生大规模的生产过剩是1998年,相当于1929-1933发生在西方的生产过剩大危机,最后靠的是二次世界大战来解决这个矛盾。中国靠什么呢?靠大规模的基础建设。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投资机会下降出现了城市工商企业要求进入农业,那个时候我在农业部工作,当年我就是处理人大议案的人。几十家大型工商企业提出要下乡,下乡干吗呢?第一次农业现代化是把农业土地集中起来让产品下乡,而第二次是产业资本下乡,完全不是第一次的情况了。干吗呢?占有农业资源,使得农业变成产业化农业。也就是说农业设施化、车间化,农民变成农场工人。政府坚定的站在这一边,所以政府出台的政策是有利于工商业资本的。

麻烦在哪里呢?这一次的代价依然很大,那就是刚刚周立教授提到的我多年来提到的一个理论,这个成本是转移的。什么成本呢?至少现在说是双重外部性,或者是双重成本。一重造成了农村中自然资源的破坏,农业变成了中国第一大污染源。无论你算不算有直接相关,总之1998年到现在,15年的农业产业化下来,农业成为了中国最大规模的污染源。第二个大的负外部性就是食品严重不安全。这个世界上那有中国这么多的食品事件?所以假如我们第一次农业现代化是拖拉机下乡造成了农业成本过高,最后出现了一个重大损失。而现在呢?中央一直在调整,所以06年提出了农业多功能性,08年提出了二型农业,叫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但是各种利益集团不愿意放弃他们的利益,所以调整非常的困难。现在我们出现的问题,除了刚刚说的双重外部性之外,还有一重,因此连带造成了政府说什么人们不相信。地沟油是大问题吗?但是检测结果告诉你,地沟油的成份和一般的油是一样的。你在饭店吃饭谁敢保证你吃的不是地沟油,你在单位吃饭谁敢保证不是转基因的油。现在转基因到处都是。现在很多企业家说想搞农业,我说你花多少钱做广告没有人相信,因为你是自己吹。你找政府给你帖标签,人家说你是花钱买的。现在连推自行车的老太太卖菜都说这是我们自己园子种的,没有化肥农药。但是谁相信呢?蒋高明曾经是中科院植保所的首席科学家,他为什么要跑去搞一个山东弘毅生态农场。我在北京呆着我收入一点都不低,我完全没有必要做这个事。我们说总得有几个人能做点事情,哪怕不大,但是他是积极的。所以我说我们的会议和一般的会议大部一样,因为各个方面的人都想表达一点什么,即便是没有被大家认可也愿意说点什么,因为我们内心都有一点积极因素的想法,我们都想做点什么。这一次的农业现代化已经发生了改变。中央在07年开始强调生态文明了,12年把生态文明作为战略了。在这个时候,很多先知先觉者,比如说昆山的周总,他是坐拥百亿以上投资能力的大老板,他为什么要搞一个有机农场。为什么一定要到处找能够跟他合作的单位来和他合作?这些人一定是有他的能力的,这些人为什么还要找?我还要多提一两句,最近两三年,我们小毛驴市民农园这么一个小小的不到200亩地的园子上,我们接待了5万多人,来找我们合作的大公司像中粮、华润、万通这些足够大的公司都来找到我们,他们都要转向,转向什么呢?生态化。现在七七八八来要求合作的,要求转向的公司,每周都有。

说明什么?第一波的农业现代化我们调整了。第二波的农业产业化,设施农业、车间化农业、产业资本直接下降,把地圈过来,把农民变成工人,这套做法做到现在越来越困难,要不要调?肯定要调。我们先走一步无非就是为今后的调整积累点经验。为什么一定要调呢?因为当你们在追求农业设施化、车间化的时候,无外乎就是要把农业当成工业来搞。昨天晚上我点评的时候说,我说欧洲已经完成了去工业化,欧洲只有少数国家是工业化国家,大多数国家已经去工业化了。我们知道中国是世界工业第一大国,我们的沿海也开始静悄悄的去工业化。其实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家的三位获得者,他们就在重术重新定价的机制。其实农业也是如此。为什么现在经营农业的人感觉越来越困难,是因为大家还没有从产业化原有的十几年的发展当中跳出来。我请各位注意一下,我为什么说我这个人什么都干了,而且做了很多的国际比较,我的经验算是老道一些,因为我们发现第一产业要素已经被二三产业重新定价了。因此我们要对转型做一点归纳。

