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兰香:捍卫家乡山水 创业有机醋

吾谷网 2014-12-08 03:02:28

阅读(2787)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台湾打碗花农场创始人徐兰香在以“生态创业的力与困”专场论坛中发表演讲,内容如下:

我今天到这里要跟各位报告的是,我在台湾做了什么,我现在有一个农场叫做打碗花农场,因为我是客家人,打碗花客家话就是百合花,就是干净的意思。我出生在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我的家乡就在桃园县,靠海,长期以来它的盐害很严重,我们小时候常常没有吃饱,虽然如此,我的父亲养了七个孩子长大,我们靠的是上帝的河川,是我们儿时的天堂。所以经常父亲很担心的时候,我们在河里摸鱼,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这么忧愁。但我们慢慢长大的时候,我的父亲就把我们赶出去,你们不出去就会饿死,我很奇怪,我们不就是吃这些米饭长大的吗,要去哪里找呢?离农以后,离开家乡以后,父母还是留在家乡,所以等着六七个小孩从都市里面开工,把钱寄回去。

我们家乡有一条小溪,当我们长大的时候河里白白的石头已经变黑了,曾经的天堂成了地狱。我们父亲希望我们离开之后,可以带来当地发展。但是我们现在村子只有32户人家,连小孩都没有了,所以当我们回去的时候泪水不止。各位,当你用你的家乡,用你的山水,用所有的一切换金钱的时候,已经把你的祖先和命根换掉了。

我离开家乡到一个比较干净的地方去住,当我去看的时候,这个地方一样带来非常严重的污染。所以我带着我的孩子,看到我的孩子才这么小,他还要接受这样的河川,接受这样的山水。所以我就开始挽起袖子跟它对抗。

我们花了一些时间把它封闭了,走入各个社区去宣导环保运动。身体运动有益身体健康,环保运动有益环保健康。但是我们里面的动作没有人了解,这样的推展非常困难,我开始在想我要做什么?在我很绝望的时候我搬离了那个地方,到更深山里面去酿造。我是在祖先的肩膀上,所以我的创业是有基础的,我的创业是古人,是祖先,是山水。所以我用这样的方向来做我事业的思维,所以现在的农业不是有机农业,我的农业叫做循环立体农业,多层次种植。一块地要做很多事情,所以叫做生物多样性,我开始做了酿造,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酿造结合循环立体,所以我们没有废弃物,现在我们农场里的排水是放在大门口给大家看,这样的事业是经国济民,我们在做经济的时候要好好思索我们的子孙有没有被我们断根,有没有被我们灭绝,如果有这个经济已经离体了,它不叫经济。发酵不是酿造,但是酿造里面还有发酵,酿造的里程比较远,一定要先养好土,农耕就会比较轻松,我也开始试着不翻根,只是撒种而已。我之前种的小麦,现在已经有一寸长了,我什么都没做就是撒种。所以农业就是必须先养地,如果各位到我那里就可以看到,泥土像面包一样,所以很容易种植,用这样比较轻松的方法去做。

我要跟各位分享的是,我在做这个品牌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想法。比如说我的商标只有两个颜色,尽量不要一直印刷,因为每换一个版就要刷一次,就有印墨,所以要少用颜色,我的瓶子是台湾的标准瓶,没有任何设计,这个盖子拿掉之后可以套用各种瓶子,所以这个瓶子经常被老家人拾去之后在里面塞菜干,可以重复使用。第二个就是醋是原料加上水,所以醋是由小变大,因为我也想不出第二种方法,因为它加了水,所以变大了,还有一个就是由大变小,这一瓶炼梅是用火炼的,这是五公斤的梅子,有很多人也叫梅精,五公斤炼成40克,由大变小,瓶子很小,成本很小,价值变大了,所以你外部的支出越来越小,要用这样的思维来看待,这样做过之后时间可以保存之后,就不像新鲜的东西非要赶快卖掉。所以我是循环立体农业,这个做完之后再做下一个,所以这一瓶炼梅要比我们的寿命更久,所以我要呼吁各位回去找老人,老人是这个世界的老师。我非常爱护这块土地上的人民,我到哪里都是去看老人,我经常听他们讲的话,我全身血液逆流,因为这块土地上正要把这样的老人歼灭,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老人要成为老师,不要把他当成负担,老人有记忆,如果趁他有记忆的时候,赶快回去请教父母怎么做。所以我觉得昨天黄老师讲的就是,头尾要有肚腹,所以今天各位可不可以扮演这个肚腹,把中华的文化深远传承,而不是移植西方的东西。不要把巨人的脚切断,我们无所谓创业,我们只是把老祖先的东西重新再做一遍,重新再整理。昨天黄老师说一句话,说品牌是有品的。品牌无品那叫泡沫经济,不是永续经济,而永续是时间上的概念。不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恶毒不可毁灭的坏东西,我们每天做的事情都影响着这个地球。所以我们在生活实践上要彻底。比如说口袋里的一张纸,是用一次还是用几次,还是随便丢掉,这就叫做品。所以我们到哪里随便乱搞,把自己不要的东西乱丢,那丢掉的东西去了哪里?所以自己用的东西应该好好收起来。

我们农民是生死在外,两头由人。卖东西的时候多少就是多少,常常农民的土地价值没有算上成本,你看工厂的农舍都要折旧,但是农民从来没有得到这样的对待。我今天要用两件事情来看待,第一我家的小溪已毁,但是我要看看能不能把别的小溪挽救起来。

太阳是有能量的,今年夏天我整个背全部都长满了痱子,但是这个痱子告诉我你是农民,所以农民的困境他必须要面对他所有的自然资源,百分之百不回避。所以我们用这样的心态从事农业的时候,我相信农业一定会开花结果。那么多的困境,如果我们可以一起来研究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走,我今年61岁,与世界告别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所以各位如果可以,我被我的团队允许的范围内,各位利用我,如果我有被利用的价值就是我活着的价值。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就说这些,谢谢!(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当下农村这4个创业项目投资小,是赚钱的好模式

最近各个平台掀起了马云退休话题的热门,很多人这样评说,马云是...

周林升 279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615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