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董事长刘畅:市值创新高有运气成分,但更重要的是团队

新牧网2020-05-01 09:01:09

阅读(2396)

4月29日,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希望,000876)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称,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05 68亿元,同比(较上年 ... 4月29日,新希望六...

4月29日,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希望,000876)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称,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05.68亿元,同比(较上年同期)增长26.87%;实现净利润16.27亿元,同比增长144.13%。

 

对于业绩增长,新希望表示,主要原因包括公司猪产业生猪出栏数量稳步提升,且受行情影响,生猪销售价格持续上涨,养猪产业利润同比大幅上涨;公司饲料产业不断加强产品研发、市场开发与服务,持续提升饲料产业的产品力、采购力、制造力、服务力,实现销量与利润均较同期有较大幅度增长。

 

而就在一季报发布的前一日,新希望股东大会在四川成都召开,据悉这是新希望上市以来参加现场会议人数最多的一次股东大会。股东大会的火热也和新希望当前业绩、股价双双飙红有着直接的关联。

 

根据新希望2019年年报,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20.51亿元,同比增长18.80%;实现净利润50.42亿元,同比增长195.78%。在新希望业绩上涨的同时,其股价也一路飙升,并在今年2月突破了千亿市值。截至4月29日收盘,新希望股价报33.65元/股,较2020年年初已上涨逾50%。

 

4月28日,在股东大会的会后,新希望董事长刘畅接受了媒体的线上群访,就公司业绩、市值、生猪养殖市场、未来规划等进行了交流。

 

刘畅为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目前持有新希望集团9.09%的股份。2006年,胡润首次发布女富豪榜,刘畅就以26岁的芳龄成为中国最年轻女富豪,当时身家25亿元,排名第9。2009胡润女富豪榜,刘畅则以81亿元财富位居14位,是四川唯一上榜女富豪。2013年5月22日起,刘畅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长。

 

记者:新希望的市值在今年突破了千亿,近期的股价也连创新高,您是如何看待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表现?

 

刘畅:我们今年的市值有比较好的一个表现,我觉得总的来说第一个我们有这个运气在,确实这次非洲猪瘟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其实把整个猪周期的行情拉长了,让我们能够以这种新的养殖模式大举来开拓新的战场,这个战场本身是被二级市场认可的,大家也看到了,说生猪这些年通过这种模式的更新,带来的这样一个成本效益、防控的效益和它的效率。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整个的行业是被二级市场看好的,所以我们是有我们的幸运在这里面。

 

同时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这个团队,我们也是在这个机会之前做好了很多的准备,就像闫博士(新希望六和首席科学家、养猪研究院院长闫之春)他领军的养猪研究院,还有我们的几支队伍,不管是在本身基于我们一体化模式的摸索,以及前期成本的打造上,以及能够在几年前就能够达到行业最优的一个成本水平,这些都是做好了准备。

 

记者:未来公司在进一步推进市值管理和投资者的回报工作上面有什么举措?

 

刘畅:总的来说,我觉得压力还是很大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既要做好防控,又要做好生产,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增加很多的新员工,然后我们要把每一个层级的同事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想这个压力也很大。我们去年年会的时候邓成总裁提出慎终如始,我们可能看到了一些成绩,但是对于大家来说更多是压力,要把投资负责任地安排下去,要对这些生命负责。

 

回报投资人的话,这两年我们在生猪上面的投资是非常大的,我们也做了一系列的这样一些资本方面的运作,是希望能够在资本上面能够充足帮助我们在生猪以及未来的食品问题上去大跨步地前进,这必须要准备充足。民生银行一直都是我们的一个稳定的利润来源,今年我们至少把这部分利润都能够全数分给大家。在过去这么多年,在整体回报投资人的角度上一直做得还是不错的。

 

记者:看到新希望现在在尝试各种2C方面的机会,是否能够介绍一下?

 

刘畅:我们看到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环境下,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的认知和体验,尽管以前我们也有一些2To C的品牌,但是并不多,在区域上比较有局限,以往更多做2B下沉市场。但这次由于疫情导致批发市场关闭,还有很多餐饮业没有办法开门,我们必须逆势寻找机会。我们仍然是以高增长作为追求,完全没有调过目标的情况下,必须要去转移自己的这样一个渠道的能力,因此在这段时间我们跟盒马、永辉这些超市都会有很多的高频快速的磨合。我们也锻炼出来一些小的队伍,他们明白了2C这条路的供应链需要怎么样来安排。然后我们在交付过程当中会有哪些不一样,这些都是很不容易的,我们也很高兴能够生长出来这些能力。

 

记者:新希望近期投资了很多养殖场,从未来三至五年的长周期来看,新希望有哪些方式方法,去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

 

刘畅:这一次的猪周期肯定跟往次是有一些差异的,因为这一次主要遭受了非洲猪瘟的打击,而非洲猪瘟主要打击的是父母代,父母代存栏大幅下降,这样叠加起来导致产能恢复需要更长的时间。而且这一次疫情比较猛,所以它整个在供给端一下子的短缺带来了这次猪周期的特殊性,再加上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环境,也让供应链中间出现了一些供应的短缺,因此会整体把猪周期拉长,我们看今年可能大概还是会在一个价格相对比较高的这样一个环境当中。

 

未来的话,即使是周期过了,我们认为整个生猪行业的持续往前集中推进,规模化地推进是必然的一个趋势。而且在这个周期结束以后,我觉得竞争环境也会有差异。主要的参与者都是大型的养殖公司,就是大家互相比成本能力、生产效率、全产业链的控制能力,然后比的就是非洲猪瘟的防控能力,比的是持续优化迭代的环保能力。所以大家的打法可能和以前以散户为核心的打法就很不一样了。

 

 


吾谷专栏

更多

隐藏在农村的11个暴利小项目,或许有一门就适...

今年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主要是受到疫情的影响...

周林升 1148

水果电商:“县长带货”之后怎么走?

「按」7月16-17日,2020 大荔冬枣正宗原产地推广暨陕...

魏延安 1255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