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确权实测基本完成,进入颁证高峰期

南方农村报2017-08-10 16:09:28

阅读(5630)

据省确权办数据,截至8月6日,广东累计完成实测面积3605万亩,实测率98.74%;累计颁证4539264本,颁证率41.46%。目前全省实测工作基本完成,自8月份始,各地将步入颁...

南方农村报记者 魏伯航 李能忠 统筹 李丁丁

全省土地确权“攻坚战”进入关键期,日前,南方农村报记者深入走访信宜市、陆丰市,了解土地确权开展情况与进展程度。在保证全省年底完成80%以上颁证的任务要求下,各地政策同中存异,以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的行动推进土地确权工作。

据省确权办数据,截至8月6日,广东累计完成实测面积3605万亩,实测率98.74%;累计颁证4539264本,颁证率41.46%。目前全省实测工作基本完成,自8月份始,各地将步入颁证的高峰期。

“红本本”藏衣柜

物权保护“放心”

一本大红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被荔枝村村民林树平保藏在衣柜最里面,6月13日,他成了信宜市镇隆镇第一批领到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村民。

在这本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内页,清晰地标示出林树平2块共计0.91亩水田的详细信息。捧着“红本本”,林树平笑称“放心了”,“之前的证书没这个细致,现在我家有几口人、几亩田,清清楚楚写在上面,我放心多啦!”

正如林树平所说,与二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相比,新的证书增加了承包户户主情况、家庭情况、地块编码、地块示意图等内容,全部用电脑打印登记,犹如一张“土地身份证”。

镇隆镇副镇长梁骐骥表示,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强化了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物权保护,能够最大限度保障农民土地承包权益,在进行土地流转、抵押贷款,解决土地承包经营纠纷方面,会起到重要作用。

荔枝村土地确权工作从2016年3月开展以来,28个自然村400户900余亩水田100%完成实测、两轮公示,农户已在公示结果归户表和地块分布图上签字盖章,接下来的工作是镇、县两级审核颁证。截至8月8日,该村颁证率达到80%。“镇上交给我们村的任务是10月份实现全面颁证,但根据现在的进度,8月底就可以完成任务。”荔枝村党支部书记李龙彪乐观地表示。

信宜市土地确权正在如火如荼开展,全市19个镇(街)370个村(居),需确权登记面积59.4987万亩,目前累计完成实测面积55.536万亩,实测率达93.34%;累计颁证156007本,颁证率达63.12%。

宣传“加温鼓劲”

农户争相确权

“农民朋友们,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是一项政策性强、惠及千家万户、关系农民切身利益的大好事……”今年春天,陆丰市河西镇一中、二中1000余名农村学生回家时,都带给父母一张红色的字纸——《致全市农民朋友的一封信》。

河西镇党委书记文永雄说,该镇打出“一个学生影响一个家庭”的口号,让校长、班主任引导学生了解土地确权对农民的受益所在,继而影响家庭、家族,收效非常明显。

在推进土地确权工作中,无论是市县分管土地确权的干部,还是奋战一线的镇村干部,都明确表示加强宣传是变被动为主动的奇招。

陆丰市大安农场,40位工作人员用了一周的时间,走访了农场311家农户,将宣传手册等资料分发到户,并与户主面对面或者电话解释土地确权政策。经过一系列“加温鼓劲”的前期铺垫,大安农场百余户在外务工的户主陆续回乡,配合确权工作。进入8月份,大安农场颁证完成。

“确权登记是保护农民权益的大事”,走在陆丰市324国道上,沿线村庄的醒目位置随处可见这样的横幅、标语。陆丰市通过多渠道、多载体、多形式的宣传方式,营造出了农户争相确权的浓郁氛围。

确权纠纷化解

尊历史重民意

土地确权开展是否顺利,一方面要看是否有具有内生动力的责任机制,另一方面则反映在对历史遗留问题的化解方式上。

“今年底全面完成颁证任务的镇,奖励20万,完不成的罚10万元。”信宜市农业局副局长张宏说,通过设立奖惩机制,激发各镇村推进动力。陆丰市政府每亩田补贴5元,作为确权经费。

技术服务人员是保质保量完成确权任务的关键角色,他们不少来自外地,多数时候面对的往往是年龄较大的老人,双方沟通有困难,对确权的推进造成了不利影响,当地镇村也是想尽办法解决。

陆丰市建议每个村小组配一位懂电脑的大学生或者教师,配合外地技术人员与村民交流,还帮助做一些案头工作,相应给予一天100-200元补贴。在信宜市,技术人员往来镇村都会有村民骑摩托车、驾车接送,且在村里保障食宿,有时村干部还会在家里给技术员“开小灶”。

解决确权工作中遇到的纠纷,信宜市有一套制度化的应对方案。“我们首先要尊重历史,让农民了解本次确权并非重新分田,而是在二轮土地承包基础上颁发新证;其次要尊重民主,通过召集户代表、村干部、驻村干部、镇相关部门人员开会,及村民投票来解决争端。”梁骐骥副镇长说,,运用这一方法,能很好地解决农村土地纠纷问题。

陆丰市大安农场也有经验可谈,这里每个行政村专门成立了一支由前任村干部、退休干部组成的“土地确权村民协调小组”,每支小组3-5人,平均年龄70岁。这些对分田历史了然在心的老人,奔波在确权工作的一线,就算在“苗柏”台风肆虐的时候,也能于田间地头见到他们的身影。

领导“走下去”

督导问责全覆盖

张宏副局长的微信里,“农地确权工作推进群”被放在了置顶的位置,微信群包括信宜市市长、市农业局确权办人员、各镇镇长、农办主任等118人,每天发布各个镇村确权进度、工作动态、最新政策,信息更新每每持续到深夜。

“哪里需要增加技术员,市长会直接在群里要求负责人增援人手。确权办开展督查,遇到问题,也会实时把照片发上来。”张宏副局长告诉记者,微信群的建立,有效减少了沟通的障碍和成本。

陆丰市则形成了一套约谈、问责制度,市委书记约谈镇委书记、市长约谈镇长、副市长约谈确权进度靠后的分管副镇长、镇委书记约谈村支书、镇长约谈村民小组长。“保证约谈全覆盖,约谈后马上整改,整改不达到要求,进度赶不上的,立即问责。”陆丰市农业局局长林汉文说。

近期,省农业厅厅长、省确权办主任郑伟仪先后深入河源、清远、韶关三市调研督导农村土地确权工作。6月下旬以来,省农业厅领导纷纷“走下去”,到各市调研督导农村土地确权工作。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