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瑞庆:什么是具有中国特色的PGS

吾谷网 2014-12-08 01:13:55

阅读(5676)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参与式保障体系研究会发起人、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劳动份额委员会理事长尹瑞庆在以“参与式保障体系的本土化实践”专场论坛中发表演讲,内容如下:

谢谢大家!昨天从寒风刺骨的北京来到温暖的福州,上午听到要在这里做休闲农业,跟温老师和农林大学我觉得应该把休闲农业加上一层意思叫养老农业。像我们这样的人就有地方去了,而且每个人都会老。我们要想到以后的事情,上午是听到那个很有感触。如果各个地方能结合有机农业,能做养老产业,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儿。

我想谈谈我对参与式保障体系的发展与思考这个题目,其中有这么五个小的题目,一个是在全球发展的概况,第二在中国的传播,第三在中国的尝试与探索,第四个是研究会成立以来的工作,第五对参与式保障体系发展的思考。

根据最近的统计,2014年2月份参与式保障体系在全球发展的情况是这样的,全球各国已经加入参与式保障体系生产者达到44452家,这是IFOAM公布的数字。全部各国通过PGS实现认证的生产数量是15261家,全球参与保障体系组织已经达到67个组织,全球各国建设中的参与式保障体系组织优76个,大家在IFOAM网页上可以查到。

十八届世界有机大会在土耳其的首都召开,我们周泽江当选为世界理事。会议当中核心主题就是参与式保障体系。可见IFOAM对这个参与式保障体系重视程度,我们是最近这两年特别要着重做的事情。IFOAM的主席多次强调在世界上有70%的食品还是由小农户生产。在粮食安全程度更低的发展中国家,这个比例可以达到80%。说是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有机农业的发展向参与式保障体系能够替代成本比较高的第三方认证体系的这种其他保障体系是非常之必要。因此,这方面成功的案例分享工作一定值得鼓励。

中国参与式保障体系在中国的传播,进入中国应该追溯到2008年,就是南京环球有机食品研究中心,就是周老师所在机构,最早在2008年,当时是世界上是2004年的巴西会议提出来参与式保障体系。在2008年这个南京环球有机食品研究中心翻译了当时IFOAM的一个指南叫做《参与式保障体系如何发展运行》,还有常见问题的解答,还翻译了很多的资料。

2009年11月6日还是南京环球有机食品研究中心组织了我国第一个“IFOAM有机农业PGS培训班”,事是由周泽江老师做的全程翻译和讲解,由新西兰老师授课,这是当时最早的重要的一个培训班。而且在2010年同样是南京环球有机食品研究咨询中心,在安徽的岳西县包家镇石佛村指导建立首各PGS有机生产质量保障体系。这是中国最早的PGS。

当然这个传播应该说最早,就是说在大面积的传播就是周泽江老师在2011年的10月6日-8日第三届CSA大会上,由周泽江老师在国内第一次介绍了参与式保障体系的基本概念。因为我是参加了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CSA大会,所以在第三届听到这么一个英文词,当时觉得非常有意义。

后来2012年的时候在清华大学社会学系食品安全推广中心、行动援助和新浪农业共同主办的第一期社区食物安全工作坊,当时也是请周泽江老师去做了《中国有机产业的参与式保障体系(PGS)之我见》的演讲。在中国传播PGS第一人就是周泽江老师,称为有机第一人。然后2013年2月1日就是参与式保障体系研究会在北京正式成立,我们另外成立研究会。然后在2013年之后,就是在这一些这样的会议,世界地球日,还有社科院大型的论坛上面,还有吾谷网的新农人沙龙上,还有等等相关会议上,PGS热起来。还有上海农夫市集都做了介绍,还有北京这个,还有成都这个。所以大家基本上都知道PGS。刚才是传播的问题,还有很多的渠道都在传播,我们大概列举了一些。

这是第三个问题在中国的尝试和探索,由于在中国数千年的传统,有机农业发展是时间不长的新生事物,而且由于中国的历史和文化的原因,国人对社会事务的参与度比较低,因此中国没有自发产生的参与式保障体系的类型,我们认为是这样一个状态。因此参与式保障体系在中国的发展总体上是属于一个外来理念的输入、宣传、消化、适应和创新的过程。探索,第一个探索当然就是还是这个,刚才所说的安徽省安徽省岳西县包家村石佛村做的第一个有机茶的PGS项目,做了一年当然第二年由于一些问题该项目中止。小毛驴市民农园在2008年4月份成立,我已经在那里种了五年地,是最小的小农,只有不到一分地。中国最小的小农,但是这个菜我们家够吃了。小毛驴市民农园确实是在CSA的典型,中国的典型。由于有了小毛驴为中国现在就有了成百上前加CSA农场,当然小毛驴在PGS这方面也做了一些探索。发起成立“全国生态农业互助网络”这是生产者的联合。还举办了家庭农场的培训班,希望通过技术输出、人才培养、文化发觉和销售平台四大支柱建设,来探索参与式保障体系在中国的本土化途径,小毛驴做了大量探索。

当然还有各地的农夫市集,北京农夫市集最盛的时候有5家,上海现在有3家,还有各地很多地方青岛、西安,包括重庆、成都现在都有农夫市集,在这方面也确实做了很大的探索。还有网络平台的探索,叫24ag网这个是上海的网站,他们也在探索PGS这种事情,还有厦门的小山羊茶园,农场的典型代表有广东广州神农田园和江苏南京的郝色彩PGS农场。当然还有很多,我们大概根据我们能了解的一些情况,大家都在不同的方面进行探索,因为终究是个新的东西。

