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一直都不知道农村电商的关键是什么?

搜狐财经2017-07-14 09:15:34

阅读(3916)

几个案例,让我感觉,农村电商的关键,也不是卖货,而是激活乡村经济体和乡村生产要素。

恐怕,激活乡村经济体,才是最好的农村电商


最近看了一本书,描述了几个农村电商的小案例,让我一下子对农村电商的理解豁然开朗,我一直都觉得,农村电商是形象工程,无论政府和企业,都是打情怀牌做做样子,农村电商是无解的,工业品下乡还好说,但农产品上行,销量太有限了。

但是,这几个案例,让我感觉,农村电商的关键,也不是卖货,而是激活乡村经济体和乡村生产要素:

01

4月20日晚播出的《新闻联播》中,京东扶贫跑步鸡成了明星案例。报道中说,国家级贫困县河北省武邑县王贤兰村的贫困户王爱华,在扶贫跑步鸡项目中获得了3000元的补贴收益。目前,全县已有近700个贫困户从该项目中受益。

所谓跑步鸡是在每只鸡上绑一个跑步计算器,超过一万步的鸡才能上市。这其实是为农村贫困家庭散养小鸡提供一个小设备,从而塑造一个养殖品牌,因为散养小鸡的名声太乱了,消费者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不是散养。

贫困农户按照京东养殖标准,将跑步鸡养满180天后,由京东生鲜经过标准化筛选来对农户养殖的鸡进行收购,并借助京东平台的优势,对从收购到销售、配送到家的所有环节直接把控,“产-养-销”全产业链闭环的建立确保了扶贫跑步鸡的品质。

武邑县现有212个贫困村,12803个贫困户,扶贫跑步鸡是武邑县贫困户参与度最高的项目,参与农户比例约占全县贫困户的10%。

这种创新玩法,一方面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另一方面,让农户一下子连接上了一个大的电商平台,解决了销售的后顾之忧。

02

不只是农户作为小经济体被激活,如果你开了一个小店,也可以被激活。

四川大邑县的残疾人小伙龙建伟有一家代销点,因为多年的诚信经营,人气不错,乡邻们都爱到他家买日用杂货。

2015年2月,京东在大邑县设立自营的县级服务中心,一直是京东忠实用户的龙建伟听说,京东正在当地招募乡村推广员,立刻报了名。推广员均为兼职,通过帮助村民下单、协助物流配送等灵活性的工作,可以拿到佣金、物流费和业绩奖励。

以前,这个小店,只能卖一些日杂商品,现在,京东APP上上百万款商品,都可以卖了,为了提高销量,他还自学起了电商、网商经营书籍,还成为了乡邻们的“上网助手”,为不懂网购的人解疑答惑。

为了让当地更多村民在网上下单,龙建伟还利用自己良好的人缘,建立了QQ群、微信群,主动为村民拼单,帮助他们销售诸如“满199减100”等优惠。

每月的业绩当然没办法跟那些大店可比,但他学会了很多网络化的营销技巧,店里的货品也日渐丰富,小店的人气越来越旺。

对于一个残疾人开个代销点这种小的经济元素,在连接到大的电商平台之后,让他一下子感觉自己跟上了时代的步伐。有同样感觉得,还有一个小店主叫邬乾坤,因为家里还有几亩菜籽地,收获之后,以前都是在店里卖,现在,居然可以通过京东卖到全国各地。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所以,他给每个用户发了一个感谢信。

乡村小店一般都被认为是要被淘汰的业态,但是,现在居然可以摇身一变成为现今业态的前沿阵地,想想也是不可思议。

03

不只是小卖部这种小店,还有家电维修店,也是可以重新激活的。

胡宇24岁,是上千名京东帮帮助中“90后”创业者的代表,开店至今,她的流水从每月十几万元增长到超过百万元。

为什么业绩如此好呢?据说,京东帮是“天下第一帮”,因为有一万多“分号”了。

前几天,我们读者群里有一个人说了一句话引起了群友炸锅:我朋友做京东帮,一年买房买车了……大家才意识到原来还有一种“小暴富”叫京东帮。

“90后”女青年胡宇做京东帮也是偶然。从小在贵州凤冈县长大的她,曾孤身前往东莞打工。2012年3月,因工厂不景气,胡宇辞职回到凤岗。胡宇回来后就决定不再做传统的小生意,她跟着姨父慢慢接触到了家电这个行业,但在农村地区,传统家电也没有价格优势,“我在网上比较,一般传统的家电价格要归10-30%”。

