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昳:农业电商如何重塑中国农业新生态?

吾谷网2015-07-27 14:07:53

阅读(7852)

但经过一亩田四年的探索,我们希望,互联网+的战略能够帮助传统农业实现突围,因为互联网、农业电商的模式对种植、交易、流通等等各个环节甚至是对社会关系都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尊敬的陈晓华副部长,张合成司长:

很高兴能有机会在这里向各位领导和各位同行,分享一亩田四年来的创新与思索

先看一张图(河南瓜农进城卖瓜夜宿街头)。这是中国最传统的农产品交易场景,过去几百年,扁担变成了马车,又改成了三轮车,街头也有了街灯。但中国农业依然在原有的生态逻辑和空间中缓慢前行,没有质的飞跃。

但经过一亩田四年的探索,我们希望,互联网+的战略能够帮助传统农业实现突围,因为互联网、农业电商的模式对种植、交易、流通等等各个环节甚至是对社会关系都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这个观点从何而来呢,先回顾一下一亩田过去四年做的事情:

一亩田创业到现在已有四年时间,一亩田是一家专注于农产品大宗交易与综合服务的互联网公司。我们的创始人邓锦宏先生是个1985年的小伙子,创业之前在百度任职,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6岁,一个非常年轻、正能量很足的团队。

先看一亩田的5组数据:

3个到3000个

2011年9月,3个小伙伴开始创业,2014年7月,一亩田发展到50人,今年7月员工数量超过3160人,其中超过2500个员工分布全国农产品主产区。

63个和910个

目前一亩田与63个政府部门达成战略合作,这里面有县政府,也有5个省政府。同时我们还在国内910多个县设有办事处。

30万、1.2万和220万

一亩田平台目前每日有效信息量30万条,涉及农产品1.2万种,活跃用户220万个。主要是农业种养殖大户、合作社、经纪人和批发商、商超、餐饮连锁等。

2个100亿

去年7月份,一亩田开始做线上+线下交易服务,第一个月交易额为50万,第二个月就突破了3000万,到今年5月6日,总交易额突破第一个100亿。从5月6日到6月28日,突破第二个100亿元。

日均3.6亿元

目前我们的日交易额是3.6亿元。线下交易量预计会乘以3或4。为了方便用户线下交易,我们把每条交易信息的联系人电话全部开放出来了。

在一亩田深入的县域,它给农业生态带来了哪些改变?

过去一年,我们在河南的焦作,在黑龙江的勃利县,在全国的很多地方开展了战略合作。我们也发现,如果牢牢抓住农产品流通的关键环节,就能形成强大的链式反应,进而影响这些区域的农业生态。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

一:互联网让农民增收,解决生存问题,形成利诱机制。

国内农业电商很多,但是在现阶段,尤其在物流和基础设施不完善的农业大省,传统电商的B2C模式(开网店零售),短期内无法全面带动农业市场发展。农民一年收获三两次,蔬菜几天不收就会烂在地里,蔬菜运输需要冷链支持,零售模式无法迅速解决小农的散在问题。只有B2B模式主导的供应链整合,才能大规模的解决农民收入问题。一亩田的发展速度也证明了这一点。

农民收入问题本质是信息不对称问题。而b2b电商就像农产品的调度站。如果你能在合适的时间,以合适的价格,以最快的流通效率和速度,送给最需要的顾客,你就能同时赢得用户与市场。因为我们的出现,那些因为找不到卖家烂在地里的菜,很多因环节多而浪费的路费和时间,以及带来的生鲜损耗,这些价值都会被拯救出来,交还给农民。

和其他平台不同,一亩田只专注做农产品进城,解决农产品卖难和卖不出价的问题。这一块已经做到了规模最大。比如在河南扶沟汴岗镇,一亩田帮助汴岗农业科技园1250亩胡萝卜卖掉了600多亩,销往国内北上广,以及巴基斯坦、越南等地,每亩多卖150元左右,增加收入36万元。今年1月到7月,我们在全国范围解决滞销达70多起,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很不错。

二、互联网推动农村组织化:弱者变得强大影响力重新分配

传统的农村有能力进行组织化生产的,比如合作社,往往是生产能手、大家族、村长。但在新的时代,那些懂得互联网的年轻人,最快掌握需求信息的年轻人,更可能成为一呼百应的市场领袖,他们能够整合更多农民集中生产,形成组织化体系。我认为,互联网是草根的生产力,它正在改变传统的农村影响力结构。

