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农庄开发,这四个思路错的离谱!你犯了几个?

参见庄主2018-02-07 10:02:08

阅读(2810)

当前,很多人大张旗鼓的进军休闲农庄产业,信誓旦旦要对行业进行颠覆性创新和搅局,却不料一上来就建了一个最低版本的农场,不死不活,不尴不尬。


当前,很多人大张旗鼓的进军休闲农庄产业,信誓旦旦要对行业进行颠覆性创新和搅局,却不料一上来就建了一个最低版本的农场,不死不活,不尴不尬。

已经活了十几年的农场尚在寻求突破口,一些所谓降维打击的外来入局者往往轻视了农庄行业,想痛痛快快来个突袭战,却最终演变成持久战。

在我的观察里,造成“持久战”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四点最值得深思,这四点也是大部分农庄走错路的源头:

第一,打着农庄的旗号做很多很多贪婪的梦。

贪婪不是坏事,狼因贪婪而得“狼吞虎咽”之“美名”,得以同兽王站在一个队列,只不过,狼有良好的消化功能,诸君如果想效法狼,那就先要考量一下自己的胃。

在我走访、调研、考察过的诸多农庄里,很多人张口就说我要做养老产业,我要做养生基地,我要创AAAA景区。

这些不是不可以做,也不一定就实现不了,只不过,如果连最基本的顶层设计都没有,不知道如何产业定位,不知道如何寻找方向,不知道如何项目植入,不知道如何制定开发时序,不知道如何确立商业模式,不知道如何构建团队,不知道如何设计品牌战略,请问,又该如何去实现养老产业大梦呢?

在一个高速发展时期坐拥多捅金的新庄主们,期望在田园里也催生一个高速落成的乌托邦。故而,如同跳伞,只看到了翱翔、失重的畅快,忘记了给后背系上一个降落伞。

第二,饮鸩止渴。

这和贪婪,刚好构成鲜明的对比。你也可以说这部分庄主胸无大志,shu目寸光。

很多新入行的庄主认为,种植业、养殖业是重资产,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或者干脆说,不愿意当“农民”,哪怕社会冠以“新农人”,他们也不屑。

同种植业、养殖业相比,远不如搞点亲子活动,组织个夏令营,张罗下农庄婚礼,弄个农家餐馆,建个滑草场,来个空中飞索,等等,来钱快。

于是乎,大量庸俗、恶俗的项目引入到庄园,让消费者对庄园充满误解和偏见,还造成对土地的践踏和浪费。

这些庄主们忽略了一点:如果门槛如此低,而且可以轻松获利,后起模仿者难道会少吗?最主要的,一旦消费者先入为主给你的庄园贴了标签,你靠啥揭掉这个标签来应对未来的市场竞争?

老实说,在休闲农庄这个产业里,轻资产未必快,重资产未必慢。前期注重“轻资产”,后期往往资产轻;前期注重“重资产”,后期往往资产重。

问题是,很多庄主上来就给庄园打强心剂,极尽浮躁、华丽之能事,就是不愿意做一些最基本的工作。

第三,期望处于市场领先或垄断地位,忽略农庄的内在运行逻辑。

在传统行业,追求市场领先和行业垄断,是商家孜孜以求的梦想。事实上,很多商家也的确做到了。

只不过,传统行业很多是单系统、单目标格局,一但产业链健全就可以快速扩张了。休闲农庄行业是一产、二产、三产融合的行业,是多系统、多目标格局,远非一个产业链条可以支撑,更遑论快速扩张了。

从另外一个层面看,处于近郊和远郊的休闲农庄,如果是单打独斗(领先、垄断)状态,在没有建立基本信任的情况下,导致消费者的冒险指数太高,这种不确定的冒险会导致消费者不愿轻易前往。

试想一下,闹市区的店,很多是随机消费,先进去看看,大不了再换一家。可是,单打独斗的农庄呢?好与不好,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把一天的快乐指数全押上去了。

怎么破解?区域性发展,多业态互补,借力合力,共利共好,从而给消费者营造多元消费、深度体验的郊野消费集聚区。

此可谓: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第四,无底线的模仿,扼杀了人民群众日益美好的生活需求。

模仿,形式上好比器官移植,众所周知,器官移植有排异现象。模仿,也好比异乡人的水土不服,人家可以吃,你吃了可能就上吐下泻。

当下的庄园建设者,很多就是考察拍照、听课学习、埋头苦干(模仿)。

诚然,创新有风险,而且风险很高,远不如模仿来的实在。于是乎,很多庄主每天忙着考察、学习、借鉴(模仿),周边没有模仿对象,就远赴外地,或者去台湾、日本,更或者去欧美。

于是乎,庄园里就多了稀奇古怪、五花八门的项目,最可气的是,自己辛辛苦苦引进过来(模仿)的项目,随即就有人来模仿自己。

此情此景,诗人感叹: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此情此景,谋士感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此情此景,侠客感叹:人在江湖飘呀,谁人不挨刀呀!

这么多人感叹过,该我感叹一下了:这让消费者情何以堪?庄主情何以堪?

目之所及,休闲农庄竟然长一个样。最可悲的莫过于此。

打着消费升级的旗号,以营造生活美学体验和社交情感记忆为核心竞争力的休闲农庄,竟然无从体验、无从记忆。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