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念民:传统村落培田引发的思考

吾谷网2014-12-08 15:56:41

阅读(3113)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福建省连城县培田村村民、建筑师吴念民在“第二届中国爱故乡论坛”分享故事,内容如下:

我来自北京,可是我是逃离美丽乡村第二代,我是一个建筑师,因为我刚才听了很多嘉宾的发言,给我感触非常深,一个是他们有精彩的故事,一个他们年轻人思维敏捷,发言速度很快,我自愧不如,整天跟图纸打交道。我来到这里做这个发言自己都感到很意外,来参加这个会感到很意外,因为我没有很多事迹,也没有什么很好的观念。因为我去年在北京开这个也是爱故乡的活动,这次嘉宾去年很多去过。我突然之间在会上有发了不合适宜发言,引起了与会者的注意。事后我又写了两篇文章,想不到得到了爱故乡组委会的重视,我的文章也得了一个三等奖什么优秀奖,今年还叫我参加这个会,自己感觉到很意外。我和前面所讲的不同是说我是对传统村落的保护,对城市化现状还有对三农的问题,我是很忧虑的,我没有那么乐观,我的发言有点像泼冷水,去年的会上我也是这样,所以我这次能来这个会,很感谢爱故乡组委会张老师,翁老师,还有黄老师,这几位年轻人,开明开放,让我老是唱反调的来开会,发一点不同的声音。

中国的城市化现在发展得非常快,我这个福州我是蛮熟悉的,以前在这里学习、工作过,在福州附近,我还会说几句福州话,我从厦门坐车到福州,从福州北站坐车到这里,结果我从福州坐车来这里跟我从厦门坐到福州的时间一样多。说明我们城市化已经是一种病,扩大得非常快,农大附近有金山小区,我去看过,以前才1000多平方,现在1万多平方,城市在快速发展,超出我们的预料,农村在集聚消失,据冯骥才他们的统计10几年来全部传统农村消失了95万个,平均每天消失几百个。我在会议之前在赣州参加了一个叫做客家文化高峰论坛,讲到一个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客家文化在内,一些文化遗产保护问题,我说一句话,当我们传统农村消失之后,什么传统文化都不存在了,我们住在几十层楼里面,人与人之间不来往,就剩下一小块空间,还有什么传统文化,我们讲的这些东西都没有存在的土壤,就是说保护传统村落这块载体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才有生存的地方。虽然我一直唱反调,可是我对我的家乡还是很热爱的,对传统村落的消失、衰亡还是深深忧虑的。

我是一个建筑师,从事建筑的施工、土建施工建筑设计40几年,我在这个1999年以后就是因为受到清华大学几位教授的影响参与了乡土建设的调查研究,呼吁保护传统古村落。可是10几年来很不乐观,10几年来是传统村落消失最快的10几年,我们天天呼吁,去年跟闽西日报摄影记者准备编一本书,我在龙岩市所辖七个县,最角落的村庄都去了,跑了两个多月,什么感觉说不出来,大量的传统村庄、民居处于破败、消亡的地步。我的家乡培田村侥幸保留下来,据说我们福建省找不到几个,这是非常可怕的现象。我刚才说了传统的村落现在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的载体,因为种族是几千年农耕文化,以农业为主的,所以我们的传统文化大量应该根植在农村,农村没有了,我们的文化也有没有了,所以对传统村落的现状,我是非常忧虑。现在高层重视了,底下叫做县、乡或者市怎么样认识这个传统村落的保护,就是传统文化的载体的保护,像这种会是非常重要,有这样的认识,像我们有温老师,张老师,有我们这些志愿者,大家努力。

我是建筑师,从建筑说几句,三分钟。建筑是这样子,因为我跟大家讲一下子几分钟讲不完,我开了一个博客,搜吴念民三个字就可以看到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几百篇文化大部分关于传统村落保护和培田的看法,培田不多介绍了,来这里是作为培田来参加,实际上我已经是离开培田第二代了,1999年作为政协委员身份给县里面领导建议保护培田,做了推动工作,可是像我这样子做出对培田比我贡献大的还有在,我到培田去自己住旅馆,我作为培田人不太够的,培田是我生长的地方,感情是很深的,配天是美丽的乡村,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像刚才教授讲的我们不是保留过去的,我们保留它的精神,可是我们应该在当然昨天我们在看电影看到那个他们重庆山沟村子,看了我心情沉重,1949年到现在60几年,现在还是这样的村子,我们培田好得多,我们现在建设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不应该是那样子的东西,可是不能够说像杭州,高速公路的小洋房,欧式的,也不是那样的,我们要搞既有我们的民族传统,又有地方风格,又是我们自己的东西,这个东西怎么样找到结合点,刚才那位说得很好,刚才还有两位是学习建筑学的来参加这个会,这个任务应该交给他们,怎么样在保留传统文化前提下,又创造出我们现在的新农村,这个任务对年轻人来讲非常重,搞了几十年建筑,我在这方面工作做得很不够,设计的房子,施工的房子,现在很多作为垃圾拆掉了,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最后说一分钟,不久前到德国,德国的城乡一体化,我写了一篇博客文章,给我很大的感触,德国的农民劳动力占总额4%,他们不会凋落,农村照样很兴旺,在新集镇可以买到几万瑞士名牌表,农村里面很多人住,不是种地,他们在农村生活,在城市工作,这个城市一体化对我们是很好的借鉴,为什么我们的农村不能,退休老师,像我的老家一样,高祖父曾经是光绪18年的进士,他就是回到乡下,我们的农村为什么留不住精英阶层,我想只有张老师说的这个农村的问题关键还在人,创造一个环境,一个氛围,在知识精英、退休官员、老师文明回归,农村里面不会像电视上演的都是信邪教都是愚昧,只有文化回归,我说道这里,谢谢大家!(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农村4个领域迎来创业机遇,你准备好了吗?

任何的道路都会有人成功,虽然农村比城市没那么繁华,但只要你有...

周林升 815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853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