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马斯:美国新经济与社会创新前沿探索

吾谷网2014-12-05 12:21:38

阅读(3912)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前美国新经济联合会主席、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Hauser中心高级研究员鲍勃·马斯发表主题演讲。内容如下:

非常感谢刘院长和温老师的邀请,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我和中国有很深刻的联系,1892年我的曾祖父来到了中国,同一年我的祖父在上海出生。我到这里来实际上是作为一个学生来的,我希望在这里能够能够学到更多关于未来的探索,就像温老师之前提到过,现在是一个最关键的时刻,这不仅是对中国人而言,对我们美国人而言同样也是如此。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会跟大家分享一些关于美国经济和社会的趋势,这些可能会对我们有所启发。

我们都知道美国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社会,但是现在它也经历着一些结构性的挑战,这些结构性的挑战首先是包括社会的不公平,这种不公平已经扩大到社会的整个层面,其次它还包括着我们正在经历着非常严峻的环境危机,我们每天都在面临这些严峻的挑战,还包括现任的政府,这个政府的政策和行为已经使政府面临瘫痪。我们在表面也可以看到,在社会底层有很多新的行为正在出现,我们把这些东西都统称为新经济,新经济是一把巨大的伞,我们新的想法、新的事件都在酝酿着、都在发生着,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新的探索基本上都是由年轻人倡导的。我们会提到在新经济里面,最深刻的反思就是关于资本主义的反思,我们都知道美国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以资本主义为基础的社会,现在很多人都在反思,像资本主义是不是有一些新的东西我们需要进行讨论,很多这样的经验和行为,都是根据我们对资本主义的反思而进行的。

我所在的机构美国新经济联合会一共有125个成员机构,这些机构来自于各个不同的层面,其中一类就包括智库,他们在反思我们面临的行为,我们面临的世界,尤其当我们已经到了人类所采用的能源的极限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够以现在这种方式延续我们未来的生活,所以我们这些智库都在反思,有没有可能超越之前的思维方式,来寻找一些新的途径。这些智库同样在考虑,如何能够为我们未来提供足够的能源,我很高兴地看到,习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已经签署了协议,我们都想减低对能源的依赖,减低碳的排放,不管在哪个国家,中国也好、美国也好,无论是石油、天然气,这些能源的获取都非常艰难。我们还会看到,有很多这样的机构都在重新构建自己的经济行为,很多各种各样的参与者,不论是股东也好或者是我们的所有者也好,或者是公司的雇员也好,大家都在开始重新构建新的所有权,通过新的所有权,我们可以看到美国非常有传统的合作精神,这样的合作精神已经重新回到了人的视野,带来新的启发。第三点就是新的技术,尤其是互联网技术,我们可以发现对于农村地区而言,互联网技术可能是一个重新改善的捷径,能够让农村或者农业与世界发生联系。

这样的例子有非常多,但是我在这里提到两个,其中一个是非常著名的叫LBNB,很多人可以把自己空余的房间或者客厅分享出来,人们如果想找到一个相对廉价的住宿的地方,可以在网络上查询房间主人的声誉,来订一个房间,这可以说是重新界定了我们的旅馆业。第二个案例名字叫做zip,是一个年轻人创立的,他首先注意到我们在农村里面有很多人通过销售自己制作的手工艺品获得生计,实际上在传统的情况下是非常艰难的过程,他必须从自己的村子出发,有时候是非常远的路程。所以他就建立了这样一个平台,很落在偏远地区的人都可以把珍贵的手艺销售到更广更大的地方去。我来到中国之前,曾经跟这个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联系过,我被告知在中国还没有这样一个类似的分支机构,所以我觉得对于中国的机构,尤其是一个非盈利的机构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我们应该创造新的空间来,来为我们的乡村建设事业创造更多的利润。在一个城市里面,有越来越多社区里的居民他们开始拒绝使用大公司的电力,他们自己采用分散式的发电设施,比如说自己创造的太阳能,把能源上的利润留在自己社区里面。最后一个是我们的合作社,这个合作社更为草根,也更为广泛,我们在很多的领域里面会看到合作社的形态,接下来我会集中介绍在农业领域的合作社形态。我们先给大家介绍一些背景知识,美国的农业和中国的农业非常不一样,在美国有200多万农民,但是他们所创造的产值只占非常小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农村,现在只有1%到2%的美国人在进行农业工作。我们的食品加工行业基本上是由大的公司垄断的,无论是农民生产的牛奶也好、小麦也好,或者其它的产品,他们都不得不给这些大的公司进行加工。我们现在有四个大的公司,总共控制了美国60%的鸡肉加工产业,在猪肉方面则是66%。80%的大豆行业被四家控制,83%的牛肉同样也是被大公司垄断。有一家公司是控制了90%的转基因种子。我们理解了这个背景之后就可以发现,这些新的农业领域的合作社也好,或者说这些形态也好,都是为了对抗大公司垄断农业的情况出现的。

