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明善:关注乡村未来 重塑乡村教育价值

吾谷网 2014-12-08 04:18:38

阅读(3878)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河南信阳乡村建设协作者中心主任、河南信阳市平桥区科技局局长禹明善在“回到社区—生计融于生活”专场论坛中发表演讲,内容如下:

我今天向各位汇报一下郝堂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农村的问题根源在于农村失去了自我的造血机制,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同志在各地做的乡村建设者的实践,郝堂村是想紧扣自我造血机制。

第一个问题就是要回应一下乡村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有了自我发展的动力,但是乡村它应该以什么样的形态,乡村是一个社区,是一个共同体,这个共同体它应该以什么样的形态来凝聚人心。生态文明的村庄和内生动力机制的路子探索出来之后,我们发现人回来了。比方说郝堂建设两年之后,有一百多个年轻人回来了。我们首先把返乡的青年组织起来建立了合作社,孩子也回来了,原来的小学生70个孩子,现在小学生200个孩子。我们用什么样的教育来培养这个村庄的未来人呢?我们就探索了可持续发展的教育。

我们有一点体会,就是如何探索政府、农民组织和社会组织在乡村实现多元共治的这样一个途径。如果说郝堂实验的模式或者说路子,我们说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来发展集体经济,通过集体经济的发展来培养村庄的内生自我发展动力,促进社区综合发展。所以我们把郝堂实验,就是我更倾向于说是郝堂村的叫做乡村社会的建设。

什么是内置金融呢?是这样的,2009年我和李老师到村子里,到村子里见到村主任,郝堂其他的就是说和其他村子一样,大家都知道乡村空心化,垃圾污水横流,另外基层组织空状,农民缺乏组织。

这个资金互助社是怎么运作?就是让年轻人发起,由社区外的人来协助,让村里面的老人做社员来加入资金互助社。七个发起人作为敬老社员,是不分红的。你的钱放在里面,没有利息,利息收入就是资金给村里面的人年轻后生发展贷款。利息收入40%来给老人发养老金,我们第一年我们10月份挂牌的,每一个老人分了320块钱。我们第二年每一个老人分了550块,第三年每一个老人分了720,第四年、第五年分了800。资金的规模由原来34万,变成现在的340万。入社老人由原来17个老人,发展到现在210多个老人。村里面的老人80%都加入了互助社。

这个资金互助社,这是分红的情况。它的作用第一个是盘活了村庄的资金,让年轻人发展生产有了资金,有了贷款资金。第二个让老人的地位提高,老有所养,老有所为。第三个就是让老百姓通过自己的合作,看到自己的力量。第四个就是他企图通过他就弄这个内置金融,把农民的土地静态资产变成流动。还有让村支两委凝聚地位得到提升。在后来的村庄建设过程当中,就是说他有了自主建设自己村庄的资金。我们在修复村庄的同时,是以村支两委为主体进行建设自己村庄的。这是内置金融发生的一些作用,当然它在今后的村庄的治理方面也会发挥一些作用。这是我们探索了一个通过内置金融为切入点,发展集体经济培育村庄内生自主发展动力的一个机制。第二个方面郝堂就是修复了村庄,以修复村庄为重点,把乡村作为一个社区,来改善乡村的公共服务的功能。大家知道现在乡村的标的其实是乡村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我们做了哪些事,做了垃圾分类、房屋改造、污水处理、改水改厕、人居环境的改善。这是我们的资源分类中心,这是原来的房屋,这是改造后的三合院。改造的过程当中让农民认识到了他的过去,他这个房屋也是很有价值的。这是改造前的一号院和改造后的一号院。这是对污水进行了处理系统。在公共服务方面,学校、养老中心,包括乡村的礼堂、露天的舞台等等。这是对水系做了一些整治。

这样来修复一个村庄,显然从某种方面是激活了村庄,年轻人回来了,我们村庄里面的年轻人做了这样一些事情。一个是注册了郝堂乐龄养老服务中心,我们建设了一个岸芷轩这样一个开放的公共交流平台,成立了青年合作社,组建了郝堂的乡村公益站。

我们关注乡村未来,重塑乡村教育价值。这些孩子未来就是乡村的未来,我们对乡村的教育做了一些努力。我们办学目标就是知自然、爱家乡。我们把学校和社区,打破学校和社区这种界限,农民种地,孩子在小里面要种菜,农耕。村里面搞环保,我们的环境教育的课程在学校里也有。大家知道小学是养成教育,在课堂培养孩子的良好学习习惯、阅读习惯,在生活中培养孩子的生活习惯。我们有尿粪分离的厕所,就是要让孩子们,这是台湾的老师设计的尿粪分离的厕所,大便和小便分离,小便集中处理,大便完了以后把草木灰或者干土给盖上,这样一些动作为下面的环节减去了很多的麻烦,教育孩子节约用水,要珍惜水资源,然后他没有特别的臭味,教育孩子如何堆肥。还有他告诉孩子乡村的厕所也是可以做的非常的干净。另外关注乡村教师的职业,我们发起“为乡村而教”乡村教师成长俱乐部。

最后一个方面就是郝堂大家知道在村庄修复的过程当中显然就是在提供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这方面,政府有了一定的投入。当然这也是应该的,要不然这十年投资八万亿就是支持农村的,整个项目资金。但是往往这一块资金的使用过程当中,也让大家对郝堂有一些其他的想法。我认为事实上郝堂是在探索一个政府和农民组织和社会组织在多元共治的途径。大家知道政府组织不像社会组织那么有专业,有那么多的社会资源。但是社会组织也需要和政府的一些合作,但是在我们信阳政府知道自己的位置,就是购买社会组织的服务。然后让不同的社会组织在乡村社会来施展自己的才华。我们在村子里有做乡村教育的公益组织,有做乡村建设的公益组织,也有做健康教育,也有做乡村规划,也有乡村景观的,以及环保这类的公益组织。在政府搭建平台的同时,我们在培育乡村的自组织。一个对现有的村支两委按照村庄发展的需要进行一些功能改造。另外我们对像“夕阳红”养老这样的组织,改造成社区类集体经济的组织,这是我们正在构建社区治理的平台。多元共治的乡村发展这个平台,既是社会治理的一个应有之意,也应该是现实选择。这是把村支两委这是共同体的成员大会,村委会是村庄建设管理和社会治安。村经济联合社来发展经济,社区服务有更多的社会组织来参与。我汇报就这么多,谢谢大家!(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当下农村这4个创业项目投资小,是赚钱的好模式

最近各个平台掀起了马云退休话题的热门,很多人这样评说,马云是...

周林升 279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615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