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ioManzini:在体制下创立试验区是农业大设计的可行之路

吾谷网2013-11-02 14:44:30

阅读(2607)

专题报道: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 米兰理工大学设计系教授EzioManzini教授 吾谷网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

专题报道: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



米兰理工大学设计系教授EzioManzini教授

吾谷网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小毛驴市民农园)承办的“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于2013年11月1日—3日在上海同济大学举行。来自同济大学的客座教授、米兰理工大学设计系教授EzioManzini先生发表了精彩演讲,以下是其精彩内容:

EzioManzini:关于公共管理部门的问题,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作为一个欧洲人的经验,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都非常感动能够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在一起参与一个设计议题的讨论。因为以前在各个大学和学术讨论会里面是从来都没有能聚集这么多人的。我第一次和中国有联系是2000年,受江南理工的邀请在那里做首席教授,13年前在一个设计院校里面开始讨论可持续发展。几乎没有人能理解,大家说我们是一个工业设计院校,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但是13年后,我们在中国有这么多的合作伙伴,我们这么多人在关心这样以前没有考虑过的问题,我只想说一句话,时光飞逝,光阴如梭。

今天我们在这里讨论和农业有关的问题,在世界各个地方所有设计院校的人都非常热衷讨论这个问题,大家都在关心如何去改变农业在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结构中的位置,如何给我们有一个新的关于食物和农业的概念。所以我们天天在讨论接地气,大家说的都是从这个东西出发,但是我们仍然讨论的是一个非常国际化,非常具有普遍性的一个议题。我们都在试图为未来人类的文明是什么贡献一份力量。这个事情是一步一步往下走的,和农业有关的设计讨论,和设计有关的农业讨论,第一步就是把这个话题传递出去,让设计界的人考虑这个问题,在做农业的时候思考这样的方法论,这只是第一步,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讨论,只是给大家一个信息,我们在这个领域里有这样新的东西。

其实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在我看来已经走到第二步了,我们在非常严肃的讨论在做设计有关的农业或者农业有关的设计的时候,我们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土地权的问题,还是公共管理层面的问题,还是技术上的问题?请大家相信,这样的讨论已经远远超过于第一个阶段,只是去传播,这个时候就我在世界各个地区的设计界来看,已经是走得非常非常前的一步了。

在社会创新基本上出现了十年之后,我们来讨论在农业里面和公共管理层面的关系,其实这个事情可以引申到所有的社会创新的案例里面去,比如我们讨论到老年人的看护也好,小区里面儿童的看护也好,所有的事情,所有的社会创新里的事情都会碰到这个关系。我们一直讨论很多事情是从底层出现的,很多事情也可能是从顶层出现的,这个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无论在中国也好,在欧洲也好,可能展现的具体表象不一样,但是本质是一样的。无论是从底层发生,就是由普通老百姓自己进行创意,或者从顶层,公共管理部门有所行动,我们不要把它单独割裂来看,我们应该把它视成一个循环,我们把人们自己的创新推动到顶层去,把顶层的想法从底层来实施,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创新才可能是持久的。

如果想让民众参与进来,我们会面临一些问题,想让公共管理层面、政府层面参与进来,可能又会面临另外一些问题,这两种问题可能是不太一样的。我们在接触的这些设计案例里面,很多人都是在讨论如何使民众能够真正参与起来,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和工具,使普通人进入到社会创新的活动里面去。但是和这个相比,来讨论怎么能够使公共管理部门参与进来,这样的讨论实在是非常非常少,这个层面不一定是最顶层的政府部门,可能是中层的管理部门,一些行政部门。如果我们从字面意思来解释,所谓政府管理用了一种学院或者机构的名词来形容它,它本身就是为了体制,本身就是为了制定这些规范,让人们使用这些东西,所以在词面意思就是非常难以改变的,这个事情不但在中国,即便在意大利和其他国家也是这样的,它具有这个本质。

所以我建议有一种可行的方法,我们可以创立一个试验区,在这个试验区里可以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但是这个试验区本身是被这个体制所认可的。如果这件事情本身离体制太远的话,你们自己去做好了,我们完全不干涉,他们就有可能不会被融合进来。如果是在和体制太近的话,他们可能很快就会把这个事情消灭掉,因为本身你试图来改变他们,而他们自己的意图并不想改变。所以可以创立一个体制之外的小型的试验区,这种试验区的名字可能不太一样,我们中国的试验区也好,自治区也好,他们都有一些新的尝试和新的做法,本身有一个探索,体制认可这个试验区的探索可能是失败的,所以我们要从失败中形式学习,改变自己的思路,全世界各个地方都有这样形式的存在。

最后,我非常喜欢试验区这样一个东西,试验区本身既被体制认可,同时它是被允许失败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我们所有的东西都要从失败中学习,但是体制内是不可能的,体制是不允许自己失败的,所以在试验区里面,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创新,我们都可以允许自己失败,跟体制合作,进行这种失败性的探索,这种情况下才可能实现真正的创新。这是最后的一些建议。(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它160元/只,价格还在涨,农村养殖前景看好

细绒兔属于肉皮兼用的兔品种,体型大小适中,耐粗饲,具有较强的...

周林升 903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601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