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娟:农夫市集与小农的陪伴

吾谷网 2014-12-08 00:56:30

阅读(3133)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西安农夫市集发起人武志娟在以“参与式保障体系的本土化实践”专场论坛中发表演讲,内容如下:

首先说一下我们小农,刚才听到印度主席分享到所讲的小农是75亩土地叫小农,我这里讲的小农只有1亩甚至2亩的农民。首先有一个简单的介绍,我过去曾经是在北京工作,然后也是北京农夫市集的一位消费者,因为要回到西安去,所以开始把北京的农夫市集希望复制到西安去,也希望把这个模式让更多人享用到,尤其是我自己和我的家人。

有了前期一段时间准备工作以后,在2012年3月17日在西安开了第一次农夫市集,第一次相对比较容易,想继续下去有很多的问题。这个时候碰到了很多问题,这个难题就是在2012年的那一年的时候,第一个问题就是说场地会很难找,第二个问题消费者很少。因为陕西当地西安相对城市是一个中等的城市,西安当地的消费者大家都认为和农村有很多的链接,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几个农村情结,所以消费者信任关系很难建立。第三个就是符合我们要求的,当然这个要求就是当时复制北京农夫市集准入的标准。就是能够符合那个要求农场和生产者很少。第四个就是说如果我们来做这个机构,这个机构如何来生存下去。在经过了2012年2013年2014年三年时间以后,我们1、2、4这三个问题就是目前都不是那么明显,那么棘手的,但是到现在还是让我们很发愁,然后很有挑战性就是第三点,我们生产者特别少,我们产品也特别的少。

当时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做了基本上能够维持到每个月有一次市集的样子,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也经常有一些讨论各个农场,包括当地一些公益机构的人或者是一些和当地比较关注生态农业的一些人有一些讨论。就发现我们生产者的情况有哪些,一部分就是说中小型的农场、新农人,就是参加这次大会大多数的农场都是这样样子,就是中小型的农场。包括北京农夫市集他们的农户大部分也是这部分,这部分有资本,有理念,他们会宣传,他们可以很好运用他们的社会关系。然后还有一部分就是公益机构的项目组,这个在陕西也有。但是他们的小农,就是依赖性非常强。

我们最喜欢是家庭农场,可以组成一家三代人都可以链接到一起,可以一起来做这个生态农业,这是我们最喜欢的一个模式。但是在陕西也是很少有这样的一个形态。然后还有一部分就是农业公司和合作社,他们的理念还是更多就是在陕西希望是更大规模的,希望做的会很有影响力量。在陕西大部分这样的公司或者是农场他们基本上都要上万亩或者是几万亩的规模,很难成为我们的农户。

还有一部分农民经纪人,这个说的好听一点,说通俗一点就是二道贩子。这个二道贩子在我们希望支持的农户里面不是我们所希望支持的那一部分,因为他不参与直接的生产,不知道生产的过程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当时有这样生产者的情况,就是这几部分对于我们来说都比较少。经过我们分析以后才发现各个部分都和我刚才说的那部分小农有关系,就是中小型的农场要雇佣到农民,他们要雇佣到小农,这个公益机构各个最直接就是我们最基本的小农个体要发生关系的。而这个小农其实也是,因为我本身是农村出生,我最希望影响到农村和农民的。也是因为我有这样更多的一些土地和农村的情结,所以希望能够和小农发生更直接的关系,我希望生态农业能够对小农能有更多的影响。

所以我们也开始去分析一下小农如何来参与到生态农业当中有什么样子的优势和劣势。当时在分析的时候有了小农的土地成本会很低,因为他不需要去租用土地,他自己多多少少他是会有土地的或者说他开垦一些土地,他都是会有的。然后他是不计人工成本的,所以这样子的话,他的农产品的价格就会相对我们市场上我们中小型农场有文化、有知识人做的农产品的价格会低一些。然后他们又有自己的农村的社区做依托,这样子很多事情非常容易去开展。他们又都是有着传统的农耕经验,又经历过尤其在我们陕西有一个大秦岭,山里面早晚的温差很大,他基本上是都不需要用到,有很多的地方还是过去的一些传统的方式。他是本身就不需要用到农药和化肥的,只是人们没有这个理念,他的农产品对接不出来。然后我们发现在很多相对偏远的地方还保留着很多的老品种,这个跟市场上充斥的转基因品种的问题有非常大优势的地方。然后小农的问题就是说他的成本很高,就是说他走不出来,如果他要来一次城市他的这个费用会很高。因为我们陕西也是比较大的,所以如果来西安的话,他还要住一晚上,可能成本会更高。他们对这个市场的开拓能力也很弱,他们也比较害羞,也不会走出来宣传,也不愿意出来宣传,这是他们的一些弱势。对消费的市场有担心,他们觉得如果他们要用这些老品种,因为产量会很低。其实他们种植方式是不需要发生改变的,只是他们改变的是就是需要去种植那些老品种,老品种产量很低。产量很低自然这个成本就会高一些,他们认为这个成本城里人不愿意承担,所以对于消费市场有一些担心。有一些地方也有用化肥、农药种地的概念,我们希望后面规避掉这一点。还有市场信誉的问题,如何能够引导小农有更多市场的信誉。

