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吉民:什么是有机农场换宿旅游

吾谷网2014-12-06 05:34:06

阅读(2975)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阿德莱德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博士生、中国人民大学“新汉学计划”访问学者区吉民(澳大利亚)在“第六届全国CSA大会”分论坛一发表演讲,内容如下:

我今天要谈的是WWOOFING,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个英文。我目前正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发展学院,我是个访问学者,今天我想给各位介绍的是,在国外旅游中,我在放假时期参与有机农场换宿旅游。澳洲有很多农场都加入了WWOOFING的网络,我小时候家里还养鸡,有水果树,这就是地大人少的国家的好处。我来中国之前没考虑过食品安全的问题,到中国是今年1月份,我发现食物对中国人来说特别重要,可以说民以食为天,然而中国农业与食品工业的现状却不乐观。今年早些时候我去了中科院在山东的生态农场,从农场回来之后我受到很大的启发,开始考虑食品与粮食安全以及多功能农业。

我先给各位介绍一下WWOOFING的历史,1971年WWOOFING开始萌芽,当时还在杂志社做秘书一位年轻人提出了这个理念,提议大家在周末休息的时候到农村干活,那时候WWOOFING的含义就是每个周末在农场干活。比如说一些人觉得周末不够、时间太短了,他们干活没有收入,不能叫work,所以现在的WWOOFING的含义变了。但是加入这个机构需要付费,加入之后才能查到全部支持WWOOFING的有机农场。我很欣赏这个机构对本土有机农业的坚持,所以我想跟各位介绍一下,这是一个中国人在澳大利亚的有机农场干活,那是一只小袋鼠(图片)。志愿者住在农场的房子里,每天干4到6个小时的活,主人会提供饮食与住宿,包括播种、施肥、种花、植树、砍柴、锄草、烤面包等等。现在世界各国都有中国留学生,但是可能也没听说这个活动,他们不知道可以在旅游中在有机农场干活以得到免费的住宿。

现在我谈一下WWOOFING的好处,我想说的是在有机农场工作的情况。中国与别的发展中国家都有一个问题,我叫它农业智囊流失。平时在发展中国家如果谈到智囊流失,主要是一些高档的知识分子到发达国家去,因为他们可以获得比较高的生活水平和比较高的工资。我所说的跟这个概念相关,但是还是有重要区别。在中国城市化的潮流不断把农村的人送到城市去,他们丢了他们的地产,或者他们觉得在城市生活更舒服。有时候也是为了挣钱,他们觉得在城市钱比较好挣,有时候也是跟后殖民或新现代社会的农村或本土社会的边缘化有关。

很多年轻人离开了农村,造成了农村空心化,老一代农民已经没有办法把他们的农业知识教给年轻人,这些知识是他们一辈子积累的知识,也是他们的祖先给他们的遗产。如果农村地区能把对农业有兴趣的人吸引到农村的话,会创造一条知识渠道,在这样的过程中,他们的知识不会消灭,同时也有他人会积极参与更多的农业有机活动,概括地说更了解多功能农业的意义。这样的教育也让让人考虑到粮食相关主权的概念。

有两个来自新西兰的学者,他们在2006年发表的文章中提到,他们发现在WWOOFING农场的参与者,有更多的机会与农户交流,从而参与到更地道的农村活动,参与者有机会得到珍贵的文化体验,农夫也能与来自不同的地域的教育者进行交流。这是我在浙江的时候,我去了比较偏的农村,据说我是他第一次见到的外国人。有机改变传统农业萌芽中的传统农业角色,生态旅游是一种新的模式,它的目标是减少旅游对环境消极影响。比如在澳洲的沙漠赛车,以及在非洲的打猎旅游,但对环境有消极影响。

今年我去了浦江县,中国的70%的水晶都来自于浦江县,但是水晶对水的污染很大,本地政府做了很多改善措施,让很多小作坊停产,所有有不少人要找新工作,一个好的方式就是生态旅游。当时我去了一个小村子,叫马邻角。这是最早的水晶产业生产基地,所以当地政府把整个小村子变成民宿,这个村子风景很好,开始营业以后会是一个隐居的地方。如果这些小村有提供有机农业互动,会有更多旅游者选择去他们的农业度假。浦江的许多农民还是靠传统农业生活,他们都是用自然肥料,不太用农药,浇灌也是用山里的泉水。如果生态旅游的潜力能这样开发,也会给市民与农民提供更多的交流机会,也让更多的农民可以与外国人直接沟通。

我归纳一下我刚才谈到的内容,WWOOFING是一个全球性的机构,四十多年来治理于让参与者到有机农场体验有机农业,WWOOFING也是一种把国外的有机农业知识传到中国来的好办法,也是一种把中国的传统与本土农业知识传到世界各地的好办法。它也鼓励人从城里走到农村去,也会帮助生态旅游的普遍开发,如此能让农村更富裕。(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它160元/只,价格还在涨,农村养殖前景看好

细绒兔属于肉皮兼用的兔品种,体型大小适中,耐粗饲,具有较强的...

周林升 903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601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