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婷婷:小规模农业的参与式价值链实践

吾谷网 2014-12-08 00:49:12

阅读(1875)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社会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张婷婷在以“参与式保障体系的本土化实践”专场论坛中发表演讲,内容如下:

大家下午好!刚才印度朋友给我们分享了PGS的印度经验,让我们对PGS有了更多的认识,包括我自己。对PGS的理解我觉得它最重要的语言是参与、信任和产品的质量保证,今天刚才他的案例的分享,又让我对PGS有了新的一些认识,就是社区的发展和文化的授权,让我们更好地去回到我们社区的文化。

今天也是有这样的机会来分享我社会资源研究所在一线做的评论研究的项目,我分享的主题是小规模农业的参与式价值链实践。这个分享基于我们对一个项目信心,说白了其实就是社会资源研究所参与到了一个养羊的项目当中去。项目的原形首先出于机构自身的方向,社会研究所的一个有效公益,给公益组织做评估和咨询,第二个农业可持续发展。我们这个农业可持续发展有三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气候变化,第二个中国在外面海外投资,第三个就是农业的可持续发展。那在农业与可持续发展下面,我们正在执行农户链接市场这样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是基于我们过往的研究观察和行动,我们都知道现在整个的市场是不信任的,整个产品体系有问题。基于我们自己在社区,就过往在社区当中的实践,很多做农产品链接市场的时候,更多关注生产端,很少从消费端出发。我的很多朋友,包括我们自己做农民合作社的时候也会发现,如果没有从消费端出发,会发现很多农民合作社最终会名存实亡或者很难可持续发展下去。

根据过往的研究调查和行动,有很多国外案例或者国外实践的研究。就比如说秘鲁这个国家在2004年做了挽救土豆的项目,通过信任的重建和高端参与,让秘鲁的在2006年确定了秘鲁的土豆日,在2008年推动联合国制订了一个国家土豆日的参与行动。基于这样的一个背景,我们希望能够把国外的经验,就是国外做信任重建和多方参与的经验,以及我们国内在社区做农业发展的一些经验,能够在中国尝试去在信任重建和多方参与上面去做尝试。也是基于这样一个背景,然后这个项目在河北易县项目区做了试点。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现状市场主体可以看到生产者、消费者、社会组织,中间市场主体和政府,其实是一个无序的或者是这种链接是很不透明的,就是说信息特别不对称。而且我们在市场当中生产者和消费者是一个更弱势的,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圈,生产者和消费者是比较小的圈。社会组织发挥的功能和作用希望通过信任的重建,我们希望整个市场链条各方主体是一个平等、多元、参与的过程,然后互相之间是能够相互链接,能够互通有无,通过多方参与的形式重建信任关系。我们这个下面我们希望把信任、参与、市场和创新的元素融入到当中去。

这个项目用到的工具和方法和PGS有很多相似的元素,刚才也说了信任和参与,它是叫做参与式市场链方法。第一个将合作整合到整个参与式的过程当中。在市场链参与者中建立信任,这是成功合作的先决条件,我们相信就是说信任的建立本身就是一种认证,或者信任本身等同于诚信,我们希望能够恢复诚信系统。

第二个就是能够根据市场主体的需求导向和互动的过程来促进这里面一些创新。我们这里面指的创新有三个层面,第一个是制度性的创新,比如说我们通过让农民组织起来建立合作社的创新,推动新的价值产生。第二个技术层面的创新,在生产过程当中去改善种植方式或者养殖方式。第三个就是服务的一种创新,能够让更多主体参与到服务体系建立当中去。

我们可以看到参与式市场链接的方法,核心希望构建信任,共创商机,我们是希望能够把蛋糕做大,在现有的体系内实现多方共赢。我们希望把之前单一的市场主体直线链条的模式能够变成一个循环的系统,互相互通有无的系统。这是基于它的一个参与和共享。另外我想强调的是这里面它更加强调的是一个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的投入,因为我们传统的发展项目更多在于自然资本、基础设施建设和金融资本的投入,比如小农生产者改善基础设施的条件,或者改善圈舍,给小额信贷,这样一个硬件投入。我们这里更强调人力资本的投入和社会资本的运作,体现在我们会对市场主体本身去做一些人力的培训,接触到不同像PGS或者是有机农业这样的一些意识上面或者教育上面的东西。社会资本像人和人之间网络的搭建,让他们能够把自身的人脉这种社会价值能够联系起来。

