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级下达硬性指标 村民坐等集体交钱

南方农村报2018-06-21 10:34:10

阅读(980)

南方农村报记者 刘琪 “有用,医保肯定有用,前几年我岳父脑瘤动手术,花了十几万,报销了四五万块钱呢。”林镇龙今年38岁,家住揭阳市惠来县,但他并没有因此主动给家人投保,他的父亲去年...
南方农村报记者 刘琪

  “有用,医保肯定有用,前几年我岳父脑瘤动手术,花了十几万,报销了四五万块钱呢。”林镇龙今年38岁,家住揭阳市惠来县,但他并没有因此主动给家人投保,他的父亲去年做了与胆囊疾病有关的手术,几万元医药费全部自费,当时他“下决心”给全家人买医保,最后因为“懒得搞”又不了了之。
  在揭阳农村地区,像林镇龙这样的人并不少。惠来县一村干部林国梁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其所在的村,主动掏钱参加医保的人数约占总户籍人口六成,“但镇里给的参保人数指标是98%”,每年他都要想方设法筹资,完成指标任务。该镇相关负责人彭富强证实了林国梁的说法,彭指出,该镇主动参保情况最差的村,参保比例可能不到40%,“一些人口多的村每年要筹上百万元完成指标”。
  2007年,揭阳市作为国家试点城市在全国率先建立起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据揭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人社局”)介绍,一直以来,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参保指标,该市部分村集体会拿出集体资金帮助村民缴费参保,但随着个人缴费标准逐年提升,基层干部筹资压力很大。(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跟题编辑:李秀林)
村民的误解
用不上、报销比例低等都是拒绝参保的理由
  52岁的惠来农民赵福以造小木渔船维生,有4个孩子,曾积极参加医保,后来却因为经济压力停止购买医保。
收入低负担重
  赵福的造船生意在2007年之前还不错,旺季时一个月有几千元收入。“那时农村医保一人一年才10块钱,我给全家人都买了,交了几年,家里没人生病也用不上,后来(保费)越提越高,我们经济有压力,就没继续买了。”2007年以后,越来越多渔民使用塑料船捕鱼,赵福的生意越来越难做,遂不再缴交医保。孰料停保的第二年,赵福的父亲就意外摔断了腿,几万元的医药费让这个本来就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年长的3个孩子先后辍学打工,赵福的妻子则带着最小的孩子改嫁了。
“不生病钱就白交了”
  “我们每人每年交100多块钱,多数人没有生病,这些钱都跑哪去了?”赵福对什么是城乡居民医保并不了解,他只知道自己交的钱“没用上”,却不理解城乡居民医保的筹资来自政府财政补助和个人缴费两个方面,医保报销范围逐年扩大、比例逐年提高等信息。赵福对医保的认识,在农村地区相对普遍,有农民给南方农村报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保费是150(元)一年,我们家有十几个人,一年的医保费用差不多要2000块,几年下来就上万了,对我们这种低收入家庭来说压力不小,如果一直没有生病就相当于白交。”
  据彭富强介绍,其所在的镇约有10%的家庭确实因贫困而难以承担每年的医保费用。
各种“听说”阻止他们参保
  同是惠来人的玉姐经济条件较好,她一直为家人购买居民医保,但家庭参保人数从最初的8掉到了如今的4。“村里很多人说报销比例低,我婆婆前几年去做身体检查最后报不了,说是没有住院。我搞不清楚(报销政策),后来就只给有需要的人买。”玉姐说。
  减少参合人数甚至完全不参保的家庭中,部分收入稳定,但他们多因对政策不信任而拒绝参保。惠来农民阿媚今年29岁,和丈夫育有两个孩子,夫妻俩月收入共约5000元,但他们一家并未参加医保,因为“村里有人说报销额度很少”。林镇龙则是听说医保报销流程麻烦,“要看工作人员脸色,还要‘送礼’”。
  对此,惠来县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如今医保报销流程相对简化,“患者把医院诊断证明书、身份证复印件交给我们,我们花几分钟核实材料后就能出医保证明,患者凭医保证明的传真件或照片就可以在医院实现即时结算”。报销比例有很详细的规定,惠来县人社局医保中心负责核保的刘先生表示,总体而言,报销范围在扩大,报销比例在提高。
干部的为难
每年筹资几十万元如何平衡各方利益
  对于群众的不解或者误解,彭富强认为,居民医保政策推行早期,因为缴费金额较低,部分村两委为省事,会请乡贤、企业家等捐助,为不愿自己掏钱参加医保的村民缴费,以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
缺口找乡贤填补
  “很多村上万人,一家家去宣传政策、劝说他们主动参加医保是比较困难的,乡贤、企业家捐助无疑是最快完成任务的办法。但现在个人缴费标准是150元,每年都有几十万、上百万的缺口,乡贤哪里来这么多钱?!与此同时,要说服村民掏钱参保,也更难了。”彭富强说。
  “我们村的情况好一点,每年缴交医保费用的村民大概占六成。”林国梁介绍,镇一级要求其所在村的医保缴纳人数和户籍总人口数比例要接近100%,“每年还是有几十万的保费缺口”。为了完成指标,他每年都要去找乡贤资助。“任务完成不了,我这个村干部也当不成了。”
用土地平衡各方利益
  彭富强坦承,县一级是以镇的常住人口作为任务指标参考对象,而镇一级对村一级下达的指标是以户籍人口为参考的。“我知道各个村真实的缴纳比例是五六成,最差的村可能只有四成。”彭富强说,“但我们也没办法,县里定的常住人口量往往比镇里真实的常住人口量多,比如有的镇真实常住人口是7万,但是县里给的指标可能要到9万。所以每年9月到11月,整个镇里的气氛都非常紧张,每一年都是奋战到截止缴费的最后一天。”
  一方面是上级下达的硬指标,另一方面是村民拒绝参保,村干部左右为难,年年找乡贤、企业家填几十万甚至逾百万的资金缺口,出让集体利益往往成为平衡各方利益的手段之一。彭富强表示,他听说有些村用土地交换乡贤或企业的资金,但他不愿透露细节。
任务指标层层加码
  揭阳市人社局表示,该局结合各县(市、区)上年末的常住人口,剔除参加职工医保人员、享受公费医疗人员及人户分离人员等因素,下达各县(市、区)城乡居民医保任务指标,一般任务指标按占该县(市、区)常住人口总量的98%确定。对此,惠来县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县一级给各个镇的任务总额只是比揭阳市下达的指标高出一两千。
  “我觉得上级给的指标还是过高过硬,我们镇很多村有20%-30%的外出打工人口,他们有的在外地购买了职工医保,但是村里为了完成指标,还是要帮他们买居民医保。”彭富强表示,在这种高压的指标任务下,目前出现了一些副作用。
  “有些村民已经知道上级有硬性指标,故意不买医保,等村委会帮他们买,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林国梁说。

吾谷专栏

更多

这种羊用途广,喂40只就比普通打工收入多,是...

我国农村地域广大,对于传统的养殖来说,养羊仍然是一个能给农民...

周林升 446

水果电商:“县长带货”之后怎么走?

「按」7月16-17日,2020 大荔冬枣正宗原产地推广暨陕...

魏延安 429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