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红庆:阿炳还活着 乡村盲艺人的艺术人生

吾谷网2014-12-06 02:23:13

阅读(6106)

刘红庆 作家、中国音乐学院研究员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

刘红庆 作家、中国音乐学院研究员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作家、中国音乐学院研究员刘红庆在“第二届中国爱故乡论坛”分享故事,内容如下:

前面的老师讲得特别好,有实物、有手艺,那我来分享我的故事。我母亲是个盲人,我从小生活的孩子是盲人宣传队构成的,他们游走在太行山上演唱古往今来传唱的歌谣。我的母亲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欣赏电影,盲艺人的演唱就成为她的最爱。

我曾采访了200多个盲艺人,此次授予的荣誉就是集体打包了太行山盲艺人作为今天爱故乡人物授予的荣誉。十几支盲艺人队传承着国家级非物质遗产。民间音乐有左权开花调,上党八音会,我们的太行盲人宣传队是农业文化时代的有机艺术。它传承的内容,第一直接来自土地,没有催化素的作用,在民间口口相传,不是艺术院校的培养,他们的土壤是纯洁的,他们的听众是最基层的农业人口,他们的内容是传统的伦理道德宣讲,但又不是刻板的说教,是带着故事、笑话来传承这样的东西。他们的形式,演出季和农业相反,农忙的时候他们休息,农闲的时候盲人宣传队去演唱。他们的演出时间和农村的生活完全一致,农民们下工了聚集在家里的时候他们去演唱。所以这是他们的黄金时间,从演出季,演出的时间,演出的场所,他们的演出场所是街头村民聚集的地方都是盲人队聚集的地方。

目前这种有机的乡村艺术也受到了困扰。第一教育的趋同化,城市文明尤其是现代教育的出现,让我们迷失了故乡,在学校里,教育部推广竖笛,大家就都学,城市在趋同化,艺术也在趋同化,语言不仅要普及普通化,而且普及英语,方言的进一步丧失自己的地盘。在不同的县我也听不同盲人唱的歌谣,我还要反复地听,反复的记录。传播的克隆化,在前电视时代,也就是乡村文明时代,村村都有赵本山,但是今天全国只有一个赵本山,这既是传播的力量,也是这种力量的悲哀,我们拿着赵本山来要求民间艺人这也是不可能的。还有环境的恶化,我们的生态农业的环境被污染了,那我们的乡村艺术是不是被污染了呢,插秧机械化了,秧歌不能唱了;收割也是机械,收割歌不用再唱了;牧民不再骑马,而是骑着摩托车放羊,牧歌不能唱了;船只机械化,黄河号子也不能唱了。他们成为传统文化的最后一道防线。

生存的环境不仅在恶化,而且在消失,过渡城市化,空存现象严重,农村不再有年轻人,观众的流逝,城市盲人按摩业的繁荣,给盲人说唱艺术造成打击。其实刘红权唱歌我2003年以前都没有听过,我一直在读书、上学,我已经在北京生活很多年。直到2003年10月21号人民日报发表了这篇文章《阿炳还活着》,讲述听到刘红权歌后的感受。

2014年9月25号那天,中国音乐学院和加利福尼亚学院有一个音乐颁奖典礼,别人都是朝着拿话筒人的声音,他用耳朵听有没有他自己,最后这个奖给了刘红权三万美元的奖励。我根本不认为他是中国盲艺人中唱的最好的,之所以这个奖能够给他,和我多少年传播的力量分不开,让大家更多的知道刘红权,就好象我们木版年画的持有人,刘红权只是众多的文化持有人中的一个,只是他的知名度更大一点,大家把这个奖给他。

太行山盲艺人很多,我采访到的260多人,还要研究他们,守护他们,西北孝贤、陕北说书,江苏、广东也有,都是民间艺人。接下来我继续为这个工作多做一些努力,各地盲艺人与乡村建设关系研究,我也希望做盲人乡村说唱史,我也希望做乡土文化的回归与再建设,也希望做乡村人文环境的建设与再生,如果在座的老师有合作的项目,我可以继续和大家分享。谢谢大家!(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农村4个领域迎来创业机遇,你准备好了吗?

任何的道路都会有人成功,虽然农村比城市没那么繁华,但只要你有...

周林升 920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853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