这是PGS研究会成立以来的工作,我们大概有五项。

第一项是对于PGS的研究和宣传,因为是个新的东西。我们翻译了包括PGS这个指导和PGS的各国概况,IFOAM发布PGS相关资料。同时制订了组织实施PGS项目的工作规范,这个工作规范下面有五个子规范,是这样一个状态。第一个规范叫组织与管理的规范,PGS一定要有组织,组织里面有这么多的东西。第二项叫生态种植产品的规范,第三项叫做生态养殖产品的规范,第四项叫做信息公开标准,第五项叫做检测和确认。不是说我们这样,我们根据IFOAM的那些指导意见,他里面所提炼出那些特点和关键词汇,我们认为大概需要这样五个方面的规范,才能够成为一个比较真的PGS或者叫货真价实的PGS,是这样一个被大家讨论没有关系,PGS一定是个多样化的东西。最终的目的要达到生产者和消费者的互信,这个是PGS最中心的思想。

第二个方面通过试点方式探索中国参与式保障体系的特点,去年做了两个试点,一个是综合农协PGS的项目,还有上海农夫市集PGS项目,做了一些试点也有很多经验和教训。今年有两个,一个叫做沈阳民生生态公社的PGS项目,还有北京通州生态农业PGS筹备小组。主要介绍沈阳民生生态的试点,民生生态公社主要由辽宁民生有机食品公司发起将生产企业与消费者整合在一起这样一个平台,这个非常有意思,给大家比较详细的介绍一下。它除了辽宁民生这个有机公司自己是生产蔬菜的基地,有两三百亩,有大棚之外,合作的农场有这样几家。一个葡萄基地,这个基地我在5月份我们都去考察过,通过了欧盟有机认证。还有牛羊牧场,也是通过有机认证的基地,第三个猪场在长白山9月份都去考察过。还有大米基地在镇赉县,生态鱼塘在辽宁抚顺市东部山区,还有葡萄酒窖在内蒙古汉森酒业,还有果品基地在辽宁海城天鹰果业。要做认证,又要做PGS,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做了有机认证为什么做PGS,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他说我的客户还不相信我,说明中国这种条件下怎么样和生产者和消费者互信的问题,是有它的特点。我到印度刚才这位AshishGupta介绍,他的PGS小组里面没有消费者,没有听到消费者三个字,大家听到了吗?农户就可以做,没有消费者,你在中国没有消费者参与有可能吗?对不对,这就是两个国家的情况不同,印度信用体系不同,因为印度人是信佛的。

我简略介绍辽宁民生生态公社的一些项目,这是上个月北京成立的一个北京生态农业PGS筹备小组成立会议,是由郝哥有机农场、润土园农场、青蔬园农场,十字花蔬菜公社,有三位消费者参与,正式成立这样一个组织。他们现在已经讨论了章程,选举了第一管委会和秘书处的成员,做了分工和明确工作计划。也制订了小组的生产规范,信息公开规范,和PGS农事记录模板,适时启动消费者培训工作和筹备农耕祭祀活动,这是北京的一个小组,我就介绍这两个。

第三项我们做了一个沃野讲堂,它的主要是一种普及性的学术讲座,专家都是国内应该是三农方面顶尖的专家,而且是接地气的专家,真正做实践的专家,不是研究纯理论。

第四项研究会的工作是组织各种交流活动,增进消费者和生产者的了解,提高事物安全与环保意识,发现消费者的积极法子,促进消费者组织的形成。消费者组织的形成非常重要。这是我们一个评大米会,并不是说来光吃,还要讲大米是怎样生产出来,运用什么样的方式,你的有机方式,你的肥料是什么,你制成是什么样的。听完之后再尝大米好不好吃,这位是北京市官方人士。这个是我们东北大豆一次讲解,因为我去了东北大豆协会,他们怎么样保证农民来进行有机种植,来保护国产优质大豆品种,非转基因大豆品种。还有一种平肉会,没有找到照片。

第五项就是我们希望要建设一个生态农业资源对接平台,这个对接包括信息对接,将来还会有产品的对接。这是第五项工作。

工作讲完了,还有就是思考一下,首先是我们这两年的工作,各界人士对参与式保障体系理念接受度极高,几乎没有一种负面的说法。但是由于他对组织化的要求比较高,所以他的实施难度极大,这是我们的思考。公众普遍对社会事务的参与性、积极性不高,缺乏深度和持续参与的意愿。因此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一般的生产者积极性比较高,而相对的消费者比较缺位。很多就是说尹老师你告诉我哪个能买我就买,我说你参加活动。然后有一些东西让你做一做,他说我没有时间,我太忙了。

两个最重要的问题“合作”,刚才不讲参与,你参与中心就是合作,所谓合作应该最重要一个是生产端的合作,就是生产者的合作,一个消费端的合作。然后有一个生产端组织和消费端组织的合作,大概有这三个步骤是PGS必须。生产端的合作,我们现在都是小农场单打独斗,真正的去把它合作起来就是说你的技术可不可以共通、购买,生产资料可不可以共同购买,或者说我的客户能不能我们共同享有,这个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大部分就是我要保持我的客户,你不要来阻拦,所以合作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消费端的合作刚才我讲了因为我们国家几千年的状态,合作的基因没有,大部分有了问题去下跪找政府,就不知道我们怎么样想办法我们共同起来,来去完成一件事情或者我们去做一件事。谢谢大家!(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当下农村这4个创业项目投资小,是赚钱的好模式

最近各个平台掀起了马云退休话题的热门,很多人这样评说,马云是...

周林升 272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615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