我们必须要认识到,美国有着非常深厚的合作社历史,在美国建国之后,有大量的合作社出现,不论是食物领域或者能源领域,很多人们都通过合作社领域,最早的合作社就是由富兰克林来创办的。在农村地区,基本上大部分电力都是由合作社提供的,四千万美国人的用工,尤其是农村人口的用电都是由合作社解决,这大概是美国农村人口的一半。在美国农村地区,大概有220万非常活跃的合作社成员,他们在很多领域进行合作,不论是种子也好,产品也好,尤其在面对市场的时候,他们通过合作社这样的形式来和商业市场进行谈判。第一家CSA农场在西部地区,这个农场最开始的理念来自瑞士,它也受到经济学家舒马赫的影响,希望能够创造基于本地的,社区互助农业的新形态。在过去的三十年,CSA农场已经从一家发展到6500家,我非常高兴我本人能在中美两国的CSA运动中建立起一些联系,不论对中国还是美国,我们都面临着结构性的挑战,在美国来说一个特殊的情况是,人们越来越难以获得土地来进行农业生产。一个重大的挑战对于美国农民做CSA来说,就是金融上的挑战,也就是怎么获得钱来做CSA项目,我很难说我在美国的经验对大家有启发,也许我们的背景不一样,但是我可以谈谈在面临这些背景的时候我们的一些做法。

首先是一个土地所有权的问题,年轻人很难从市场上买到土地,现在我们有这样的机制,一群人构成一个小组,他们把土地放到公众的信托基金里面,通过这个信托基金的帮助,来寻求更大的市场土地资源。人们参与到CSA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些人为了获得好的食物或者是更安全的食物,有一些人是为了获得社区的感觉,希望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和我们一起工作,在CSA这个系统里面,人们可以进行金融的互助,除了有可能面对的自然的风险。在美国有很多小有产者,他们很多情况下会投入到CSA的农场里面,因为我们的法律限制了这些小有产者进行大的资本投资。在七十年前,为了防止一些小型有产者在资本事中受到欺骗,进而倾家荡产,所以政府规定,小有产者不能投资特定的项目,比如说大型的能源或者基础设施的项目。曾经有一个这样的规定,你至少有除了房产之外200万美元以上的资产,才可以投资。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哪怕你只有几百美元、几千美元,也可以投资到农场里。现在也有很多资金可以投资到农业里,比如说人们的投资资金、养老资金,这些都慢慢被允许投入到农业或者社区支持农业中去。这也是经济学家舒马赫一直强调的本土经济。我们还会回到事先我谈的问题,现在我们面临着二十世纪的飞速发展之后,不得不面临着这些飞速发展之后面临的困难,我们必须调整我们的经济行为和经济结构,这样才能面对能源越来越显现清晰的限制。在美国这些创新的行为,越来越多是有一些不同想法的年轻人来引导的。

在这里我也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大使,这个大使目标就是为了传播我们在美国新的实践和探索,把我们的经验与大家分享。我由衷想用这样一句话来总结,美国历史上有很多丰富和伟大的遗产,但是同样我们同样也吸取了很多教训。美国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我们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我们主要的精神还是从欧洲继承而来。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一句话,如果我们丢失我们的过去,我们也就丢失了我们的未来。如果你丢失了你的记忆,你就丢失了你的身份。我相信中国的传统不但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伟大的财产,对于我们全世界各地的人来说,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财富。我在这里要真心感谢大家,大家所做的工作正是关键性工作,这些工作能够留住历史,能够创建一个更好的农村,更好的中国,更好的世界。谢谢!(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吾谷专栏

更多

农村4个领域迎来创业机遇,你准备好了吗?

任何的道路都会有人成功,虽然农村比城市没那么繁华,但只要你有...

周林升 815

贾枭:品牌化是鲜食玉米产业的必然选择!

贾枭:品牌改变认知,品牌促进合作,品牌创造差异,品牌化是中国...

贾枭 853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