现在在易县社区我们一共有100户农户参与到这个小母羊养殖的生产过程当中,当地的政府部门就是农牧局他们小母牛在地合作伙伴,参与到这个过程当中,给农户提供服务的需要,比如说养殖技术的培训或者是给他们提供技术的保障和指导,让他们的生产更加顺畅。现在社区这种养殖规模也是不一样的,有的是散养,比如说七到八个农户,他们集中在一起,然后养一百多只的羊。也有以合作社的形式,比如说20个农户建立合作社,他们再出一部分合作社的建设资金,比如说他们有一个合作社是20户,然后每一户投三万块钱建规模的羊舍,圈养的形式来运作的。这个是横向壁垒打破。

我们看一下纵向信任建立如何做的,这个是我们首先做了快速市场调研,如果要去打破市场壁垒,必须知道市场各个主体的需求是什么。我们最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做了市场主体的摸底,就是这也是我们参与式市场链方法,推崇从消费观出发。因为河北易县离北京很近,北京是一个市场端,把北京的批发市场、北京的餐馆做了一个调研。比如说超市他们对产品的需求是什么,比如说在批发市场当中就是一个量,我一定要很大量你的肉羊才能够进入。在一些高端的餐馆,它是需要品质的一个保障的。

然后我们也寻找到一些消费者组织网络,比如说北京的一些农庄,还把老师轻到当地去做分享。把消费端需求推回来,中间商屠宰和加工的情况回到生产端自身,就是我们可以看到它在生产端易县本地的农户在做这种选择的时候,他可以在原始以前看到的我只能走原始的销售渠道,现在他可以有不同多元的选择。

基于这样分享的基础上,我们在11月初召开这样一个多方参与的研讨会,让我们生产端的主体,一线当地的服务主体和一些中间商,还有北京市场的消费者代表,让他们坐下来去沟通和对话,把各方的需求和当地的生产情况来做了一个分享,然后建立一些可能的合作机会。刚才也说了现在可能的这种选择模式,让生产商有更加多元的选择。目前就是我们开完这个会,不管是生产商还是消费端也好,我们做反馈的时候,他们觉得这个会议很有意义。特别是小农户这一端,以前可能没有这种有机生产或者安全生产或者是直接链接消费者这样一个意识。但通过这个会议之后,他们想要去走这样一个渠道,另外也有部分农户坚持走合作社规模化,走传统渠道的路线。对于我们作为中间商或者服务商这样一个主体,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尊重社区的多元的选择,让他们有权利去做出自己的选择。

那基于这样的实践我们有几点思考,主要是三点。

第一点就是关于选择和权利。其实我们是希望能够构建一种搭建出一个平等的对话,现在会发现中小农户其实还是属于一个被动的,就比如说如果消费者或者说我提出来你这个商品产品是这样的话,其实他是一个被动接受者,并没有信心去跟他去平等的对话和沟通。所以我们是希望能够建立农户这样一个信心去未来可以去跟不同的主体做一个平等的对话和沟通,让他们有权利去进行更多的选择。

第二点关于社会资本增加和多方的参与。之前了解PGS就是生产端、消费端和社会组织的参与,但是我们在做的过程当中,尤其在肉羊产业的链条,其实是一个脱离不了加工和屠宰这样一个环节的。而且我们还是承认就是说中间的主体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的,如果我们能够把这种中间主体让他从过去的完全信息不对称或者利益的分割模式转变到贡献价值或者真正参与到这个过程当中来让市场链条价值增值的话,我们觉得中间主体也可以作为第三方或者服务商参与进来,决策是可以改变的。

第三个关于教育和传播。其实我们在做的过程当中,发现不仅是小农户,中间主体还有包括消费者自身,以及我们自己本身也是需要不断地去提升自己对我们所实践的事情或者整个市场链的认知和了解,包括对当地的文化理解和认同,以及不同主体自身背后所采取行动的意义。我们作为行动方和参与方要快速学习多方的这种背景和他的选择的意义,另外也要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那目前我们这个项目其实还是在一个从行动到现在做了一个半年的时间,而且未来还会再继续我们有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的工作,这个阶段当中我们会组织更多的这种协作和对话,通过访谈形式去增加农户或者是这里面市场主体他们的能力。就是我们在后面那个阶段会形成几个市场机构小组来让这个市场本身的运作更加可持续。同时我们觉得带着思考的行动才会更加有力,希望大家在未来对这个项目有兴趣,可以持续关注它。好,谢谢!(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它160元/只,价格还在涨,农村养殖前景看好

细绒兔属于肉皮兼用的兔品种,体型大小适中,耐粗饲,具有较强的...

周林升 903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601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