在焦作博爱县已经出现了这种迹象:一些和一亩田合作多的经纪人,已经成为当地最有话语权的农户代言人。他们正在推动田头市场、产地市场的互联网化改造,成为新的农业生态的带头人。这种改变刚刚开始,但意义非常深远。还有很多县域,很多大学生返乡创业,他们把需求和市场交给一亩田,把生产交给自己,他们正在成为新的农业力量。

就如工业现代化一样,组织化也是农业现代化的前提。互联网帮助农民卖掉农产品,打造出一批返乡创业的新农人,形成新的组织化生产单位,进而集中生产,提升效率。再多讲一步,更多的先进生产力回归农村也必将让农村的社会关系发生改变,提升农村的文明层次,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的问题得到缓解。

可以说,没有组织化就没有一切。有了组织,才可能有分工,有现代的工具和农业技术。比如无人飞机施肥,虽然成本不高,但这绝不是个体农户就能做的事情,只有高度组织化的机构才有能力部署。

三、互联网倒逼农业生产:农民更懂需求,个性化生产、初级加工前置

在传统农业利益链条中,农业生产者在整个产业链条的收入占比不超过15%,远低于先进国家的30%。

互联网完成了信息透明、干掉冗余环节后,农业生产和市场目标距离会变得非常近,彼此之间的对话会变得直接而目标清晰。在一亩田平台,采购方和生产者的每天聊天内容都超过10万条,新的时代,他们一定会心有灵犀,深深相爱。

一个是需求方直接倒逼,比如乡村基等大型餐饮机构,通过一亩田,在黑龙江的大米合作社实验订单农业,每年交易额达5000万元,已经取得了很不错的效果。

一个是生产方主动贴近需求,创造新的市场空间。比如7月份北京晚报最近的一个整版,报道了唐山曹妃甸的一个农民,不仅通过一亩田卖掉了50万滞销冬瓜,今年还通过分析一亩田行情大数据,提前预测到有机菜花的一个市场空档期,让他的菜花价格翻了一倍,多赚了5万元。

互联网时代的农户,也会更容易介入农产品初加工环节。以前农民无法初加工,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产品卖给谁,不知道需求在哪里,并不是没有初加工的能力。在一亩田深入植根的一些县域农村里,一些销路大的农民,已经开始从源头开始进行初级加工,减少损耗也增加了利润。

四、未来的生态:产生更多裂变效应,催生无穷可能。

互联网一旦催生新的农业生态,生产和流通就会变得标准化、规模化以及专业分工趋势。

比如以前是农产品生产和贸易一体化的,农民既生产又是经纪人,采购商既做批发又做分级。而在新的农业生态中,农业生产和服务会进一步分离,贸易和服务会进一步分离,市场各个参与主体会越来越敏感。

一亩田自己也在裂变,我们是农业新生态的一部分。按照目前速度,我们年底会实现交易规模1000亿,明年目标5000亿元,后年或许1万亿。一亩田一旦成为农产品的「超级买家」,我们就可以帮助制定更科学的生产和流通标准,帮助农民提高服务水平,推进农业发展进程。

同时,我们通过越来越大的交易规模,可以创造新的商业模式。比如我们拥有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交易大数据,这就是中国农村最完备的征信体系,任何金融机构都可以和我们合作,为农村用户提供金融服务;我们也是中国最大的第四方物流平台,我们可以向中国3000万辆物流车提供信息服务,让他们更高效的运行。我们还可以通过大数据指导各级政府和农户的科学生产。我们在创造新的价值的同时,企业也能获得发展的动力和资金。

一亩田目前是解决农产品销售的能手,但我们绝不仅仅是为农产品交易而来,我们是为整个农业生态而来。我们的愿景是创造农业新文明,这包括三个层面:让流通更高效,让生产更科学,让食品更安全。这是一亩田的雄心,这也是一亩田的责任,这是一亩田的格局,也是一亩田的未来梦想。

在互联网+农业的新生态中,也许落后的中国农业如同中国的互联网一样,存在巨大的后发优势,未来10年,我相信中国一定能出现美国嘉吉这样巨大的农业公司,甚至打败它。中国的农业不仅靠农民自己改变命运,也要靠我们互联网群体,要靠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我们有无知者无畏的勇气,有幸踩在成功的边缘。就算失败也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小伙伴吸取教训,找到更接近成功的道路,帮助中国农业创造新的生态和文明。

感谢大家!

标签 : 互联网+农业

吾谷专栏

更多

农村4个领域迎来创业机遇,你准备好了吗?

任何的道路都会有人成功,虽然农村比城市没那么繁华,但只要你有...

周林升 920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853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