2015年2月,京东在贵州省启动京东帮,她就琢磨:“如果在凤岗开一个京东帮服务店,我们应该有一定优势,因为京东帮就是做大家电配送、安装、服务的,于是就和姨父商量‘合伙’,加上自己积攒并由家人提供的积蓄,一共10多万元全部投入进来。”

在运营后的短短两个多月时间,胡宇几乎走遍了凤冈县14个乡镇,她经常自己去送货、跟客户沟通交流,有时忙完已是深夜,她就在店里的沙发上睡觉。

自从开始做京东帮服务店,胡宇交到很多朋友,单量业绩也翻了10倍。

外出打工的青年返乡创业,在1700多家京东帮服务店中,并不是个案,在河北省、湖北省、四川省、重庆市、湖南省等中西部地区,甚至广西、山东、福建等地,都有不少80后、90后青年返乡创业,做起了京东帮服务店,据京东内部的统计,返乡创业的青年比例在20%左右,而如果算90后帮主,这个比例要高达30%。

这种模式对于年轻人来说很有意义,他们都有一个特点,以前,在外漂泊,无法扎根;回到家乡,没有事业感,没有奔头,夹在中间很难受。如今是拥有了一个事业感,一方面是跟互联网挂钩,没有很LOW的感觉,另一方面,能通过努力,不断看到进步感,不断认识很多新朋友,感觉人生的格局在被打开。

04

不只是零售终端激活了,乡镇品牌企业,也可以被激活。

四川仁寿素有“枇杷之乡”的美称。枇杷保鲜期很短,从摘下来到坏掉大概也就一周时间。所以,除了在采摘期短期售卖鲜果,当地更看重枇杷深加工。

福仁源是仁寿最大的枇杷深加工企业,也是“四川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她通过“公司+协会+农户”的发展模式,建起了国内最大的枇杷无公害和标准化原料基地,并掌握了枇杷原浆的核心保鲜技术。

但是,福仁源枇杷汁的销量依然上不去,摆在李志高面前有两个难题:

一如何建设高效的销售网络?在传统的营销模式下,就是招商。如果北京没有找到经销商,市面就连货都见不着,更不用提销售了。

二是把货卖给谁?招到商的地区,经销商走的还是大流通渠道,产品虽然卖出去了,但不知道卖给谁,消费者有什么反馈。对枇杷汁这样一个小众特色饮料来说,找不到突破口。

2015年3月中旬,福仁源与京东合作了一次小型线上促销,让李志高没想到的是,上万件产品48分钟内就被抢购一空。当年五月,首届京东仁寿枇杷节期间,福仁源再次在网上创下5万瓶的销售记录。

再后来,京东直接投资了这家公司,并且帮他们做市场找渠道,还打造了一年一度的枇杷节,还把农村金融,引入到他们的合作社,渠道、品牌、资金全都不愁了,据说,他们已经在谋划IPO了。

05

这几年农村电商很热。

尤其在国家相关政策的支持下,随着京东、阿里等电商巨头的深入,农村市场释放出的潜力惊人,也带动人才、资源、品牌进一步下沉。

从模式上看,农村电商的发展经过了三个阶段:

以个人网店为核心的村淘模式;

以合作社为组织形式的自营电商模式;

以激活农村资源为核心的互联网+现代农业模式。

第一阶段,零散的个人网店看起来高大上,赶上了时代的步伐,但,非常容易陷入价格战,本质上并没有赋能乡村经济体,而是让他们“自相残杀”。

第二阶段,政府或企业将农民组成合作社,自建电商平台,看起来有组织了,但运营难度大、成本高,显然不是所有地区都适用的。

农村的潜力,就存在于农民和农业之中,上述四个小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没有渠道、不懂营销、物流障碍很大、缺乏金融支持、更没有专业人才等,所以,让他们的产品直接上网是没有竞争力的。

因此,激活农村资源,把互联网+的商业基础设施嫁接到农民和农业上,才是平台介入农村电商的最有效方式。

京东下乡看似有复杂的组织形式(先锋站,县级服务中心,京东帮,京东家电专卖店,京东便利店,乡村推广员),但从上述四个案例,可以清晰地看出,她其实就是围绕各类乡村经济体做激活。

农村电商,不是商品买卖的问题,而是一种能力输出,包办数据,金融,运营,物流,甚至电商人才培训工作,这就是京东的农村电商方法论。

这两天,刘强东发表了一篇文章《第四次零售革命将来临零售基础设施驱动变革!》,指出在信息、商品和资金流动效率提升的背后,是一套越来越社会化、专业化的服务系统。而京东就要做这样的零售基础设施提供商,不是消灭今天许多的零售业态,而是与它们融合在一起,共同发展。

这才是农村电商的真正出路。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