所以我们总结到之前所谈到的,因为我们市集上农户少、产品少,小农有这么多的优势在里面,可不可以由我们这个机构做一些事情。这也是很偶然的机会,就是找了给自己家里在找黄豆的时候,找到这个村子,他们保存的七十年代老品种黄豆,所以我们开始在这里找到了六户小农愿意去种老品种的黄豆。刚才听到PGS最少是6户小农,恰好我们也是6户小农开始的。所以从这个6户小农,然后有7亩的地,然后开始组成了一个小组,开始去做这个小农陪伴。因为一开始的时候这个合作,大家有口头信誉在里面,我们要保障他们的利益。他们种老品种黄豆,当地普通黄豆两块钱一斤,那个二百多斤,这个三百多斤,是不是可以保障他的利益。我们承诺有五块钱的市场价,他也来承诺我们也来承诺有这样的一些基本的合同。我们又开始学习告诉他们为什么做这样一件事情,为什么这样一群消费者愿意到农村用五块钱买黄豆,它的意义到底在哪里也把他们待到我们的市集上和更多的消费者去交流。参加生产者的交流,就是生产技术的交流。带他们去北京有一次学习,到各个农场,包括北京的农夫市集有一些参观和学习。

我们市集在城市里面的工作就更为重要,我们希望就是能够把共同购买能够做起来,在黄豆才播种下去的时候,我们就希望它有订单出来,希望消费者就可以通过网络,通过我们的平台可以了解到更多的这个村子里面的信息。所以我们当时就开展了各种的消费者活动,开始用这个豆子做豆腐,磨豆浆做各种食友活动。在黄豆开始出芽,然后开始黄豆需要打黄豆,割黄豆过程当中带消费者到村子里面有更多的互动,这个部分也是希望能够引入CSA的部分跟PGS的部分,就是希望能够引入更多的信任。让农民刚才也是说到小农的问题,就是弱点,希望把信誉建立起来,能够让几位小农更加珍惜他们今天所得到的尊重。所以这样子的话我们很顺利的,这个从2013年开始的,今年是第二年的种植。在第一年种植的时候开始共同购买,第一年的时候就是提前共同购买的时候就是卖出几百斤,今年就卖出去一千多斤。所以这个黄豆因为产量本身也很低,种的也不是特别多,所以就对市集来说没有任何的压力。这个就是我们组织的一些活动,在消费者当中非常受到欢迎。我们组织的活动能做到两辆大巴车,我们不敢再宣传了,当时很多报名的人已经截止了,大概当天来到一百多人,大家对这种活动非常的喜欢,非常受大家欢迎。当地村民寻找更多老品种,包括绿色大黄豆。

这个品质非常的高,目前这个老品种的黄豆甚至已经称为我们市集的窗口,在陕西很多人买非转基因的黄豆找到小农陪伴,从而了解西安的农夫市集。这个口碑非常好,黄豆的口感、品质让小农他们的种植信心更加强了。他们明年有几户希望能够加入,现有的几户小农希望增加一些亩数。对于老品种的保护,增加了八十年代的小麦,那个地方很多人还是保留着很多的老品种,甚至有五十年代的玉米,就是今年冬天种下八十年代的小麦,还是我们现有的几户农户。因为他们过去一直都是种着的,只是给自己吃,现在希望稍微能够种多一点,我们希望能够让他有一些更多的推广。

我也有很多的思考,因为PGS这部分就是或者小农陪伴在做这个小农陪伴之前,没有调查到各地包括PGS的案例,包括各地的一些成功的经验,也是我们立足于当地,就是一些新的探索。所以现在下来好像就是解决了我们一些问题,生产者少,我们产品少的问题,包括我们这样小农陪伴这些生产者他们的产品他是不需要自己来到市集来去售卖的。我们可以给他带下来,市集可以进行代卖。所以他也可以来解决我们市集本身的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然后我们考虑到这样一个小组,小农陪伴的小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就是我们会让他发展成合作社,还是协会还是什么,就是现在还在走这个过程,现在也没有想清楚未来是个什么样子的。然后我们小农陪伴现在就是说寻找的小农陪伴它直接就是说它的种植、养殖的模式,过去就是基本上是符合我们要求的,它只是说有一些理念或者说稍微有一点点转换就可以了。但是我们发现我们当地有类似于猕猴桃这样子还有石榴,需要打很多农药,并且水果是陕西非常有代表性的水果,但是他如果一下子实现生态种植、有机种植,又是很不可能,损失会很大。我们希望如何来实现他们,就是转换中的小农怎么样实现。在他们定价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消费者如何认同这些东西,现在正在探讨我们今年新的确定了猕猴桃的种植户,不知道定价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现在还在摸索,明年会有更多的思考。

然后现在就是我们做的这个老品种黄豆的地方,已经有外面一些商业的人,就是说在西安市场上他们的黄豆也是从这个村子里面出去的。然后他们的确也有一些人跑到这个村子里面比市场价两块多钱,比我们价格要低一些的价格就四块钱的价格去收购其他的农民黄豆,就是我们如何来应对这样一部分的人。他们来跟我们对抗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做。然后PGS就是说我们现在运用还不是特别的多,包括我们之前也有一个PGS的研讨会,蒋亦凡跟常天乐他们组织的,我们还想了解到真正落地到小农当中去,怎么样子让小农能够更加有信誉,他们的农产品可以更多去对接出去,这也是我们未来需要有更多考虑。包括其他的机构,就是在陕西也有一些公益机构,但是现在都没有做到生态农业的部分,还只是解决农民生计的部分。我们特别希望能跟他们联合起来,但是目前的话,就是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比较吃力一些,就是能够做到生态农业的部分。包括还要帮他们去引导市场的部分,所以我们未来希望能够跟其他的机构,不仅仅公益机构或者其他的一些社会企业或者是一些什么样子,包括全国的网络,就是有更多什么样子的链接,这也是现在一直在探索的部分。我今天分享就是这些,谢谢!(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农村4个领域迎来创业机遇,你准备好了吗?

任何的道路都会有人成功,虽然农村比城市没那么繁华,但只要你有...

周林升 920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853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