我们说现在的做法看是社会化,其实对立的是产业化。其实我们看到的社会化是农业三产化的现代化。第一阶段的农业现代化他参照的是苏联、美国,我们在50年代学苏联,那个时候是提高规模经济。到了第二阶段是想用工业方式改造农业。我说了有成绩也有问题。昨天我讲了农业现在也是过剩的,我们中国这一块农地上,我们扣了全球80%的大棚,生产全球70%的淡水鱼,67%的蔬菜,你人口多少?19%,是不是过剩你们自己判断。我们知道一条,你们如果经常看新闻联播,他曾经报道过,中国人浪费的粮食可以养两三亿人。你只要不浪费,你现在都不用粮食增产了。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现在你超产了,浪费的两三亿人的口粮。浪费了至少15%以上。蔬菜浪费了多少?50%以上。这是我们二产化的结果,他的产量提高了,但是菜贱伤农的事情不是问题吗?如果用传统的二产化的方式继续对农业领域进行投资,我想恐怕很难说经济。提醒大家三产化可能还有一些机会。我们现在所说的化,其实就是三产化。为什么?这就是我刚刚开始讲的和设计结合,设计是三产,设计当中的最有创新能力的是题材,题材是三产。设计最直接结合的是文化,文化也是三产。农业社会化,意味着农业三产化,社会的广泛参与,意味着农业三产化的重要的条件。不要简单把我们这些年来介绍的案例,看成你们只重视农业的公益性和社会性。那是你们不知道我当过董事长,你们不知道我脑子里也可以算投入产出,你们不知道我曾白手起家,零成本起步。怎么可以做到一年至少八九百万的产值呢?而且亩均产值8万。比一般的农业产值要高很多,我们知道大棚撑死一年也就是一两万,两三万。而我们现在做到了平均8万,其中有一个重要的机制性的特征,大家很少讨论的,我们的风险谁承担的?是我们承担吗?不是,是消费者承担的。农业是承担双重风险的产物,既有经济风险又有自然风险。因为风险过高而使的所有投资人都很犹豫,能不能有效克服掉自然风险和经济风险呢?很难。因此我们风险共担,如果说你没有一套功能,怎么让消费者来和你共同承担风险呢,他是个教育的过程。所以这个农业承担了方方面面的功能,用这样的方式才可以保持农业的可持续性,而不是一锤子买卖。当我们把三次农业现代化稍微做一点归纳的时候,就告诉大家50年代的农业现代化是农业土地规模经营以接受拖拉机这种一产的现代化。90年代现代化是车间化、设施化的农业被工业来产业化的现代化,是二产化。现在叫做三产化,把尽可能多的三产内容加进去,就规避了三产对二产的重新定价。现在为什么很多人谈慢食运动,慢生活运动,因为三产领域当中,很重要的就是农业的休闲、体验、旅游功能。前不久我和旅游报的人对话,他们一上来就说,今天我们要开辟乡村旅游,如何组织客源什么的。我说你们所说的一切都是产业化时代的乡村旅游。你们想把产业化的经验照搬到乡村里来的。大部分人没有认真研究中产阶级的崛起对农业消费的新需求,包括你们做公司的,你们请了那么多的调研公司帮你做项目,谁告诉你中国发生的最大变化是过去的消费对象是小资,而现在的消费对象很大程度是中资群体,而且中资在引领消费。农业怎么可以跟上这个潮流呢?还是过去那种追求规模化的产量吗?你的产量越大,中产阶级越不买账,因为他不愿意随大流。我说今天农业三产化的条件首先是社会结构变化,消费结构变化。还有二产化造成的代价太大,转向社会造成了社会强烈的不满。三重的外部性,使得很难维持。所以我们先走几步,做点实验,无外乎是告诉大家,我们要形成一点不同于大家所认识的农业模式的经验。

这也怪不得各位,在座的对这个问题理解不到位。是因为我们百年来,主要形成的是追求产业的文化。所以,我说统计的娄永琪院长年轻,思想非常的活跃,他上来就讲文化,讲哲学。中午拉我去参加他的讨论是讨论的创意哲学,被我在历史空间当中穿越了一下,也是留了一大堆的难题。但是我们要明白,农业本身就是文化。就是一种用人和自然之间结合的方式来形成一种文化。那就是农业。因为他本来就具有文化的特征。

12

吾谷专栏

更多

农村4个领域迎来创业机遇,你准备好了吗?

任何的道路都会有人成功,虽然农村比城市没那么繁华,但只要你有...

周林升 815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853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