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胜萱:设计师眼中的新田园主义

吾谷网 2014-12-08 04:56:57

阅读(11721)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东联(上海)创意设计发展有限公司首席设计师朱胜萱在“回到社区—生计融于生活”专场论坛中发表演讲,内容如下:

大家上午好!我来自上海我叫朱胜萱,我是一名景观设计师,也是一个NGO的发起人。我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做了2004年做了世博公园。其实在2010年结束世博会整个过程以后,我的整个团队投入到第二个大家可能听说到的项目就是都市农业的行业,这是从2011年开始到2014年坚持一件事情,就是都市农业。

大家听到部分分论坛,上海已经实施了17个把农业和农业生活引入到城市。我今天想给大家介绍的其实是除了在都市农业半城半镇或者城乡互动两个领域,大家看到都市农业在城市领域的一个领域。第二个做了两个案例新田园主义梦想和莫干山,两个案例很巧合在上海周边,都是在山里面,在乡村。这是我们在湖州莫干山一个乡村休闲的实景,大家知道可能有部分同学或者来宾知道莫干山,那边有一个高大上的五星级的酒店,我2011年开始做莫干山镇的旅游规划,从建造、实施到推广的一个项目。最受大家关注的可能是大家看到的一个小的民宿13间房的民宿,是湖州水源保护地,所有的遗产,以及畜牧业、养殖业、农业全部被目前停止。所以整个农村虽然是很富裕,但是处于没有经济来源和收入的地方。我当时在做莫干山镇旅游规划的时候,政府没有土地财政或者没有产业收入来源。这是在大山环保之下60亩的农地,当时我租下来的,当时苗圃被租以后,外面或者整个土地是贫瘠。我不是特别的对农业知识了解,但是我看到土地的时候连我也知道其实已经没有办法再生产出农作物了。

这是在两年的时间我们局部清理这个土地,挖走以后再挖出来,土地是非常贫瘠的。整个水系和农业是完全崩溃。我们通过三年的时间开始逐步做土地,改良的时候部分农产品,一直到2014年今年夏天才有了这是第一批种植的作物,第一批的收入。也有了部分的乡村旅游和采摘活动开始。我们在一年所有农业投入的时候大概有到20万、30万左右,但是收入不到5万块钱。

为了对附近的农地做出回馈,实际上是一个联动的项目,边上有一个标的曾经是小学,大概十年前是小学,后来作为养鸡场、养猪场不同转换的集体资产。大家看到是这么一个场景,周围的环境很漂亮,但是这个地方已经走不进人,荒废大概五、六年的时间。当时我是建造他的时候并没有想好真正用来做什么,只是觉得那个地方太可惜了,我租了下来。开始建造和设计,作为一个设计师的活动的场地或者是居住和度假的地方。我们做了很长的时间,因为一般大家知道我们做一个快速的工程五个亿、六个亿的工程可能在两个月,为了做这个我们花了两年时间。从设计到建造以及到整个室内,所有事情。其实大家看是一个很普通的房子,当时很多设计师要造一个什么样的房子,我说造一个属于那里的房子。听的很模糊,但是很难实现它。所有的工艺和建造都是用现代的工艺来做的,但几乎我们想要做出一个适合那里的房子。铺地在村子里面已经只有两个人可以做,是用原来的制造工艺,其实就跟刚才那位女士分享的很多的手工艺已经消失,连建房子最基本的铺地手工艺也已经消失。

最后选用的也是现代的材料,造了一个我是认为跟那个地方很搭的房子。所有的室内没有用任何的涂料、油漆以及人工合成的材料,都是原生的木板,地板、家具、灯具都是用平常材料的使用来完成的。包括里面的器物。这是夜晚的照片,那边可以拍到萤火虫和星空,所有的餐厅和住宿现在对外开放。通过两年的时间,居然这家不起眼小民宿,在今年评上全国最佳民宿,拿到最时尚奖。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乡村改造的案例。

我希望改造乡村的时候,我们有很多的乡愁或者很多的很沉重的东西,但是我其实希望用一种很快乐,很小清新的方式介入到乡村里面去。所有人进了以后觉得很清新,很舒适,没有乡愁的概念,觉得那个地方是美的是舒适的。

刚才看到很多农民其实不太理解自己的房子,他们喜欢美,但是没有人对他们进行美学的教育。所以把这个房子复苏出来,让乡村本来有的工艺和原本的材料加上美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在这些房子的过程当中,整个莫干山镇的房子改变了,人们觉得有价值,自发朝着这个方式来做。乡村里面应该有时尚和快乐,我们引入了面包,在乡村里面可以吃上最好的甜点和马卡龙。里面有很多的活动,我们举办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几乎每个月在那个场地里面发生这样的活动。其实它是一个非常细致和细微的工作,我们开发建设设计只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物质空间的辩证,在这里面从产品到联动,室内、视觉艺术、文创、市场调研、经营模块规划,到沙龙策展、产品生产等等,是一个非常大的逻辑在里面蕴含。大家都觉得我们到乡村里面去做一件事情,乡村里面做任何一件事情要比城市要难,资源是匮乏的,组织机构是不齐全。我们用最齐全的组织构架去干预乡村的事情,我们用商业的姿态介入的,希望用商业改变它。

其实如果说乡村休闲实践在莫干山是一个文化活化乡村,莫干山是自己的团队力量介入,资金和团队力量是有限的。复苏过程当中是慢慢,是一点一点,是自发的。如果在全中国每年几乎要做20个、30个大的区域规划和乡村,城镇和城乡统筹的浪潮,十年之内把身上一点点想要有感觉的地方全部扫平了,但是在那个过程当中最大推动力就是土地财政和商业开发的力量起到巨大的作用。那么怎么样去做,我觉得我们集团内部有一家房地产公司,我们就不停地在做房地产,进入到了农村。怎么办?其实我加入这个公司做的事情,希望用我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个基因。田园东方就是我们实现的项目叫田园综合体,叫新田园主义。

其实两个项目对乡建情怀不太一样,用商业的姿态介入,我希望用商业的干预让整个乡村起到新的变化,不是那种把所有文明都摘取掉,把在地的文化保留下来,在地的食材做了更高的价值。解决农民的就业,让他们在地获得更大的收益,过上跟城市一样的生活。我是来自乡村的人,虽然在上海做上高达的设计师,我觉得我离不开城,但是我也忘不了乡,所以我们选择了半城半乡。在城乡互动发展促进中心里面我们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个新型城乡空间关系理论研究,每年做出版物和书籍的翻译。大家看到一个是都市农业,一个是乡村休闲。第二个都市农业实践过程当中,我们找到商业模式,让农业和城市不再隔离。现在乡村和城市似乎是隔离,其实就是农业的活动和农业的生产跟城市是完全被隔离的,我们希望都市农业的实践找到新的商业模式,让农业进入到城市,不是简简单单的消费。还有乡村复兴建设实践,两个项目都是我自己运营的。还有第三个项目,我们已经开始了,希望下一次会上跟大家分享,谢谢!(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农村4个领域迎来创业机遇,你准备好了吗?

任何的道路都会有人成功,虽然农村比城市没那么繁华,但只要你有...

周林升 871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853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