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综述:确权分股 富民强村

中国农业新闻网2018-01-22 09:11:48

阅读(2061)

现今全面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报春种芽。岁月不居,光阴荏苒,农村改革的音调越发高亢

  确权分股富民强村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综述

  本报记者孙维福 毛晓雅

  26年前,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3个普普通通的村庄,悄然进行了一场叫做农村土地股份合作制的改革。这是我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史上值得标记的事件。

  “农民在自愿的基础上,以土地承包权入股,将集体资产折股量化到人,赋予农民集体资产股权和分红权利。”里水沙涌、罗村下柏、平洲洲表3个村子进行的探索,成为现今全面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报春种芽。

  岁月不居,光阴荏苒,农村改革的音调越发高亢、乐章愈加激昂。党的十九大报告在部署乡村振兴战略时强调,要“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壮大集体经济”。为了加快推进这项改革,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多次主持召开专门会议,对改革的目标、原则、任务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这是中央推出的一项重要改革,对推动农村发展、完善农村治理、保障农民权益,对探索形成农村集体经济新的实现形式和运行机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一定要抓好。

  党中央的擘画振奋人心,总书记的指示意重旨远。逐步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村集体产权制度,让农民分享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成果,让乡村强起来、富起来、美起来,这场涉农深改,将成为新时代中国改革路上一束高擎的火炬。

  顶层设计密集出台,全面改革蓄势待发

  啃下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

  中央为什么要部署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

  2016年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作了全面部署。明确要求,有序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改革。

  2017年新年伊始,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年度第一场发布会上,农业部部长韩长赋面对记者抛出的提问这样回答:“30多年前农村实行土地家庭承包,调动了亿万农民的积极性,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现在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既体现集体经济的优越性,又调动个人积极性,可以更好地发展壮大集体经济,逐步实现共同富裕。”

  在此之前,中央关于这项改革的顶层设计和规划也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2015年农业部部署在全国29个县(市、区)开展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2016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小岗村农村改革座谈会上强调,着力推进农村集体资产确权到户和股份合作制改革……

  改革如箭绷弦,蓄势待发。2017年底,在全国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总结交流会上,农业部有关负责人说:“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管长远、管根本、管全局的重大制度安排。在深化农村改革的六大任务中是最难的,也是最复杂、最敏感、最受关注的。”在座的29个试点县负责人对这块“难啃的硬骨头”都感触颇深。

  越是难啃,越要啃下来,因为中国的亿万农民将是改革的最大受益者。统计数据显示,到2016年底,全国已经有6.7万个村、6万个村民小组完成这项改革,已经累计向农民股金分红2840亿元,2015年当年就分红434亿元。

  清产核资,确认成员,股权量化,完善权能

  先行先试的成功范例在各地开花

  “当了几十年村书记,村里究竟有多少资产,归谁所有,俺也说不清楚,这次改革后,终于知道村里有多少钱、多少地、多少房子了。”河南济源市王屋镇柏木洼村共清查出集体账面资产2000多万元,村党支部书记张树杰说。

  开展集体资产清产核资,明晰农村集体产权关系,这是改革的基础性工作,清产核资关键在于过程公开、结果公示,全程都有农民参与和监督。江西余江县1048个村组的农户在确权调查测绘草图、确权结果公示表、纠纷调处协议上签字,明确了村组两级土地资源的权属边界。山东昌乐县大部分村由乡镇经管干部、村会计、民主理财小组成员组成工作组,对各类资产进行清查核实;对于集体资产较多或资产虽小但争议较大的村,则根据群众意愿聘请第三方进行清产核资。

  家底摸清了,谁有资格享有?确认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成了改革的关键一环。

  福建闽侯县对50种人员身份确认情形作出具体规定,并提炼出“确认程序和标准要合法”“成员身份和生活保障要唯一”“无保障人员身份确认要宽容”三项原则,有效解决了出嫁女、入赘婿、公务员、出国定居人员等特殊人群的成员身份问题。各地的实践证明,在地方党委政府的指导下,成员身份确认的各种特殊情形和难点问题是可以通过群众民主协商解决的。

  农民的改革获得感最直接来源就是分红。将集体资产折股量化,发展农民股份合作,创新集体经济发展机制,这是改革的重头戏;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权能,让农民享有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的权利,则是改革的核心。通过这一系列的改革,各试点县市的农村集体资产壮大了,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也大大增加。广东佛山南海区2016年村组两级集体经济组织实现可支配收入77.5亿元,其中用于股份分红43亿元,股东人均分红5346元。

  以点带面,先行先试。试点成果在各地全面开花,这些鲜活的范例、宝贵的经验,为全面铺开改革打下了坚实基础。

  明确路线图,校准时间表,形成改革合力

  力争2021年底全面完成改革任务

  全面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攻坚战已经打响,中央已经明确了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从2017年开始,对集体所有的各类资产进行全面清产核资,健全台账管理制度,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在此基础上,将经营性资产以股份或份额形式量化到集体成员,有序推进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改革。

  改革的力度在显著加码、节奏在明显加快。截至目前,全国已分两批选择129个县(市)开展了试点,有些省份也自行选择部分县和村进行改革试点。2018年,改革试点将扩大到300个,选择有代表性、工作基础好、干部素质高的50个地市开展整市试点。鼓励地方结合实际扩大改革覆盖面,到2021年底基本完成。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对农村生产关系的调整和完善,涉及面广,政策性强,离不开一支高素质的干部队伍。从实践来看,凡是试点工作搞得好的地方,都是党委和政府一把手亲自挂帅,出实招、细招、硬招的地方。同时,基层要有一支高素质队伍来指导。在山西孝义,市委书记多次到村调研,走村入户倾听百姓诉求,明确改革路径。市里还单设了正科级农经局,选定干部要求既懂政策又熟悉情况,和农民说得上话。

  改革的顺利推进,还必须扫清改革路上的“拦路虎”。比如从制度层面看,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还不完善,占有权和收益权已经实现,但有偿退出、抵押、担保、继承四项权能法律上仍是空白,还没有破题;支持集体经济发展的税收、土地等政策较少,急需跟进……

  改革永远在路上,不会一蹴而就。只要按照党中央的部署,多方形成合力,制度不断创新,经验不断丰富,蹄疾步稳坚实推进,就一定能夺取这场改革的全面胜利,谱写新时代农村改革的多彩春天。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